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限量鋼彈.多款特效再現劇中場景 贊助
2022-07-24 11:59:28Jia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十四章ㄼ明明她要坦承

常說 執念夠重 便能傳達過去——

那麽 妳聽到我呼喚嗎?

洪常渾身冷汗 若是不死! 我要再跟妳告白!

//一口鮮血吐出

 

?! 同時遠在內藥房抓藥的銀非心裡一陣不舒服

 

X

畫面回到兩天前 洪常被困在暗巷

三兩壯僕不費吹灰之力便抓住逃跑的李元建

更讓其嚐了一頓拳頭宴

 

[我沒有要陷害大人啊——]

李元建磕頭如搗蒜  哭喊求饒道

[是我想變賣彿珠而已——]

 

朴夫謙再不出聲阻止 他可比洪常更先一步死去

[你只不過想安穩過日子 對吧!]

 

[那肯定啊!] 李元建伏著挽著他靴子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他連漂亮的麻玲 長今都能打至半死

腦抽了怎麼以為朴某會比申益必還存有良知呢

[真的! 我不再糾纏大人!]

 

朴夫謙就知道他懦弱 果真不給教訓他是不會規矩

一語不發扔下刀子 

聰明的李元建當下知道他用意 這可是殺人啊!  

即便手刃洪常 不用他們出手 估計一輩子都會活在他威淫下

自己最終難逃一死 

可再猶豫真會下不了手 ——那就豁出去!

能苟且多活一天就是一天呀——!

 

頃刻?  眼前洪常頭側歪口吐鮮血——!

?! 朴夫謙瞪大眼睛 伸長脖子認證 :真下手? 

還以為李元建會膽怯喊不敢 

暗裡嘲諷不能低估螻蟻求生

揮袖吩咐手下去準備沉大海

 

一行人離開 鏡頭穿過李元建背影

?!———他並沒有下刀!!

原來就他疾步踏出 就欲動手

洪常銳利悄道有招保證能治朴某於死地

閔政浩比林督 狠——!”

他這才想起較早前 閔政浩私下叮囑交代過

本以為徐長今只是他逢場作戲

這麼說還有翻盤機會?!

 

只要我不死! 定護你周全

為了保命 洪常終究要把這個真相捅出

對不能給好友遵守秘密 他感到十分抱歉

(: 她要是知道 比起敗露她更擔心你傷勢啊)

 

千鈞一髮  李元建選定了對自己有利一方

好歹也是宮廷醫師  他直勁對準血穴戳下 這才給了朴某錯覺

當他攙扶起洪常 自己骨骼像斷一樣痛

[你振作啊———!]

市集人來人往 見他拐拐 攙著沒知覺的人 都沒誰要幫忙意思

這刻他才切身體會到什麼是屈辱什麼是無助

麻玲跟長今怎能在痛苦中奮鬥到底  麻玲更是被毆致死

她的天賦絕不比長今差 ———!

腦海不斷浮起她抄著筆記  照顧病患模樣

想到她最後一次跑腿 那個說回來要幫忙搗藥的轉身

麻玲一去不復返的笑容 喚醒了李元建最後善良 

我當初選醫科不是為了這樣啊!

我這個醫師到底害了多少人——?

[千萬不能死啊!] 李元建這刻不帶任何私慾祈禱

 

痛改前非的李元建 一路背起洪常躲到鎮外去

在某個小村裡 他有幸得到樸素村民三餐照理

白天他燒水 抓藥草搗爛 專心致志處理洪常傷勢

夜深烈酒灌喉 他回憶著種種助惡 還有她每個身影

麻玲!我對不起妳啊!

若洪常能助我擺脫朴夫謙

我餘生一定會用醫術去幫助廣大百姓

老天爺啊 ! 麻玲!請賜我一個機會贖罪!

