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日本最新\​夏日防曬/推薦 贊助
2022-05-02 11:05:12Jia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七章ㄼ兩面報復

FanArt by @jangppa765 in twitter

畫面回到較早時 X外醫房

趙福寺門外躊躇著 上了階又下階

朋友嘛關心是需要啊——我進去!

發生那種事說不定憎恨男人——那撤?

房裡好像有芊楚聲音 ——有她陪伴倒是能放心

[小寺——!]  長今開口讓他進去

 

趙福寺重整呼吸 門不利索拉開少少

[——妳還好吧]

 

[你進來吧 有事拜託你!] 長今如往輕柔

 

還是由令路 //一聲拉開 她昨天跟芊楚一宿

 

[銀非去了外藥房交接] 長今莞爾道

身邊芊楚 令路幫她 在嘴角 脖子抹上粉

德久叔他們問起額頭傷 就說是摔傷得了

[小寺!!我們計劃著一件事——!]平靜地說

透著一股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從容與淡定

 

趙福寺邊聽邊想起剛交接議會時

提及到林督似乎會調查內醫院情況

雖說麻鈴醫女不治經已入土為安

但最大隱憂———徐長今必需消失

李主簿不想把毒瘤留身邊

說朴夫謙看他眼神像要把他開膛似

但若徹底剝奪醫女身份 朴某便能肆無忌憚對付

話說回來這計劃 她用一晚就構思成?

看似弱不禁風的她內心如此強大

也是啊 敢朝倭將開條件的女人

連生死都經歷過 這對她又有什麼可怕呢

[這事包在我身上——!] 福寺擔保沒問題

 

完成裝扮兵分兩路

令路回去御膳房 此刻她多希望自己是醫女

長今跟芊楚則按早前約定回德久家

 

走在訓練廳院庭  要暫別的心情七上八落

雖然待了一個多月卻收穫最珍貴的友誼

以為一輩子都誓不兩立的令路

她嘴裡不承認跟自己是朋友

但她默默搶了芊楚位置 跟自己並排走

也說今英做法是護全大局 韓尚宮的死 她也哭腫眼睛

可事實 ——她為撇清關係?還是怎樣?

她撒的謊 把韓尚宮推得更深!——

回到令路身上 要不她豁出去

洪常跟林督早就回宮  自己在今早就浮塘了

我希望再見到妳還有申大叔的認可

反正接受將被淘汰結局 那就回濟洲島下年再來——!

(: 跟小閔出差!!)

 

大家拐彎正朝敦化門外走———

 

她本以為催眠了自己  看開了 心如止水了

眼前迎來的男人——— [哎喲——!]

他眼神 得逞笑意 [見到我朴夫謙 還不行禮?]

此刻化成一把無比鋒利的刀插進自己的心

 

後面芊楚跟趙福寺更是石化愣住了

憤怒就是他對長今出的手  擔心恐懼他下一步有所行動

 

令路最怕他衝自己笑 他一笑就是要那個

[大人——!] 她低頭 肩膀抖得很

 

[令路!] 長今聲線壓低到只有她聽到

躲不過那就不躲 害怕只會被他牽著鼻子走

不僅是自己 還有離開的麻玲 都陷入泥潭不能自拔

尹令路妳是貨真價實御膳內人 是大王的女人

倒不如痛快來個玉石俱焚 [把頭抬起!]

 

把頭抬起

令路看到長今神色自若向他微躬身 微笑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朴夫謙眼眸裡似乎略過一絲?!好樣

為了計劃忍辱負重麼——?

好奇怪 她散發出的氣息讓自己有種豁然開朗頓悟

現在是生機盎然的春天

自己人生是否永遠落葉  一地衰頹

或許強大的人不是了征服什麼而是能承受什麼

似乎沒什麼可怕 終於她也莞爾一笑

 

朴夫謙以為令路還是以前的令路

他捏的作品就要牽著她們鼻子走

享受她們見到自己一顰一笑便膽顫心驚的弱小

可人家直接不玩 你愛怎樣就怎樣

或應該說 你能怎樣就怎樣

不管什麼結果 她承受就是

/這丫她——?

我只要一口氣 就會去敲鑼打鼓

把你所做的一切宣之於眾昨晚還振聲嗆自己

哼——!賤婢志氣來得勇去得懦—!

