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超夯露營週邊.先搶先贏 贊助
2022-05-05 16:03:00Jia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八章ㄼ誰報復誰 (上)

對外宣稱 朝鮮境內種植不了的百本

朝廷幾乎是以天價從明國購買

壟斷百本貨源大監朴夫謙 跟隨了吳兼護

好快成了各大商團爭相依附對象

全然不顧全國百姓 紛紛坐地起價暴取高額利潤

 

雖得先輩跟先王開恩 申益必仍背負誤診致死愧疚

上天給了他重生機會  他豈能在自責絕望中渡過餘生

為了老百姓 為了沒錢買百本的病患  他決定栽培種植百本

在當時這個決定大家聽來幾乎是荒唐

一個從未種地的醫官怎麼可能將百本種植成功呢

他完成白天醫官工作  就埋頭學習 研究

其生長在偏僻的山林地帶 他通過種種辦法加以試驗 

只要控制好光線跟澆水 百本種子便能長出芽  

報告判官事實

卻以草率稟告萬一失敗呢? 待結果確鑿的時候再算

態度表面看來很謹慎 語氣卻頗不情願

一夜間 自己所栽培百本苗被催毀

申益必才意識倒真相連判官也參與其中

自知曾經污點 他也不敢再糾纏 只能偷偷栽種給病患

好幾次都被發現 被毀掉 他就重新來過

 

X

////  三人敲起鑼鼓  [各位同袍來啊!]

[來看啊!賣百本苗啊!]

[貨真價實百本苗 還連著泥土啊!!]

長今說的只要有一口氣就要敲鑼打鼓公諸於眾是指——百本!

若申益必是無聲反抗者 那麼長今就是直接砍掉朴夫謙搖錢樹”!

欺負好人的人!!我也記住了!”

 

裡應外合 洪常跟銀非巧妙地在宮廷散佈百本栽培成功

 

這裡是X國務殿

 

眼看兩人放下公文 若無其事下棋

 

[鬧得沸沸揚揚] 洪常漫不經心道昨天中午的事

[有人敲鑼打鼓賣百本苗]

[我說怎麼可能 ]

[二十多年來要是成功了還不稟告朝廷領賞—?!]

 

林督跟閔政浩面面相覷

若是百本栽培成功 這無礙能削弱右相派勢力

最重要是造福全國百姓

 

[人不是抓去義府審問嗎?]  林督說這涉及國家利益

[國家貴重藥材豈能這樣賣出去?]

 

政浩點點頭讓洪常跟進去 [究竟是什麼人]

他疑惑道 [若真是栽培成功 如此高調轉賣去]

[對賣商一定是嚴重打擊 想必遭受滅聲”]

[若是冒充藥材售賣 難不成少看那些受過杖責懲戒的?]

 

 

洪常應聲出去義府打聽進度

 

政浩不忘提醒道 [你別在哪兒磨蹭]

[今晚戌時一定要見人!不然你好知為之——]

 

[知道了] 洪常拍拍胸口 [這關乎大人你終身幸福]

[我跟大家會盡情接受尹醫女款待!!]

說完朝義府方向走

 

林督依舊那副鐵臉

[海爾也是女人] 他少有跟政浩涉談兒女私情事

[拖泥帶水話 女人會因愛成恨連你也對付——]

林督確實聽進了好多最近海爾跟政浩八卦消息

這麼說只要對政浩不利的女人  他都一概不接受

--尹海爾的上司鄭內侍倒戈

她殺了自己兩位優秀部下 心狠手辣的女人怎能做政浩妾身

--徐長今一日未推翻冤案   官婢身份連賤妾都不配

[你都二十六了] 林督也暗嘆時光飛逝 [別人的娃都上學堂]

[若有早知 那時候就答應將石太傅之女賜給你]

[你當然大可以自由戀愛 但你家族跟你父母肯定會受議論]

 