 

或許這就是李元建的命運  

在漫長的歲月後 村子流傳著他醫術精湛救濟的故事

 

X翌日  洪常恢復了神智

李元建也熬了藥湯說內傷還要一段時間痊癒

他的變化洪常看在眼內 對他慢慢少了當初憎惡

說到底能撿回性命 他功不可沒

也讓他深深覺得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打消了傷勢穩定獨自離開念頭

[想必他們不會輕易放過你] 洪常伏在坑桌被塗藥泥

[你想盡辦法去到鎮縣府 就能找到閔政浩]

鳳凰玉佩雖好辨認 但若先被那班人發現

這家傳之寶跟長今小姐最後的道別———

 叮叮——!這才意識老姑給的彿珠能逢凶化吉意思

[這些天我敢肯定 他不會拋下我就離開!]

 

[見到他!!你一定要照我話說]

洪常娓娓道來 哪怕刺客對中宗不利 他亦不會輕易殺人

但就只有她  他肯定格殺勿論 

因為這是觸了他逆鱗!!!

 

有了洪常誓言旦旦

李元建對日後能徹底擺脫朴某的掌控———!

不容遲緩 他幾乎狗衝到鎮縣府 眼看快到了————?

尼瑪——!終究逃不過壯漢的視線   

渾身解數叫喊都要惹起裡面官使啊

終於如洪常說的 閔政浩等人果然有在尋人

他掏出彿珠 上面血跡就佐證了某某對官員下手的事

[洪常大人是我救起!! 我可以帶你去見他——!]

 

X鏡頭承上回

得知洪常終能逢凶化吉

昏暗天幕飄出淡淡的白雲  好快褪變成湛藍的晴空

雲裡透下來微弱的光  悠然自在  政浩懸著的心終於安了

默默念了聲阿彌陀佛  虛驚一場 真是神彿保佑!

朴夫謙?  平日相處客氣 即便政見立場不同也不至於交惡

怎突然對自己的人出手 論身份 洪常又怎能跟他有交道?!

目前都是李元建的片面之詞 一切見到洪常才有定奪

若真是朴夫謙所為 他必定上疏 敢欺負自己的人

都要給他好顏色!! 管他還有多少百本貨源!

而且傷害官員 知法犯法 還能把他降職!

 

[這是朴夫謙傷害大人你身邊的!]

政浩如釋重負 但輕鬆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

皆因李元建已經把 "線頭" 挑出

[第二個人——!]

 

?——

他倆身份懸殊不說 進化到恩怨

竟然除了洪常 自己身邊還有誰因朴夫謙 受傷的人

是誰呀——?

 

/“妳怎麼受傷了?”  隨即想起那天拆開紗布 

映入眼前 是她額頭一道拇指頭般大的裂口

嘴角破損 痛得她整天臉色慘白

——沒注意摔了她莞爾道  /

 

——!!

 

政浩錯愕的表情似乎嘗試組織事情來龍去脈

 

[大人交代我照顧的醫女] 李元建怕得要死

洪常說過 逆鱗不可觸 否則就是不死不休

說到底自己也有責任 要是沒有讓她跑腿———

估計閔政浩的脾氣上來 當場就把自己殺了吧

李元建躬身意思道一切身不由己啊 ——!

矛頭直指 [都是朴夫謙所為!!]

 

X

只聞鳥鳴婉轉

卻見不著蹤影

也罷

灰色陰涼氣息 想要生機勃勃本就很難

一兩聲清脆烏鳴 多少還殘有活力

有股濁氣重重籠罩著政浩心緒

他壓根想不透  

若是長今普及百本苗 無意中瓦解他唯一貨源

那後面她的傷勢也好解釋

/ ”我想親自跟你解釋——"

/ ”大人——讓我說完——不然我不會放棄——“/

可現實顛倒啊!! 在這前 他倆還能有比什麼 ——?!