罷罷——! 現在朝庭兩派愈發激烈衝突

目前中宗一直借機削減吳兼右相勢力

閔政浩出巡全國八道  不就為了左相林督提議的功臣田策略

讓功臣利捐出田地為鞏固邊防的政策

內醫正是皇室宗親 亦屬右相派 對此焦頭爛額

不能因自己情緒在這節骨眼煽風讓林督點火

要不然昨晚會放她一馬 ? 哼——!

賤丫該不會看到這層關係? 

有這麼一瞬間  她淡定得很似盤算著什麼

褐色眼眸就像初見那樣堅定 死死瞪著自己

賤丫不會是林督的人?  一場局?

單憑素未謀面宮女的話就派部下找人?

要丟臉大家一起丟

朴夫謙身體沒由的萎頓  [妳小心——]

[我把妳打得滿地找牙!]

 

這妥妥性命威脅 直接出手? 趙福寺急衝上前

試圖抽開他與長今距離 但她站得實實

右邊身被他硬扯入他懷裡

她依樣不疾不徐輕道 [那我也會讓大家]

[因為朴大人你笑掉牙]

 

竟然?——眉目抽抽 暗想對付這賤丫可能不是易事

怒歸怒 朴夫謙可不是愣頭青 如今什麼風雨沒見過?

情緒還是能控制著 他瞪了長今一眼就離開

 

一切不到頃刻間 芊楚福寺臉色鐵了青又白  

服了她若無其事 面不改色 還能懟回去

比起那醋罈子 [咳咳——]

洪常跟銀非率先衝過來眼神問著剛他沒怎樣吧

有個成語是心想事成想啥來啥

但萬一想的不是好事也應驗的話 那就是惡夢成真

福寺使勁打眼色 : 蠢材!!這時候都別湊過來

 

政浩碎步上前 眼底閃過一絲疑惑

哇靠——跑得還比自己快 ——哎關心朋友嘛

[妳怎麼受傷了?]  她臉色白白 嘴角唇損了

而且紗布流出那行棕紅色的 是藥還是血?

 

長今比政浩快一步抹去那行溫熱

[哎——沒注意摔了] 莞爾道

還故意觸下傷口位置 [藥膏敷太多了]

 

銀非接過眼神 [妳先回外醫房]

[我幫妳抹掉多餘藥膏再重新包紮]

 

長今不敢直視 政浩慍怒困惑目光

[大人不如你——] 未等她說讓他回去

政浩拉著長今朝外醫房去 看情況要親自了解傷勢去

 

洪常知道他最緊張了

還好長今小姐還能輕描淡寫解釋

不然政浩的犟脾氣上來 估計當場把朴夫謙殺了

雖然這是大家所希望的——但——

幾人擠眉弄眼 眼珠轉啊轉啊 該怎麼辦

令路漫不經心道[少擔心罷了]

[不管長今說什麼 閔大人都不疑有他]

 

X 外醫房

 

拆開紗布 一道拇指頭大的裂傷口映入眼前

銀非挑去多餘藥膏 無可避免挑倒黏附傷口的

[....] 痛得長今低吟一聲

眉頭緊皺心想剛才幹嘛去觸它

 

[妳是怎樣摔成這樣] 政浩生氣問道

若跑腿時弄傷 他就直接算倒李主簿去

一兩次幫忙就算了  可要了解下哪個混蛋一直休值

 

長今痛得腦筋動不起來 只說不小心不小心

[銀非——!直接包起來算——呀——]

 

好不容易處理好 銀非出去 洪常亦等在外面

政浩又得要忍住擁她入懷感覺

他心疼得撫摸她臉頰 輕碰她嘴唇角 [怎麼這也損了]

長今笑說最近食得燥熱 生瘡

[還痛嗎?]  政浩多希望傷口轉移倒自己身上

 

還痛嗎——?

望著政浩他那清澈眼眸 柔波浩瀚 深邃無邊

對比起與朴夫謙跟韓兩公子的得逞 淫。笑眼神

本來鬆開的眉頭又緊皺起 

朴夫謙在沉塘前還來幾發 並往死裡抽巴掌

怎會不痛啊? 長今噙著眼淚搖搖頭 [不痛!]

 

是有多痛才讓堅強的她泛淚 政浩說 [我都心痛死...]

長今不敢掉眼淚 可是滑下一滴兩滴

他伸手擦拭  不——會化粉啊——!

