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有所感偶有所思 贊助
2022-06-11 12:14:37Jia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十二章ㄼ與君悄然而至

鏡頭承接

沈督朝去X大殿 如實上報申益必的成績單

隨即引發一場騷動 殿廳頓時紛亂嘈雜

 

小官員們面面相覷 議論著 [竟然全淘汰?]

[不是有個連申教授打滿分的人嗎?]

紛紛要求申益必重新打分數

 

沸騰不滿之聲 讓沈督抵擋不住 把一切詳細闡述

十分果斷 判斷兩位教官對錯

[最後我也考核過 醫女徐長今學識更是淵博]

他亦強調她就是治療倭將的官婢 好讓大家知道她醫術程度

私自施針 申教授給的不通合情合理

但她不肯去宴廳 李元建卻以沒醫女素養拿下第三個不通歸鄉 

還為樹立威權  組員高芊楚以不勸戒為由給了兩個不通

[我無法想像 先前有多少有實力醫女因為這荒唐理由被淘汰]

 

一直不為所動的右相吳兼聽到徐長今名字 

眉宇皺出膩煩暗道 又是她!!

她若是箭矢

上任義府判官 濟洲使令 今次箭靶就是李元建——!

李某又跟朴夫謙走得近 他唯一底牌百本貨源已經被瓦解

哇尼瑪——這女人簡直是瘟神!

他強詞奪理 認為徐長今通敵行為 有違國法理應嚴厲處置

言裡暗示大王心腸軟 婦人之仁

 

好傢伙  平日解決矛盾衝突 才跟閔政浩唱紅白臉

我充當溫和寬容角色 就以為是我真是軟柿子——!

有賴夠多大臣直言犯上 冒死上諫經驗

中宗還能捺住怒氣

慎重表示這事判決是經大家協商才定奪

 

沈督抬眼振聲接話道 [吳大人是如何了解法令啊!]

嚴懲通敵之人為的是救助百姓 法令根本定制就為此

[徐長今在不得已情況下替敵將治病為的是解救百姓]

[本質上能與通敵行為相提並論嗎?]

 

中宗於是義正辭嚴斥責吳兼判斷事情不可忘本

[右相!] 他嗔視問道 [ 朕像得長梯子嗎?]

 

[請主上恕罪] 被訓得窘迫臉紅的吳兼叩頭妥協

暗道只不過抱怨而已 [主上貴王之相 哪有像梯子呢]

 

[那你還敢蹬鼻子上臉] 中宗橫眉怒目正色道

 

一時間 大殿寂靜無聲 落針可暈

 

吳兼把這些羞辱算到徐長今帳裡

情急強辯 不以醫女代替官妓有點過份

同樣強詞奪理道 這會讓官員士氣低落 引起朝臣不滿!

[一時間很難消除慣例呀!]

 

言下之意這法令

使你們不能再享受燕山君時的特權

不能再無法無天 為所慾為囉——?!

中宗勃然大怒 /噗通/ 捶打龍椅扶手

[朕自登位開始便要革除這些燕山君時遺下不正的風氣]

[沒想到今天 右相的言之鑿鑿說辭 實在荒唐!]

 

[主上所言極是!] 沈督一同疾言厲色嗆聲道

[因為男大夫無法直接替婦女診脈]

[所以才制定醫女制度 為的是替全國婦女治病]

[因此國家才出銀兩選拔培訓醫女 以照顧女百姓安危]

[但卻被吳大人藉口這是慣例]

[不斷發生事端 醫女實力又怎會好起來呀]

 

[朕的母后以及諸多內命婦的安危]

[都是由醫女們照料]

[你意思照顧鳳體的醫女都跟妓女沒差嗎?]

 

中宗一席話讓吳兼啞口無言而對

叩頭道失本分 惹惱聖上 以禁足抄戒律 [請主上恕罪!!]