[這次全國出巡] 政浩聽懂林督意思

無非娶正房順便生個娃堵住別人嘴巴

[路經宅第 也會小住幾天團聚]

[到時候我會跟父母親講清楚 他們一定會明白]

[林督大人別再操心了]

[雖然目前不是最好狀態 但我們也很知足]

 

林督笑了笑 [我是真的希望]

他得一而終用情 若愛上的是自己女兒

做為父親 這無礙是最讓人放心的女婿

[你們能修成正果] 

他不得不姑息朴夫謙對長今所做

暗想他日有機會必定代她出口氣  

若是百本成功 說不定也能再重銳他———

聽洪常說 內醫院上下都想方設法淘汰她

手無寸鐵的女子——

[她上輩子把人怎樣了 這輩子才遭回這樣傷]

他想著待政浩出巡後就去慰問下———

(: 喂喂!!! 別亂挑線頭呀!)

林督意識過來立馬往公事扯去

暗想到剛應直接出去義府打聽消息 

希望政浩沒聽上心啊

 

 

鏡頭一轉 來到X義府審察房

 

[如此説來 是你家主子把百本栽培成功了]

義長審問少年” [啊哈——!]

[你們根本就沒打算稟報工曹以造福百姓]

[還把國家的貴重藥材偷出去賣——!]

 

[什麼偷國家貴重藥材啊大人!]

長今聲線壓低 連同芊楚否認

昨日叫嚷一整天現在大家喉嚨沙沙

乍聽兩人男嗓能過關——!

[這是我家大人 真金白銀買來種子栽培]

[大人通過各種試驗 研究 好不容易栽培成功啊]

長今特別強調這是多年努力成果 非易之事

[我家大人多年來一直用在病患身上 從不貪圖什麼]

要讓他們知道真正功勞的主人 [我家大人可食盡苦頭]

也許受到洪常影響 她不得不擠著淚眼

盡可能把不忿 難受 不甘 發揮得淋漓盡致

[不過四十來歲 卻長成老頭苦臉]

還扯到男人最看重的壯力都——

[!我從奴幾年以為是大人還沒迎娶]

[後來才知道早年夫人因此而——] 還搭配耐人尋味搖頭

 

聽得另外兩人快憋得出內病

暗想要是義府大人要她指名道姓 把人供出——

 

[你家主子叫啥 人在哪?] 果真醜婦要見家翁啊

 

兩人不厚道地哈出聲 然後桌下互捏大腿

嘴角還是不自主地抽 : 你別再惹我笑 穿幫就是——

就是長今瞎掰錯——來人啊拜託——

——不如把我們押去牢房!不能聽下去啊——

 

[可厲害!] 長今說得臉不改容 不曾讓人有半點懷疑成份

或者涉及倒男人之

同身為男人的義長都不好落井下石吧

[我家大人是內醫院醫官 申——益——必!]

 

//  兩人再次把後勁吞回去

表面還要表現得惋惜之極 內裡腸子都要憋斷了

 

未等義長憤道怎不稟報

長今嘆氣略有擔憂表示道 [老實交代]

[反正咱們奴命賤]  她微微投給那兩人微笑

似道: 管你們腸子拉出來 都要給我塞回去

[其實不是沒有上報]

[是當長出百本苗 就有人來破壞]

[以前判官大人都說申大人沒證據 抓到混蛋也不做處置]

[你說連判官都不愛理 這後面肯定有我們碰不倒的大人物啊]

[申大人的那個 聽說給他們廢——] 連長今也在咬舌頭憋著

說她聰明巧妙還是狡猾好呢

 

[還把他往死裡打] 趙福寺心想 女人嘴巴好狠!