她急中生智 一頭擁入政浩懷裡 [誰讓你不理我!]

 

政浩不再控制了 把她摟緊

估計洪常那貨也是識趣 

要敢打開門 新舊帳用拳頭算!

 

第六感告訴她 將會發生不好事

忐忑 不安 她道 [不管我怎樣]

[大人也會在我身邊吧——]

 

政浩一手托住她後腦

一手攔腰摟得更緊 暗道她是傻瓜

 

[我想說]  長今雖從不曾想過能跟政浩成親

心心相印的現在就已經很心滿以足

會有那一天 林督跟他父母為了他終身大事

或者朴夫謙算帳    一切因素都有可能把這不潔之事....

[大人以後的選擇 我都理解也不會埋怨]

她想說 即便他嫌棄 她也不怪

[我寧願把所有痛苦都留在心裡]

深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政浩再拖 也得娶正房

她說亦欣然接受 [也不會忘記大人——]

 

[我只要妳!] 政浩 [沒人接受我們又有什麼關係]

對啊! 沒有媒人 父母同意擅自成婚是犯法

又如何  那就直接私奔到沒人認識的地方

要不是長今決心先平反冤案  也許現在在某地方簡單過小日子

[只要妳願意 我立即帶妳走!]

 

他這麼一句讓長今心裡暖暖

[大人由從以前就會哄女生——]

她輕輕抹去眼角眼淚 也輕輕推開他胸膛——

[? ]——可是他就不願放開

她羞澀眼眸不敢往自己看 [要是有人進來——]

撅起小嘴 嬌嗔模樣 令政浩心神蕩漾 忍不住托起她下巴 

她含羞帶怯凝眸俯視 嘴唇微微顫抖

 

兩唇快親上時 // 開被拉開 [長今——!]

銀非本是識趣在外喊一聲 結果手比嘴快

嚇得他們連忙分開   

長今臉紅得像紅莓  看得政浩愈發心癢難當

他轉過頭 緋紅難為情的臉 被屋外人看得清清楚楚

銀非 洪常兩人憋笑快憋出病了

政浩這才發現屋外還站有海爾 也罷!讓她死心去吧

 

[大人——!] 洪常也同一想法 [這這次真不是我喔]

尹海爾妳耳朵打開聽聽  這種事可發生多啊

 

海爾目無表情 語調平穩 莞爾道 [銀非妳真是呢]

[下次一定要敲門]

[我只聽說長今傷勢 想親自過來看看而已]

只不過剛一幕 把海爾僅存對她的一絲擔憂都——

[似乎也沒大礙 真的太好了]

她手裡的那件紫衣 也沒有還過去 默默帶走了

 

春雨落得輕輕 聽不見淅淅瀝瀝

像濕漉漉的煙霧 輕柔地滋潤著大地

一整天腦筋急轉彎 一個謊要用無數個謊言圓啊

連平常少眼力的德久叔都說長今的課業肯定很辛苦

比前天見妳 今天臉色更慘 那混蛋教授非要妳做乙員

現在還摔成這樣——還分析是倒地撞到硬物才裂開傷口

在哪摔倒?” 他說要是搬得動就移開 免得有人因此受傷

連政浩也認同  也可以讓自己部下過去幫忙

 

——長今心力交瘁 擠不出具體地方 [就在——]

背部藥膏效力散去 愈發感到腫酸

也許記掛閔大人失魂才摔得重幸好被德久嬸三言兩語帶過

多虧她 總算讓兩人死心 

 

政浩問得最多是傷口還痛?” 只見她臉色愈發不對勁慘白 

為了她好好休息 食了晚飯不到戌時就回去 這次不讓她送

待政浩走遠了 長今才軟在門柱邊 重重地喘氣

她感覺後背似出血的腫痛 不是幾人幾拳嗎怎能痛得這樣——?

她往裡面交代完  往雅閒居方向走

曼大夫終於如償 別緻環境讓她直接交付半年租期

晚上街道沒幾個人

長今才敢把今日壓抑的累 的淚 通通卸下  

打開門 眼前人兒 嚇她一跳

微雨 洗走她一半粉底  濕漉狼狽

額頭顯眼包紮處 她一靠近 嘴角損傷 右邊臉紫紫微腫

曼大夫差點以為自己活見鬼 [我天啊——!]

