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米智慧手錶進階版 血氧監測新品 贊助
2022-07-19 09:44:06苜紫.L

【五歌】真心話大冒險GAME 下



OOC注意

※上、中、下集


歌姬一大早急匆匆得再三確認日常用品是否都有確實放在行李裡,心想如果真的沒帶齊就乾脆在東京買。

 

昨晚跟五條聊得太晚了,都怪他本來想早點睡覺,但他滔滔不絕的話語,聽著聽著不知不覺的睡著了,直到早上醒來才驚覺手機忘記充電,鬧鐘都已經顯示十點多了,她可是要搭上十一點多班車的人。

 

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時間讓她好好準備,凌亂不堪的頭髮只好隨手撥一撥,伸手拿起帽子很適合掩蓋大部分未整理的毛髮。

 

手機甚至連電都沒充就直接出發了,她心想反正車上有充電座位,還不至於擔心無法使用手機。

 

上次她答應五條,去東京時帶上他想吃的特產,還好她在昨天就事先買好了八橋餅,不然這下可就真的完蛋了,雖然車站內也有部分商家在販售但是觀光的味道顯得太重了,她還是想帶上較有當地味道的八橋餅,否則就太沒誠意了,五條應該也會喜歡。

 

哼!就算不喜歡也要通通給我吃光光。

 

因為時間非常窘迫,整個過程都在跟時間賽跑,歌姬氣喘吁吁的,幸好自己所居住的位置不離車站太遠,趕得上自己班車!

 

一上車就是先從自己雜亂的包包翻找充電線,習慣性的將接頭插進手機的底端,車程大約兩個多小時,她還想再稍微小睡片刻。

 

手機一定有五條的訊息,開機時果真傳來一連串的震動。

 

早上六點多五條打了五通未接,原本想是否回撥給他,往上滑訊息內容,又發現他有傳送一段訊息:『還在睡吧!歌姬是豬嗎?今天早上臨時被指派任務,沒辦法馬上見面,如果覺得無聊的話,附近有很多商店街可以晃晃,等我唷~!』

然後他還文字底下附上他推薦的地點。

 

『對了!家裡的鑰匙放在第三個花圃裡,房裡的東西都可以隨意使用』

 

嗯?把他家當旅館嗎?

 

『好的!』歌姬在手機銀幕畫面上快速在鍵盤上打字按下傳送,既然他都被派去處理任務,那她就暫時不吵他了,她滑了滑五條推薦的地方,表情漸漸垮了下來,幾乎都是他最愛的甜點店,真是無語子,睡意襲捲而來,歌姬打了個哈欠又再次進入夢鄉。

 

 

 

 

 

各位旅客,東京車站即將抵達,下車的旅客朋友,請您帶好自己的屬物品到車廂兩端等候下車,東京車站就要到了。

 

車上大部分的乘客開始起身拿取行李準備,歌姬還在醞釀下車的準備,有點昏昏欲睡的狀態下,她步履蹣跚的走向正等候下車的隊伍人群裡。

 

輪到她正要跨過車體與月台之間的夾縫時,後邊的人不知道是急忙著下車突然被推了一把,當場在眾人面前重重跌了一跤,連同要給五條的八橋餅也被自己壓個正著,毀了!她正準備回頭怒罵那麼乘客,那位乘客在她開口之前連忙道歉,知道他不是有意的,最後她終究於心不忍決定不再追究。

 

「沒事沒事」那位不是有意推撞她的乘客將她攙扶起來,他也注意到歌姬手上提的是準備要送給誰的禮品。

 

「腳還好吧?如果不介意的話我身上有一些現金,請笑納,當作是賠禮」那個人想要表示自己感到抱歉的誠意。

 

「沒關係,真的沒關係」歌姬示意要他趕快走,在苦口婆心的勸說下,他終於走了。

 

剛剛的睡意皆已拋到九霄雲外,發現走路展開步伐時腳有些疼,她隨意找了個車站內隱密的位置,將褲管捲起,檢查了自己的傷勢,膝蓋都破皮流血了,跌倒時也因為重心都落在手掌上直接與地面碰撞,也有些擦傷,望著一旁被自己壓壞了的八橋餅,裡面的樣子應該都不好看了。

 

「唉...」歌姬嘆了嘆口氣,總之先去五條家處理一下傷口好了。

 

此時五條來電。

 

歌姬接起,電話另一頭就直接丟了直球「歌姬妳在哪?今天的任務太容易了,提早收工了」他很得意的說,彷彿什麼都難不倒他。

 

「我人在東京車站裡面」

 

「好!那我馬上去外面等妳,很快」電話另一頭早已傳來嘟嘟嘟...聲響,都不等人把話說完。

 

「這傢伙....」歌姬望著被他掛斷的手機畫面。

 

 

 

 

她才剛過剪票口,五條就發現歌姬身上異樣的狀況「這是怎麼搞的...?」

 

「就...不小心被撞了一下,一些小擦傷,不過沒有大礙」她伸出她的手掌讓五條看了看。

 

「我看妳走路都有困難了,還有哪裡受傷?」

 

「膝蓋...