但演技他也要發揮下吧 他指著長今額頭跟臉頰

[申大人好歹是朝廷醫官 但咱們奴命死不足惜]

[倒不如臨死前  把申大人百本苗賣出去]

[能普及多少就多少 好讓咱們來生投胎到好人家]

 

[同身為朝廷官員竟然有這群人做出這等無恥之事]

義長看著少年貨真價實傷勢 [還敢如此猖狂]

[來人給我——!] ] 語畢略微停頓理了理頭緒

[你們走吧! 義府定必會嚴正調查 絕不容忍和姑息]

 

這時洪常氣喘籲籲跑過來 被義長叫去代為送出宮

幾人會心一笑 似乎計劃走得滿順利呀!

離開義府 走遠相當遠的距離

//  他們才敢笑開來  前俯後仰似乎要變把腸子笑開

洪常問了好幾遍怎樣

兩人久久吐不出句子 笑得臉色變紫

長今暗道只要略微大笑就扯到額頭傷的痛

所以自己看著似冷面笑匠 

[百本苗能不能普及 就看這回判官大人怎判]

[希望遇上為民福祉的判官啊]

 

[長今小姐!] 洪常由心敬佩她

一夜間便能策劃倒借此打擊朴某

正確來說我只要有一口氣便去敲鑼打鼓

是那晚那一念那一瞬間!  不得說她很聰明也很強大

一切看似偶然 則是實則必然

[這位新任義判大人為人清廉正直 秋毫無犯]

他更是林督提拔之人 [屢次順藤摸瓜 揪出掘起判兵隊]

[深得主上讚許 ]

自前任義府長審判韓案後屢屢被揭貪污包庇罪

好快便降職發至縣府

早在政浩去濟洲島時

默默替韓尚宮報復的林督 都被洪常看在眼內

林督直到現在也不從跟政浩和長今提起過

耳聞過資深老前輩說過那兩人關係不淺

以為是遠古傳聞聽聽算 

直到林督命他幫忙轉移遺體到外邊下葬

後來才知道落葬的是韓尚宮 那塊土地更是他名下

[所以!!] 

洪常可想而知 日後林督怎樣秋後算帳李主簿跟首醫女

[朴夫謙肯定大禍臨頭了!!]

 

大家嫣然一笑

承蒙斜陽餘暉 仰望染紅的半邊天空

忽然一隻燕雀飛快掠過 嚇得大家後退一步

[已經酉正 (6) 啦——?]

大家想起計劃還在進行中?!  

 

明明約好酉正集合

這裡盡全力跑去集合地點外醫房

差不多要一刻多 (15分鐘)

承露台那邊應該開始招待著———

長今 芊楚 趙福寺  不由得 [——啊!!]

三人頓時往不同方向跑 想想都錯了

又折回來 三人碰面又尖叫 [!!!]

這才往洪常指的方向 急速狂奔

他們最怕是銀非 脾氣一上可會罵哭你啊!

天空已經紅了一大邊

[我已經感受倒銀非怒氣] 芊楚哭笑

 

——不會吧?!

長今全速視線前 有一人影愈來愈清晰

又是林督他?!  怎麼每次著急時候總會碰上他呀

[抱歉——!]  她估計剎不住了 讓他閃邊吧

 

林督沒想到宮廷還要被—— [小子?!]

今次還是三人往自己衝 

劇本說這回鏡頭會給他拍個夕陽下全身剪影啊

他不得狼狽靠邊迴避 

速度太快他都來不及記住他們樣子

只見一人額頭有包紮處

罷了——剛沒有誰看到吧 林督整理下衫擺

忽然他頭頂天線 接收到前方不遠處的嘻笑聲

 

洪常也不全是在笑林督反應

還有三位朋友因為被瑰麗景色耽誤時間的緊張

 

[你啊?!] 林督刀眼過去

巴不得直接片掉他眼睛 [在那磨蹭幹嘛?]

[不要約了閔政浩戌時?]

 

[——啊!] 這回輪到洪常瘋了

國務殿跟內禁廳完全南轅北轍

先到內禁把隊員叫來 再去國務殿跟政浩集合

戌時!!! 立即要奔啦!! [我先告辭啦大人!]