 

沈督趁機請中宗嚴厲懲處 罷免李元建以示警戒

 

中宗准許並下令再度發生類似事件

絕不寬恕相關官員及違法醫女 一律嚴加懲處

[要不申益必巧妙機智 恐怕朕眼皮底下竟活有這般無恥之徒]

[連同申教授早前成功栽培百本 賜黃金五兩 細絹兩匹]

[險遭荒誕理由淘汰的優秀醫女 朕下命直接晉升任命宮廷醫女]

[大家若有異議就直說好協商 朕不想某天又再被重提不當]

 

殿上官員誰不怕大王發怒 簡單一句 連降數級甚至入獄

紛紛大讚主上英明  賞罰又分明

 

綿綿碎雨 潤物無聲 悄然灑著

X交泰殿 庭院種滿花草

細雨下 枝葉顯得格外翠色欲滴

長今不禁駐足 享受著這份靜謐幽深

 

那件新醫女服屬是慘不忍睹

大家笑得斷氣 有氣沒力游說申益必放下初稿執念

麻恩亦沿用他概念 把最美好的東西藏而不露嘛

 

一身淺綠無袖長袍 腰間束帶 裙子改成束腳褲

棕髮於後腦杓挽成馬尾辮

露出肩頸線條  俐落幹練 帶著幾分英氣

即便裡裹著繃帶布 長今的衣架子身材依舊穿出玲瓏浮凸

連走路都張揚著一股靈動氣韻

 

絕無僅有的破格晉升速度 本就惹人關注

加上兩人截然不同的醫女服

穿出芊楚的柔美 突顯出長今的硬朗

好快麻恩的天賦跟功藝 給刺繡部挖角了

另外

洪常深思熟慮後決定沿路過去回歸閔政浩出巡隊

前晚在雅閒居

大家像極要分別數十載那樣 依依不捨食了餞行飯

趁大家醉得糊裡糊塗 福寺很是溫柔給芊楚蓋被子

長今還意外目睹 銀非送了洪常像護身符東西

(她說:真沒故意啦 是想睡前去廚房燒鍋水 明早能用——)

哈哈 其實自己跟芊楚也送了洪常差不多東西

最後也把政浩以前交付的鳳凰玉佩 也讓洪常交還回去

想不到再也接觸不了這男人  心裡還有被掏空感覺

——希望你一切安好!

 

[嗨——!] 似百靈鳥動聽的女嗓 把長今拉回現實

[我們終於見面了!] 

 

眼前女子是繼妃娘娘——尹氏 尹允

 (網圖)

淡黑長髮捲成髮髻 耳邊散落著碎髮

一張方臉 眉彎彎 梨渦笑容 清麗文秀

隱有一股書卷氣質

莫看她少女稚氣容顏 年紀還比中宗大

簡直無法相信 她已經三十三歲了

說她是傳說中的不老容顏 也不為過啊

 

聽長今一番由衷之言感激

再想起跟韓尚宮點點滴滴

不禁有種錯覺 醬庫裡還有她忙碌身影

尹允大顆大顆淚珠沿著臉頰滑落

溢出的緬懷摔成點點水花

 

長今一再被邀入殿裡

三兩小侍女有點不情願去準備嘴食跟茶水

等待回來時候

尹允說寬敞寢殿每晚就只有她跟秀雅 兩人

她並非像其他妃嬪在婚禮才目睹龍顏

小時候就已經在學堂跟大王結緣

 (網圖) 

自認識便知他就跟慎氏相濡以沫 寸步不離 

當時大家還給她取了小白允別名

她挽起衣袖 大小不一 形狀不定的斑痕

原來是取決於她的白斑病呀 

她說小時侯一次曬傷後便開始出現斑痕

莞爾道這可能是大王不曾過來原因

罷了——也不能怪人嫌棄啊 男人誰不愛佳人啊   

歎息自己給了高高在上 虛無縹緲的影子

 

尹允的笑仿佛籠罩著濃重的陰影

一定不是疲勞 那是憂慮無奈

不說一生也許無緣再見大王 過著守寡禁慾日子

那是得了這個難以啟齒的疾病

白斑病不是皮膚上長出白色的斑點而已

醫書説白斑是前癌病變的症狀 嚴重會喪生

萬一自己有什麽差錯

隱瞞病情不只有自己處境糟糕 連秀雅也恐怕性命難保

想到及此 尹允盡是憂心忡忡

甜食下肚 又滔滔不絕說了好多自己跟大王兒時趣事

 

在冷清宮殿裡 平日只有秀雅陪伴

所以她很希望有其他人能陪自己説話

正因為這樣她才欣然將患處展示出來

長今一股憐憫之情油然而生甚至有些心痛

能對初次相見的人袒露內心 可見她有多麽孤獨

雖然現在只是初級醫女但又不忍心坐視不理 

長今也是矛盾重重 決定硬著頭皮問問說

[我在攻讀醫書時候]

[倒是記住了記載裡的理論跟處方]

[白斑病是一種因色素消失導致的疾病]