 

有別於申益必雅居開門就是庭院

長今繞過入門的仙鶴屏風 裡面是寬敞廳堂 牆均配上名人字畫

中央擺放一張古樸炕桌 還有對稱坐榻

靠牆還多了不一樣的藥櫃 曼大夫這些天都忙分配藥材

齊氏牽線下她受僱於一專為士夫設的醫館 負責寫藥方

她理想是盡快存到一筆資金 開設自己的醫館專為百姓診症

而左則拱門出去就是小庭院  設有遮陽遮光門簾

角落有道不顯眼門 那就是洗淨房

她簡單沖洗了一身 披著曼大夫的青袍出來

喝了一杯暖茶 便轉身脫下袍給曼大人查看背部傷勢

她整個後背藍紅紫 像魚鱗一樣密 [先給妳散瘀止痛!]

看得曼大夫脖子冷颼颼  心亂如麻不敢想她又遇上好事

 

橫拉格子門便是臥室  長今伏在卧塌等待上藥

曼大夫 抓來了七厘散用燒酒調敷  痛得長今拳頭攥著

她自己也沒閒著 用煮雞蛋滾動右臉 活血消腫

後面也把七厘藥沖燒酒服之

長今說明天有要事辦 閉上眼睛睡去了

 

鏡頭回到宮廷 俯視X內禁部 是凹形建構

                         執務室三間 議務廳兩間

書房 兵器房               勇練場在中央              內禁宿部

                                 小庭院

                          大正門是道拱月亮門

外邊有個小池塘

夜滿天閃耀星星 雖不如太陽輝煌 也不如月亮清澈

卻很有種夢幻的光灑到人間  柳樹影和他倆影子印在池面上

海爾表示自己並無異心

希望能以朋友身份為政浩設酒食餞行

[以後就不煩大人你了]

 

[感謝妳好意] 距離出巡日子將近

若不是給長今休息 妳在這裡等我到天亮也沒用!

目前除了公事  [讓我心領吧!]

我不想再讓亂七八糟的人的事

耽誤 分薄跟長今相處時間 妳懂嗎?

 

[我不過是提醒你而已]

海爾為什麼不把衣服還給長今 這就間接把矛頭指給朴夫謙

難道她擔心政浩離棄她? 她不想長今再受二次傷害?

(: 才怪——!! 但她選擇不講 也沒覺得是好事啊!)

海爾搜索倒更遠的記憶

長今還是小宮女來到七寶山尋食譜 遭遇四北五魔時候

那時候政浩看她眼神就已經很不一樣了

她雖是他第一個女人 他心思又何嘗不了解呢

最難動情的他就是一旦愛上那個她 便會認定一輩子一生一世

這種人用情很專一  得到就會從一而終

海爾肯定能猜到政浩反應 即使愛會更艱難

她只不過不想看到他依舊堅持去愛她

那顆絕不會變的心 會讓她永遠也沒有機會了

[我並不是有意說她  但她行為確實...]

她中午看到 麻恩 (麻玲妹妹) 趕工替長今做漂亮衣服

看見畫紙的誇張款式 說長今要在承露台穿———

 

政浩不想跟她繼續話題

他不喜歡聽她帶有目的去議論自己對象

就算做朋友 但女人食醋可怕

他見慣中宗後妃們明爭暗鬥 知道後果嚴重

換位思考 若然櫂還活著整天黏在長今身邊

不管表明心意 這種人就想趁虛而入 他超討厭!

便道 [妳若沒別的事 我回去看公文了!]

 

明顯的逐客令 海爾黯然無神 哭腔道那就廿三晚!

[給我半個時辰! 就在舊地方 ] 便離開了

她意思竟然都要應酬 

竟然也不能以朋友身份

那當我也是普通工作同伙應酬吧

 

政浩穿過月亮拱門

門內部下們貼著耳來不及閃開 乾笑說剛好走到這

?!剛好走到? 耳朵怎貼牆去啊 騙誰啊?

政浩眼角抽了抽 暗想世間哪有法子去挑選誰不愛八卦啊

[我不在 你們都好閒!] 誰說好休值日不操練啊——?