 

長今等人回到外醫房 腳都軟掉了 上氣不接下氣

貼心的麻恩給她們遞來冷水擦身體

銀非嘴巴罵出一大段被禁聲的空白

手也沒閒著幫長今更換額頭紗布 [怎麼還是紅腫?]

令路也來了 幾個人圍著長今雞手鴨腳 瘋狂往身體補粉

[背部的瘀紫怎麼沾都還看得出印?]

芊楚心痛她一整日穿著勒人繃帶布 血液又怎好循環

 

[不怕] 長今說身體的痛的不適已經好多 [哎——!]

語音未落 令路調皮地按了她瘀處 [繼續死撐吧妳!]

她帶來叔叔那邊對百本看法 覺得難影響倒朴某後面的勢力

當然會有怎樣處置都燒不到叔叔腳趾 都是隔岸觀火心態

 

在宮廷某一處 申益必疑惑地被召出內醫院

來到廳房 坐有林督跟義長判官

[放輕鬆!] 判官讓人給倒水 [你家奴僕都招了]

 

申益必老覺得兩人視線總往自己褲檔看

不過——哪來我家奴僕啊?

[我不喜歡這樣沒頭沒尾招待”]

[開門見山吧]

 

 

鏡頭換到承露台 這邊酒菜都很成功

接受了一輪舉杯祝賀  閔政浩三兩道謝後便離開

酒宴才算真正開始啊

朴夫謙懷心期待 中宗賜宴來的官妓肯定更絕色

壓根沒想到他的黑暗即將來臨

 

頃刻樂工 舞童 吹鼓手 細樂手 (可見中宗賜宴規模多大)

他們都停下演奏 在場所有人不約而同朝入口處瞧去

(網圖)

內醫院李主簿挽著一女子———

她酥胸半遮半掩 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

裙腰上繡了線條紋 更加強調她翹臀  

(這是麻恩根據她身材比例設計的出場服”)

在場無一敢否認 走進來的她裝束是極其艷冶

她挺拔脊背 每步搖曳生姿像發出誘人的邀請

暗道以前在青樓時 經常聽的走路培訓現在竟然能用上

哪怕是簡單素裙 都要走出自信感讓人目不轉睛

 

適當時候還回眸淡然一笑

面對如此的美貌 傲人身材  

誰又能不被誘惑 唯一瑕疵是她額頭貼了紗布  

她那褐色眼眸含俏含妖媚意蕩漾 凝望著——褐色?!

這萬中無一的瞳色特徵 朴夫謙終於回過神 [是妳?!] 

 

現在的徐長今真是可謂儀態萬千 美不勝收

棕髮鬆鬆一挽拖垂於腦後 幾縷棕髮絲垂肩伴風飄逸

任憑誰仔細打量 認真端詳 她哪裡像是個醫女

嘴角微微翹起 紅唇微張 [朴大人——!]

微微彎腰  哇—!美胸簡直呼之欲出

她提著炕桌酒壺  抬眼一抹淺笑道[讓我來吧!]

骨子裡散發著的妖媚 她更像是頭牌花魁啊

朴夫謙早就欲念橫生 不過那晚林督的出現

在此關風勢他不得對她有所戒備警惕

[實習醫女怎做著有違本職的事——] 他示意她離開

李主簿怎沒料到長今受傷後性情大變竟想去賠罪

她這一身艷冶 也讓他血脈賁張 再看 魂都要勾沒了

他本來還擔心她會抖出他們所為才急於淘汰她

現在——直接晉升到內醫院 哪有問題啊

[朴大人!] 他幫腔道 [徐長今她真心知錯了]

[希望大人大量 讓她賠個罪 就作罷啦]

 

長今直接坐到朴夫謙身上 把酒杯送到他嘴前

[都跟大人那個了]

她嬌嘖說不是再來話定會全力奉倍嗎

[難道朴大人真想殺了我?]