[原因有許多種 遺傳佔大比數 若是先天遺傳就難根治]

[我聽娘娘說是曬傷後便開始出現斑痕 那就是後天所得]

[有些人天生免疫力弱 容易被真菌感染]

[又或者體內缺乏元素也都會出現白斑症狀]

[這些原因只要平衡體內元素 便可根治且不易複發]

[只要找到根源就能徹底治愈]

[但至少現在可以控制濃度到不太惹眼程度]

[對不起]

[雖然第一次見面 但我覺得跟娘娘好像很熟識]

[所以什麽話都敢説了]

 

聽完長今的判斷 [這麼說]

尹允惶惶不安的臉上露出隱約微笑

[跟隨我二十多年我的斑痕可以治癒?]

 

長今說針藥雙管齊下 效果最好

 

尹允巴不得現在就要跟斑痕說再見

懇求長今秘密幫自己施針

[哪怕只能阻止其擴散 我都已經滿足了]

 

雖然沒有內醫院的指示

醫女是不能隨便給人治療

但尹允是一位柔弱心地善良的女人

[如果娘娘不介意  我一定會盡力幫妳]

長今現在能做的就是誠心誠意地治療

[以梅花針刺激患處 是可以止住白斑擴散]

[只不過用藥方面  沒有指示 我是不能越過程序抓藥]

 

秀雅說這問題不大

只要有娘娘出入證 她便可以出去中藥街買藥材!

 

如是者每隔三四天

長今都會去交泰殿秘密施針

用針後便根據她狀況寫了處方箋交給秀雅買藥材

亦叮囑施要多食護肝料理

 

有次 長今從溪畔摘來有消除色素功效的白芷

說清洗患處能促進皮膚的新陳代謝 具有美容作用

結果被小侍女聽見 一傳十 十傳百

宮女們不顧三七廿一都去池塘亂摘一通

 

後面長今也把銀非 芊楚介紹過來

五個人不管好事壞事都共同分享或分擔

互相成為彼此的依靠

 

再說還有一件事 

申益必帶著長今跟芊楚去到他在坊間醫舍

一直以來都是他一人照料 所以都有限度接收患者

經轉折 曼大夫正式成為其駐館女大夫   

身份問題她沒有醫簿 要在漢陽開醫舍是絕無可能

不過 她就是要守在長今附近 所以這不成問題——!

在她心裡已經把這醫舍當做自己了 (:好有她風格)

仔細看申大叔喔 他看曼大夫眼眸底也隱帶些笑意

(: 哇——!長今就默默發現大家感情線)

起碼在申眼裡曼大夫不慕名利 樂於幫助百姓 是正義化身

 

說到默默發現又要提到另一件事

不久前長今路過司饔院

發現搬運稻米的工人

絲毫不在乎米袋灑落了一行長長稻米

童年捱過餓 想起外面貧窮家庭都食不上一碗飯

[你們都不知道米袋破洞嗎? ]

特娘——好心提醒被罵多管閒事

見到宮廷如此浪費就心痛不已

想到外面病患已經被疾病折磨 還要想法謀生

於是她就默默收集在一起 借花獻佛全給有需要的人

 

X 昌德宮後苑

中宗都注意起宮廷某幾處池塘邊的花 少得異常

幸好這裡美麗風景依舊 依舊駐足還是王一人

 

不一會 老內侍上前提醒晚膳快到

太后都著急抱龍孫 每每請安都話裡有話

他順手遞上牌子 示意中宗趕緊造人

[恕老奴直言 迎娶繼妃娘娘數年之久]

他重點說 尹允並不是娶來當妃嬪 是繼妃呀!

敬章王后若是殯天 她便是下任王后

[主上未曾入殿 若傳開去 對娘娘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可是小白允是王兄始一如終的愛人——!

中宗又怎能放下這層關係呀

 

[李大人不是說了嗎?]

老內侍知道中宗心中芥蒂

他提醒道李監營目來到昌德宮那一日

 

中宗也想起那一日

他叫住停要離開的王兄

小白允!! 她一定相信你還活著!”

就不想再見到她嗎?”

他甚至想動腦筋策劃把尹允還給王兄

 

快消失拐彎處的他 住了腳側過頭道

只有你能保護她! “

李懌 ——我只能拜託你!”

 

他日她為王后 沒有子嗣的王后

可想而知太后跟朝臣 會以要人命手段把她拉下台

 

 

X鏡頭一轉

洪常風塵僕僕來到上莊縣衙

被告知出巡隊已經離開有一星期久

閔政浩該不會真以為我回縣吧——切!