 

當李元建拉開房門  外面鳥嗚聲都聽不見了

頓時四下變得好靜 好靜 好靜

洪常赤身伏在坑桌場景跟那晚偷看她的如出一轍 

整個背部發的紫藍色 白天看著如此震撼

愈看每根神經愈發涼的徹徹底底

 

[你怎不躺下呀?] 部下們都衝進去連珠炮式追問緣由

 

 

洪常眼睛腫腫 怨聲道他這姿勢怎能好好睡覺

那群人只所以集中攻擊背部 目的是無法平臥療傷

 

政浩皺著眉頭聽著他極其對被報復一事輕描淡寫

眼神清寒肅冷 但只要看到他逞強淚眶——

洪常抬眼對上他視線 他感受到大家跟他的擔心

對於下一步 他心裡更多的是對不起好友 無法守秘密的矛盾

[她在承露台所做的 我抱著用得著?”的疑惑 甚至不解]

[可當我經歷了跟她一樣遭遇 我真的體會了]

[哪怕對他只有丁點傷害] 

[只要不死  任何方法我都會全力以赴]

[長今小姐的心情] 他掏出鳳凰玉佩 [大人還不懂嗎]

[她把痛苦留在心裡 就是不願成為大人絆腳石]

[而你這個混帳——!在她最後不敢失去你 坦承一切時候]

[你做了啥啊!! ] 

洪常看到過長今悄悄回去找戒指 她那落魄神緒

(網圖)

他發洩內心憤慨 卻不敢說出那晚朴夫謙對她所為

池塘邊的她衣衫不整 那些吻痕 他也見過她往死裡裡補粉

/// 他捶打著坑桌

[你這個白痴———!]

 

李元建連連叩頭懺悔

最後由他一五一十全盤道出

[她的脾性 我不希望她在反抗中受到不必要痛苦]

麻玲遍體鱗傷 讓他多了份歉疚

但唯一能做的救贖便是減輕下位傷勢

[我有在酒裡加了迷藥 好讓朴夫謙盡快泄氣]

[不過 長今不甘見到令路被羞辱 她把酒潑去]

還有連大家都不知道的細節

隔日朴夫謙來到內醫院 抓了些補陽藥材又炫耀本事

還說人暈了沒有聲音 讓他沒能好好滋味 ———

 

?! 說什麼不希望她在反抗中受到不必要痛苦呀?

/ 我們竟然在韓氏婚宴重逢 也沒料及以那種方式相會

找到她時已經被污辱  部下拎著她令牌 ” “她說她是宮女”/

 

脖子似被掐住 缺氧的都快窒息

一寸寸吞噬著政浩心房

 

/ “還痛嗎自己分明察覺到她噙著眼淚說不痛!”

明明那時候就感覺不對勁—— /

 

剎那  眾人感到身邊時空仿似靜止

政浩冷肅凌厲眼神 直直瞪著李元建

[對於你關鍵時候救了洪常]

從他身上聞到跟洪常一樣藥泥味

[我對你應該也要抱著謝意  對吧?]

 

他嗓音明明那麼好聽 卻讓李元建不寒而栗

殺氣感罩住著全身 餘光偷瞄了下 

嚇得把額頭貼在地板 暗道 : ! 話別那麼堵好嗎 !

怯生生說自己已被罷職 痛改前非了

 

鏡頭一轉回到宮廷 長今提著藥箱

這天她奉命來到X謹蘭殿 替懷胎五月的淑媛作例行檢查

不說大王日理萬機 連誕下後嗣都要爭分奪秒

每位後宮都有詳細的診療紀錄 裡面由醫女標誌出推算排卵日

然後內侍會優先呈上正排卵日的後宮花牌

(: ——難怪尹允那麼快有好消息!)

不過宮中相傳敬章王后誕下孝惠公主 元氣大減 難懷龍胎

才有尹允被極力揀擇為中宗第二位繼妃

要不是那天經過寧壽園  中宗牽著小公主  在後跟隨是腹大便便的敬章

這溫馨畫面呀 和睦一家子就該這模樣啊 !  

——! 宮廷裡還有什麼是真呢?

 

滿院奼紫嫣紅 想起大嬸每年都會釀桃花酒

長今大口吸著桃花清香 念叨這位娘娘都是愛花之人

要是性格跟尹允一樣善良 說不定今後又多一位朋友

 

不遠處傳來女聲說話

長今跑過去說奉命來做診療檢查 [打擾了——!]