軟軟的身體蹭得他癢癢 

連她也感到他那根漲大 暗想就要把他扳斷才是

 

太奇怪了 前天還嗆自己來著

朴夫謙竟然說 [我都忘了啥事]

 

長今沒預計他會出力推開她

尼瑪——我是菩提 還是本彿經?

跟我那個後就頓悟 得道 六根清淨了——?

百本那邊若是起不實際了作用

起碼這計劃還能讓他當眾出洋相 ——

破壞橋欄是芊楚 銀非還有洪常 三人共同暗中幫忙

一定要讓朴夫謙——

她把心一橫把舌頭伸進去 她不信他還能端著

雖然只是戲 為了入戲

長今閉上眼睛深情挑逗他舌頭

不斷催眠自己對方是閔政浩是閔政浩啊

吻著吻著還真有感覺倒一絲一絲他的氣息——?!

 

 

果出不其然 她的猛攻讓朴夫謙那道防禦線斷了

他徹底火了勾著她舌頭

 

長今受損的嘴角被他吸得好痛

[大人——]  她推不開 被他摟得緊 [我不要了]

 

[是妳放的火 妳這就能熄掉?]

朴夫謙說他好喜歡被她包裹在裡面

 

長今真想朝他潮紅臉大吐特吐口沬

心想終算拉扯到計劃預設中

壓抑著由心的作噁感  

她輕輕貼到他耳邊嬌嗔道 [這麼說]

[朴大人不再介懷我魯莽囉]

投他一抹媚笑 [嗯哼]

[剛還說實習醫女不能做有違本職事——]

[我才不讓大人得一想二]

然後按計劃把他引到承露台對面那座橋——

——趁他還在意淫不留神時

長今用力脫開他 轉身往那目的地去———

——

—————啥?

——————怎麼海爾在這?

———————— 怎麼洪常也在這?

——————————怎麼閔政浩也在這?

 

兩人瞳孔放得最大  身體頓時止住了

 

 

<<待續

 

續長今夢第一零九章誰報復誰 ()

 

長今等人敲鑼打鼓普及百本苗 借此報復打擊朴某壟斷

後面審訊雖把栽培功勞歸給申益必

但對於他給了她兩個不通 她抱了點私心故意講

 

誰報復誰

 

只見政浩神情錯愕 難以置信

然後他轉為失望

最後他通通化為一道情緒——憤怒

人生呀 最遺憾是固執地堅持了不該堅持的

她現在才不斷反問 這樣報復有必要嗎? 她後悔了

現在她成了欺騙者 噙著眼淚追跑去 [大人——!]

 

誰報復誰

承露台惡作劇朴某   暗中給了海爾順水推舟機會

她重金請來外面頭牌給政浩設餞行飯

更不釋一切往酒裡加了催情藥 自己掉了衣服後

海爾伏在他身下 肆無忌憚撫著他胸膛到那巨根

她雙腳打開 那兒已經一片濕潤 期待而久的——

 

誰報復誰

到頭來都在報復自己  

尹海爾也不例外

 

酩酊大醉的他竟把頭牌當成長今 ———

兩人交換舌頭 愈發動情 便是愈深入掠奪

 

 

(悄悄話) 2022-07-10 21:37:59
冰冰 2022-05-09 09:53:46

jia大好可愛
手頭留著的什麼時候更新啊好想追啊

冰冰 2022-05-07 18:43:57

劇情刺激但我不要啊啊啊
熬了多少年兩人確認關係想看甜文啊
現在這樣矛盾要怎樣化解啊啊啊

版主回應
偷偷探頭問冰大還好嗎(微笑)
(眾:妳欠揍是不啊!
等情緒穩定了我就輕輕回應下
目前寫著112章 還在構思中呢(說完溜走
2022-05-08 23: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