那次後都時隔三個星期 氣都應該消了吧!——

他試探問道 [這個嘛———]

[閔大人有沒有異樣 像是特別生氣之類?]

 

縣衙長簡直老淚縱橫 拍爛手掌 連連稱讚

[毫無架子 易相處極  下人問食什麼 大人都說隨便]

特娘——說隨便 我們做的不敢隨便呀!

[每晚訓練部下兵器 氣勢可非凡 我們都被感染了呀]

再特娘——這樣我跟縣兵還敢惰慢? 個個不得練得腰酸背痛

[雖然只有短短時間 但我們還是很不捨得呀]

閉上眼睛 暗道 終於走了—— 謝天謝地! ——  

 

聽得洪常一臉 ——尼瑪還在生氣——

他只乾笑暗想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吧——

 

 

整個五月天氣溫熱不拘束

天空沉靜 草木欣然

交泰殿 除了她們時而過去陪聊天

還有———!

[主上昨晚來過?] 芊楚都替她高興 [沒看出斑痕吧?]

尹允搖搖頭只是跟我聊了一會然後就走了

 

在外醫房圍牆邊

長今和銀非 芊楚 麻恩 一起栽下一棵紅梅花

麻玲

李主簿被罷官 首醫女被降至縣府

朴夫謙一手遮天的本事隨著百本苗徹底瓦解

妳終於可以安息了!

她們約定彼此在茫茫大雪中依然像紅梅花一樣

始終保持熱忱的心靈和純潔的情懷

 

六月初夏

尹允含羞說已經伺寢了 大王很是小心翼翼

大家都替她高興 都期待快有好消息

[胎神婆婆賜予胎兒 性別應該是決定了吧?] 秀雅問

 

[我也不大清楚] 芊楚說接觸過其他妃嬪

聽她們一套套言之鑿鑿改變性別配方

[我不敢相信為了轉變男孩 食著泡大王尿的雞蛋]

 

[我看那麼多醫書] 銀非肯定語氣回覆

[性別是在妊娠時決定了]

 

外面小鳥吱吱像笑她們不了解男人卻在談論嬰兒形成

 

X

淅淅瀝瀝下著小雨

楊柳矗立 河水波光粼粼

小宮女銀玲般笑聲飄盪心間

閉上眼 便有一種恬靜詩情畫意

 

一車車稻米車駛入司饔院

一行長長稻米一直延伸到——尼瑪真是啊!

這份量夠幾口家庭食一天啊

 

[內醫院有那麼慘嗎? 食不夠嗎?]

路過尚宮 官員 看她眼神就像看到 乞丐那樣厭惡

[小醫女! 妳擋住我方向!]

甚至有的看不起女人的官員故意踢翻羞辱

當然長今會毫不客氣衝他罵 沒長眼睛!

後台硬了 大王都下了聖旨 醫女是宮廷認可女官  

幾次教訓她的烈性子似道有本事就跟她鬧大

現在誰都不會想惹她

 

長今沿路半蹲著 專心將稻米放在竹簍盤

暗道芊楚幫忙兩次就說腰不肯不幹了

還有申大叔平常就講自己節儉的都給病患去

呵礙於面子 說男人弓著身子會被笑——

 

斜眼間兩米迎來一對腳

長今沒抬頭 暗裡嘀咕並非不想起身 是我腰真的酸了——!

她乾脆一把手攔住 不耐煩道 [沒見到我撿東西啊?]

[是男人就幫忙一下!]

 

[好呀!] 溫柔男嗓回應

 

不到她疑惑 他已經彎腰伸手拿起點稻米

——哇——宮廷還有這麼紳士男人?!

[你真好呀——?!]  長今一抬頭 嚇得靈魂被抽走似

驚嚇過度身體往後傾 ———

視線同時被他旁邊侍太監吸引著 他驚愕的五官就要湊成一塊

尼瑪 別四腳朝天摔呀 要是踹倒他 我命都要沒啦

[嗯———?!] 

 

[——小心!] 中宗伸出手

 

零零散散雨點掉近處河塘

泛起了無數像花朵漣漪

 (網圖)

那一天 我本是要去內醫院視巡 想見見妳

————救了我幾次的妳重生內醫院還好吧?

———是我間接令妳跟師傅天人永隔 對這個王失望嗎?