又怎料到 眼前的淑媛娘娘 非但温柔善良 還很單純可人

而且還是昔日水剌間伙伴兼閨蜜——[連生!!]

 

[我聽主上說妳已經成為了宮廷醫女]

連生嬌滴滴身軀挺著大肚子 真讓人想呵護在手心

[我還幻想著會不有天是妳來給我診療啊!!]

[真的太好了———嗚嗚——!]  

 

失而復得的激動相擁

讓堅強的昌伊也跟着流淚

 

那天她甘冒著懲罰都要跪在大殿請求大王重查

說回來 還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那天後 中宗就經常去X謹蘭殿 陪伴

在這不久的日子 連生就出現乾嘔 便升格從四品淑媛

心痛好友一路患得患失 她對中宗說起長今很多故事

描繪得有聲有色 希望他能從輕發落

(這裡補說 流刑 發配離島眾多 林督率先挑選濟洲島

因為那有舊生 李監營目 想必林督定會託照顧故友徒弟  

確實是這班貴人幫助讓長今日後走上人生巔峰)

而中宗並沒有怪責閔政浩 反而給了他名正言順的身份待在那邊

或多或少都是聽了連生的話

現在中宗把對長今的關心 當自於報恩心態

他哪想到自己這樣一個旁聽的 心裡悄然埋下對她異樣好感的種子

連他都渾然不知 其他人又怎會察覺呢

 

連生身邊有敢發聲的昌伊相伴 沒被其他妃嬪欺負

加上中宗百忙中都會拎著連生喜歡的來探望

長今很替她高興 在這暗潮洶湧宮廷裡挨到可靠臂彎 

 

不得說 內醫院自從破格晉升兩位為使喚醫女後

一股不受控的氛圍 慢慢漫延至宮殿

連在亭閣靜修的中宗 會在某時刻走去露台俯望

那個穿褲裝 靈活閃避的醫女

好多時候她揹著藥簍 喊著遲到了會被申大叔罵

用喊的請大家好心讓路給她衝 

[你說 她怎能無時無刻奔跑著] 他總明知故問內侍

想必在抓藥時又看到新奇事物吧

最近讓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是

親眼看到繼妃尹允跟淑媛連生 兩人漫步在花庭

兩位妻子 氣質各不同 卻又如此相近

眉眼可見和諧友誼的畫面 令中宗提起久違畫筆作畫

可是畫裡最先勾起是扎著馬尾的她————!

 

在旁老內侍看出端倪 

連忙上前說既然要精力作畫不如加餐宵夜吧

未等回復 就拋出好幾樣誘人甜食

這讓對身材管理嚴格的中宗有了破例一次

內侍還提議不如邀約皇后或者繼妃

 

[林督吧] 中宗不經思索回道

[最近他跟申教授湊一塊]

說林督自認識這人起 說的話都變有趣還有不少有趣見聞

[找他聽故事! 備轎!] 隨即放下畫筆 足下生風似

 

老內侍還不確定這是否先兆

畢竟慎氏廢黜後 不曾見大王對一女子這樣上心

那當然亦知曉長今三次救過陛下 肯定有別於妃嬪

[ 馬上準備——!]

也許是錯覺罷

就算是徐長今 任給她華麗裝扮 都沒妃嬪之相

不過他也納悶 大王是否走心眼還同感覺——"她不配

他跟她有著別樣關係 祈望大人這次出巡順利!

順利——?!

 

[哇啊!!!!] 花妓們一陣撕喊

畫面切換到虎山鎮一頗負盛名的宅子酒房

 

政浩全力一拳恨勁  

直接把朴夫謙從椅子轟飛 到牆角

 

<<待續

 

(悄悄話) 2022-08-13 16:05:40
ymriko 2022-08-08 17:58:56

快回來更新!

版主回應
差不多這幾天會上傳啦(準備就緒>< 2022-08-08 21:54:32
(悄悄話) 2022-08-07 07:3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