政浩讓他們一個個排好 不操夠三種兵器練法誰都別想睡覺

 

部下頓時兩眼發黑 多虧洪常大嘴巴

他們知道這星期他心情糟糕原因

還知道叫徐長今的實習醫女讓他動情之深

在他們眼裡尹海爾就已經是美不勝收的才女佳人

大家紛紛想一睹那號奇女子

 

[洪常人呢?]  政浩目光搜尋那最最罪魁禍首的貨

 

[話說一整天沒見到他人] 部下甲

部下乙補充 [中午我看他在承露台那邊]

[看服飾應該是醫女吧  看著他倆好投契]

部下丙 [洪大人最近異性緣特別旺啊!]

 

政浩愈聽眼角抽的頻率愈高

呵——!好貨喔——!都在把妹?

[還不去準備兵器練習?]

他一眼刀飛過去

嚇得部下屁滾尿流的暗道今晚又要遭殃了

 

 

宮廷X承露台

 

[!! !!] 洪常壓低聲線 [還繼續?]

[要休息一下吧?] 特寫給他東張西望 不安神緒

 

[呼——] 一轉鏡頭是府身喘氣的芊楚 [我——]

[差不多要到了——再給我多——]

 

(: 喂喂——!你們發展莫名其妙不說 但情節走太快)

(jia: 看你們歪成這樣——不肯——)

 

[再給我多砸幾下] 芊楚站起身子 手中揮著斧頭

[這肯定要給他狠狠摔下去!]

紅橋中間的小欄杆都被砸斷

 

[我說這程度已經夠了 再砸就能看出端倪!]

洪常已經處理好計劃部份 只見芊楚想替友人發洩一通

才讓她砸幾下——瑪還不如一開始讓她砸——

[外面銀非把風兩刻了多 我怕她應付不了——]

[妳看妳手都紅了 ] 洪常抓起她手腕 [妳還要給病患寫藥方]

[手抖了還能幫病患嗎 還能幫長今小姐上妝 咱們還能復仇嗎]

 

芊楚從茶莊起 就他起異樣感覺   

不知道他已否放下銀非 她紅了臉別過去

[好啦——!囉嗦]

他們收拾好物件 往外面會合銀非

[你真的保證] 芊楚  [廿三那晚閔大人招呼完就撒?]

[要是給閔大人撞破  長今還真水洗不清]

[我也敢肯定 長今個性她寧願被誤會也不會說出真相]

[你說到時候 我們要怎辦?]

 

[閔大人再笨也能看出長今小姐不是出自本意]

洪常稍微劇透 [長今小姐抓到朴夫謙把柄]

[到時候 我們就以那件事說啊 肯定不會涉及到那個事]

 

[要有突發狀況呢?] 芊楚 [不得不說時候呢?]

[我要是知道閔大人不相信長今苦衷]

[醜話放前 別怪我如實告知喔]

 

看她害羞有點弱弱 也是重情義的女子

洪常調皮地用手肘撞了她肩膀 [敢騙閔政浩大人]

[他可真的不留餘力揍妳] 哎——好像嚇倒了她

[不過 那時候我陪妳 一起被揍 分散下他殺傷力 ]

 

芊楚哼一聲 不忘還擊過去 [真沒男人氣概]

[你應該說 直接承擔才是]

[你好好學如何哄女人吧——別走!]

 

兩人一路嘻鬧  小跑小追過來

銀非看在眼裡 莫名覺得心裡空空失落

 

鏡頭回到曼大夫X雅閒居

她洗好剛裝藥器皿 還準備好明天給長今換的藥膏

掀起被子背對著長今睡覺  

 

[謝謝妳] 長今輕聲說

 

曼大夫一早知道她裝睡

其實閉目養神也算休息啦 漫不經心嗯了聲

[就妳會嚇唬我 被妳嚇得現在閉不上眼睛....]

 

[幸好都有曼大夫妳在我身邊] 長今平淡說

[昨晚還做了夢 夢到陽雪——]

[她給我摘來羅蘭花瓣] 

(那些年在青樓 都摘給姐姐浸浴 喻為困境中也保持貞節)

曼大夫明白她意思 依舊沉默著

長今概括成兩三句 因拒陪酒而惹來的傷

還有將會被淘汰的結果

 

[有多麻煩的事] 曼大夫 [我因為妳才留在這裡]

[妳走 我肯定也一起走了啊切!]

 

長今笑了聲 這才真正閉上眼睛睡去

 

晨曦才徐徐拉開帷幕  / /格子門打開?

呯呯涮涮 在燒水?做早膳?

