智慧科技超乎想像! 贊助
2015-09-25 14:21:27

馬祖驚艷之三-大坵

現代神話在大坵實現。以前看武俠小說,最喜歡「島主」這個身分,隱身一方小小島嶼,睥睨人間,獨擁山巔水湄,獨攬清幽靜寂,獨霸豪氣干雲,千山我獨行,簡直就是仙人在凡間的隱居之所。沒想到,人世間真的有這麼一個地方,大坵島,就這樣從抽象的想望中飛進了我的現實世界,三人才開船的大坵島,可不是想來就來得了的地方,適逢農曆七月半,又是平日,擔心人少無法如願,幸蒙老天眷顧,將近十個人,小船載著我們幾人登島,「野放」兩小時後回來接我們,船主叮嚀船班很少,不要跑太遠,來不及回來就麻煩了。

 雙腳從搖搖晃晃的洋流中,跨向堅實的土地,腳扎扎實實的,連夢都變真實了。一登海上仙島,我們真的像是被野放的「動物」一路奔馳,若是再配上幾聲長嘯更應景。有人第一站是先跟「島主」(島上只有他一個人住,鄰居是梅花鹿)訂「蚯蚓雞」(吃蜈蚣長大的雞),回程時再來取。我跟秀芬沒訂,因為兩人吃一隻雞太多了,而且欣賞美景都來不及,怎可浪費時間在吃東西上,而且,秀芬說「到人家的家裡,就有雞為我們失去生命,好像不太好。」所以,我們輕盈的逛著。

 靜定的眼眸與我四目交接,流露朝氣與靈氣,我跟梅花鹿相遇了,優雅的身形像剛洗完澡的光鮮亮麗,漂亮極了。極目搜尋鹿的蹤跡,卻未有斬獲,有時卻在一抬頭、一回眸,眼神一不小心就與鹿擦撞,牠定神看了看我,一派從容,俐落雅致地起身、轉身緩步前行,有節奏地款款邁步,連背影都呈現君子的大度。遇見一群鹿聚在一起談天,或坐或臥或站,大約五、六隻,見著我們便呼朋引伴離去,將「好位置」讓給我們,善盡「主人」的待客之道。這是我第一次和鹿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和在動物園與零星的鹿「定點」相會完全不同,這裡多了「意外撞見」的驚喜。一個孩子迎面奔來,是剛才一起登島的孩子,高分貝的嚷著「我看見幾十隻鹿!」破表的快樂迴盪在人煙罕至的島上。大坵目前野放大約一百頭梅花鹿,一路上我只看見十幾頭鹿,不知有多少頭鹿看見我?看見我的牠,不知有沒有像我這麼神往。

 雖說是小島,但我們幾人到島上,還是消失在叢林中,大多數的時間還是只有我們兩個人走著,走至荒廢的兵營,荒煙蔓草憑添幾許滄桑,秀芬喚我「上面的衛兵是真的人嗎?」循線望去,兵營的最高處,一個士兵微笑的守護著,眼神維妙維肖,真的很像真人,難怪秀芬受到震撼!

 環島路線繞著海岸,360度的環繞視野,無論如何轉身,眼裡所見就是美。漸層的藍鑲著檸檬綠,望盡天崖的路徑,切割成一縷縷金色絲線,像蝴蝶結繫住檸檬綠的小島,路的盡頭有時像是走入海洋、有時路的盡頭通像是登上天空,處處盡是轉折的驚喜。對望的小島置身朦朧中,平添雲霧裊裊的迷離感,走上一處高峰,狂風舞動著,遼闊的氣味在我眼裡、心裡的細縫中穿形,我也化為一陣風,與風纏繞著。

 迫於時間的無情,繞回「島主」居所,想買點可以帶著走的「什麼」,看見「天清地白涼茶」,名字取得真好,如果是「天清地白茶」,就少了文字的音樂性,多一字還多了具體的清涼,職業病上身,回教室要跟孩子上這一堂生活語言學。吸取日月精華的茶,當然要買來喝喝,剛才遇見的孩子的母親請秀芬幫忙買一杯,我詢問「島主」什麼是「天清地白涼茶」,他比了比們路邊的一株小草,這就是,不是很起眼,他裝了三杯褐色沒蓋子的飲品給我,跟他說「我要外帶」,他說「沒蓋子」,這下好玩了,我只好雙手各拿一杯往碼頭走去,聽間船隻的汽笛聲鳴放,我從走改成奔,邊跑邊平衡,溢出的涼茶還是浸潤我的手,也許雙手會多出一些靈性。回船上凝望大坵邊喝茶,呈現淡雅的清香,還好有名字的加持,才有機會品茗。

眼神漸漸和大坵拉出距離,心中叨念著,我一定會再回來。

 午後到北竿,人氣很旺的芹壁,建築依山傍海而建。到「芹壁愛琴海」喝咖啡,配鬆餅,我們兩個忙著上線po照片,不喜歡打卡的我卻在這裡忍不住打卡,希望臉書永久留住這一刻!

 最愛望向「龜島」的視線,泥巴色的小小島,塗抹幾許淡綠,貼在湛藍海水中,真是悠閒,今天超夢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