結果走在附近 忽然被什麼砸中

以為自己疏忽的侍太監嚇得暈過去

這個王 不能對自己救命恩人 坐視不理

他緊緊抓住長今手腕莞爾道  [朕不是故意嚇妳!]

只有妳  能推翻韓尚宮冤案!”

那麼我將會保護妳 並把妳推上最高位置

 

X鏡頭回到那一天X

中宗走在斜坡腰下  俯視前方內醫院

春風撫臉不由得多駐足

忽然有什麼在後腦杓 //一聲

[?!]

 

我草——第一次跟大王巡視——

老天考驗我臨場反應能給我些先兆嗎

我哪承受得住——[主上沒受傷吧?!]

侍太監說完嚇暈過去

 

[呀喂——?!]

中宗對這年輕侍太監表現嘛哭笑不得形容

給自己總是杯弓蛇影的感覺 風一吹 毛骨悚然

垂眼一看 是枚對戒 [?!]

他有印象閔政浩身上也有類似的 ?!

還有兒時回憶 他曾見過類似戒指 !

 

X 畫面回到現實

 

天啊——我腦抽還是手抽?——

長今驚慌失措 嘴唇哆嗦得吐不出話

嚇得抽開手 嚇得連連後退 雙膝跪地 雙手呈八字謝罪

[小不知道主上在此——罪該萬死——]

我才剛進內醫院啊啊!!——

要是度過這關——我做牛做馬也可以啊啊——

———老天爺聽得見——嗎?

 

 

早聽說新醫女服很特別

中宗這回才見識見識 暗裡嘀咕 這不是男官服嗎?

讓女子穿就已經夠當然特別

不過細看袖口收邊剪裁  這又不是普通男官服啊! ——

果真———

 

長今漲紅的臉 貼在地面認罪 倒想直接鑽穿地面埋去

暗罵他身邊侍太監 你應該老遠老早就要大喊

讓大家衝過去躬身行禮才對呀——被你害死了!

還有———能不能乾脆一點!

別讓人乾著急瞎猜有哪些處罰 會嚇死人

唉——冒犯聖上!!還能有輕罰嗎?

 

中宗讓她抬起頭淺笑道他很欣賞珍惜糧食的人

記憶中這個小宮女本來很可愛

如今———

她抬頭 瞬間剛好烏雲退去 一縷陽光倒下

淺褐色眼眸如雨後梨花般愈來晶瑩欲滴

後腦杓馬尾辮 也在微風中自然被揚起

單單這張精緻臉蛋 像有一股清新芬芳悄然散開

慢慢的蔓延在心頭 讓人不得不驚嘆 ——

如今——

長大了的她如此清雅靈秀

她咬著下唇不知道在想什麼  

像是探詢情況 又像是問候

 

尼瑪——! 能不能爽快判罪呀

長今再次趴下 雙手呈八字 [小不想到來世才長眼睛!]

[ 求主上從輕降罪———]

還嫌我叩頭得不夠誇張嗎?

 

//// 中宗沒忍住笑出一聲

都忘了自己剛看她看得如痴如醉

[真沒妳辦法! ] 

他想到這招大概是侍太監在後面指手劃腳教導

[林督告訴朕 偷苗的不是申教授家僕]

從前就在料理耍聰明跟巧妙

讓他食了最討厭的大蒜也混然不知

他真想想剖析她腦袋到底裝了多少主意

 

長今猛然抬頭 [小不知道呢——]

[只聽說了他們聽了好多申教授不實的事情]

心虛的她補充 [小肯定不會去相信那些謠言——]

 

悄然而至

他跟她緣分非常不一般  

 

他站著視探似說: 不就妳?

她跪著似反駁道: 怎了?以為是我喔?

 

兩人眼神角力

想起謠言申教授被廢能力———

 

兩人不由得破功 笑了

 

如今 她跟他懷裡都繫著這對戒指

 

<<待續

 

 續長今夢第一十三章半盲仙姑幾個字

 

 

 

 

 

leomos 2022-07-02 10:57:36

大大好!我是毛毛!
超喜歡你的同人後續文!
喜歡到要註冊帳號給你支持加油!
一定要寫下去啊!我們都在等新更!

版主回應
毛毛!!!
謝謝你過來打氣 (給心給心><)
知道有你們嗷嗷待哺我一定繼續更呢
2022-07-02 12:39:11
(悄悄話) 2022-06-20 23:31:52
(悄悄話) 2022-06-18 10:2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