不時 門外來了一陣敲門聲 什麼人這時候進來幹嘛——?

曼大夫心想不會是也把閔政浩招來?

這丫頭打算鳩占鵲巢  曼大夫想想兩人又要分別

成年人嘛——趕緊睡趕緊睡——不要去聽!!

還識趣地窩進被窩裡

 

[芊楚!小寺!] 長今茶水招待 [你們來得正好]

[剛不久燒好水 都準備好了嗎?] 滿心期待樣子

 

[這裡好漂亮雅致] 芊楚放下手上包袱

打開 裡面是普通不過的男服 還有繃帶布 臉巾

[申教授就住隔壁而已 真是天助我也]

 

趙福寺轉著手中鑰匙 還有三套鑼鼓

[一切準備就緒!!]

[承露台那邊 洪常出手肯定天衣無縫]

 

[就差麻恩部份] 芊楚交代

[她說竟然要做到那種程度 那就乾脆做得更徹底 又改了一套]

[不得說麻恩很有設計天賦 剪裁縫紉都很不可思議 ]

[明天我回去 一定要給她抱抱]

長今也很喜歡麻恩這孩子 [還有你們呢]

[我沒想你們還真願意幫我那麼多]

[我昨天都在療傷 睡覺——]

[所以這次一定要成功!!]  哎——

說得太激動 扯到嘴角損傷 [瑪——痛]

 

兩人見她右臉頰還是微紫

但依舊是鬥志昂揚笑容 心裡暗佩她內心有何等恢復力

也祈求上天 幫助他們這撥亂反正行機

 

房間裡曼大夫雖不知實況

但跟昨晚相比 這個她又堅持過來了

不過他們要幹啥——?

 

三人簡單茶水 饅頭果腹 均換上殘舊男服

長今跟芊楚 乾淨俐落把頭髮挽成兩股髮髻

還以巾裹頭 裹起繃帶布 兩人簡直是美少年

 

身為醫學世家子弟 趙福寺啥都願意豁出去

但唯獨漂亮的珊瑚粉秀髮

他不會讓步 [我不愛扎辮子] 說挽髻束髮會傷髮質

長今跟芊楚都無語了  

兩人軟硬兼施才不容易說服他裹上頭巾  

 

然後三人不懷好意的奸笑

鑰匙一扭 輕易進入隔壁申益必雅居

明知道他人在內醫院

大家還是躡手躡腳 挖開泥土 乍看還真像賊

 

一個絢麗多彩的早晨

素衣打扮的海爾 神秘地從中藥街藥商走出來

手裡緊緊攥住一小藥瓶東西

前腳離開不久

後腳三人以標準男僕姿態 來到人聲鼎盛市集

各人手持一奪鑼鼓 一再深呼吸

 

計劃第一步!

 

<<待續

 

續長今夢第一零八章誰報復誰 ()

 

[如此説來 是你家主子把百本栽培成功了]

義長審問少年” [啊哈——!]

[你們根本就沒打算稟報工曹以造福百姓]

[還把國家的貴重藥材偷出去賣掉——!]

 

[什麼偷國家貴重藥材啊大人!]

長今聲線壓低

[這是我家大人 真金白銀買來種子栽培]

受到洪常影響 盡可能把不忿 難受 不甘 發揮得淋漓盡致

[!我從奴幾年以為是大人還沒迎娶]

[後來才知道早年夫人因此而——] 還搭配耐人尋味搖頭

/

她酥胸半遮半掩 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

裙腰上繡了線條紋 更加強調她翹臀  

在場無一敢否認 走進來的她裝束是極其艷冶

現在的徐長今真是可謂儀態萬千 美不勝收

任憑誰仔細打量 認真端詳 她哪裡像是個醫女

/

她把心一橫把舌頭伸進去 她不信他還能端著

雖然只是戲 為了入戲

長今閉上眼睛深情挑逗他舌頭

不斷催眠自己對方是閔政浩是閔政浩啊

 

 

 

(悄悄話) 2022-07-20 14:36:28
洛洛c 2022-07-17 22:45:05

不錯耶長閔糖份就要這種超標的 海爾你就放手吧

版主回應
洛洛c 您好><
這邊超標的甜夠彌補後面的苦(我不劇透!!
2022-07-18 23:28:53
(悄悄話) 2022-07-17 09:3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