 

「我看看」五條二話不說就搶走歌姬的隨身行李跟已經被毀差不多一半的八橋餅,他小心翼翼將她褲管捲至膝蓋上。

 

「我沒事的!」歌姬輕推了五條的肩上,她發覺經過的行人,都會不時的瞄向這裡一眼,讓她覺得有點尷尬,「五條,大家都在看」此話說完,五條不經她同意將她公主抱了起來。

 

「臭傢伙,放我下來」歌姬不斷掙扎著用力拍打著他的胸口。

 

「這沒什麼好害羞的阿~歌姬,上次都在大街上發酒瘋了」五條露出竊喜的微笑。

 

「發酒瘋,上次?那我有做了什麼或說了什麼嗎?」歌姬緊張的抓了五條的衣領。

 

歌姬絞盡腦汁回想,依舊什麼印象也沒有,甚至連個斷片都沒。

 

「是有說了那麼一點,如果歌姬在坦率一點就好了」

 

「唔....」到底是說了什麼來著?

 

「求你放我下來」她幾乎都忘記膝蓋在疼這件事,都快羞死了,盡可能的埋首於五條的頸肩。

 

「我拒絕」男人低頭望著底下的人兒,真可愛。

 

歌姬已放棄掙扎任由他擺布,一路上都還是很介意路人的側目,他卻一臉享受其中,真羨慕他做任何事都不怕別人的眼光無拘無束。

 

話說,這個角度好像能隱隱約約看見在太陽眼鏡底下那對漂亮的白色睫毛,歌姬視線緊盯著想再仔細看五條的青藍色的六眼。

 

五條發現底下的人兒目不轉睛盯著他看。

 

「上次歌姬酒醉的時候對我說了,很討厭我」五條主動提起上次發生的事。

 

「唔...我不意外,本來就很討厭你」

 

「但是....

 

「但是什麼?」

 

「但是歌姬很討厭我,卻又很在乎我?!」歌姬面露出尷尬的表情,難道在她失去意識的時候都全盤道出了?!

 

正當她在腦子已經閃過千百萬個解釋的理由的時候,五條又接著說道「那個阿~因為歌姬對我說是我逼妳玩的,後來就自己跑去反省了」五條毫無顧忌說了出來。

 

「就這樣?」歌姬眨了眨她的黑眸頓時鬆了心中的大石。

 

「就那樣」五條直爽的回應著。

 

「歌姬真可愛」

 

「不然歌姬認為是什麼?」

 

「呃...那時候....想說你是不是生氣了?!還以為...你不會在和我說話」當下任誰都會覺得他很反常,這種疑問很正常吧!

 

「哈!怎麼可能,問題根本就不在於歌姬阿!話說....」五條挑著一邊的眉,「沒想到歌姬對我這麼用心!」

 

「才.....才沒有」歌姬臉紅的否認將臉撇向一旁,他臉上的喜悅藏不住。

 

不知不覺就到五條家了,他小心翼翼將歌姬輕放,直到她站穩住腳。

五條家放眼望去很整齊,看不出有一絲灰塵的地方,這種隨心所欲個性的人卻對家務很擅長。

 

「等等我去拿醫藥箱」五條下意識想將歌姬再度公主抱,卻被歌姬制止了「等等,短距離我可以的,你先去!」歌姬攙扶著牆壁緩慢步行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五條手上拿著醫藥箱,從另外一個房間走了出來,而歌姬早已坐在沙發上等他「來吧!有點痛要忍耐」

 

五條強行抱起歌姬纖細柔軟的身子,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他寬厚的臂膀從歌姬身後繞過,原來男人是這個樣子的阿!又看看自己的顯得她好像很嬌小,也很難得看見眼前的光景,他就像是另外一個人,五條認真嚴肅的表情,好像被他細心呵護在手掌心般。

 

「痛嗎?」五條問。

 

歌姬搖搖頭。

 

「歌姬需要名目嗎?」一邊問,一邊熟練地消毒處理她的傷口。

 

「什麼名目?」歌姬疑惑道。

 

「像是一般女人不是都會需要一些言語上的儀式?我們交往吧?在一起吧?之類的」

 

「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五條這傢伙真虧他能用很一般的語氣說著。

 

「也沒為什麼,就突然想知道妳的想法,也純粹只是想在多觸碰歌姬一點」男人沒有絲毫開玩笑之意,難得露出那麼嚴肅的表情。

 

不過...五條現在是在要給她名目?顧慮她的心情?所以他心中是認定我們之間的關係,雖然她也沒很認真地想過這個問題,她一直覺得他們像現在這樣也挺好的,比起男女朋友這些表面上的定義,在她心中,她對他的信任感都已經超越了這世間所謂的男女朋友。

 

其實我們心中都早就不約而同清楚知道對方存在的意義,彼此也都很了解對方,很有默契,只是我們都沒有特意去說明白,因為兩個人的相處實際情形,真的遠大於表面所謂的男女朋友 ,正是因為他,今天如果是其他人恐怕也很難做到。

 

 

 

 

 

 

歌姬低首將她柔軟的唇瓣輕輕點綴在五條的唇上,「這樣呢?」五條有些驚訝,就連她自己也有些驚訝,睜開眼想看他的反應時,第一次看到五條臉上居然泛起紅暈,害羞的將視線瞥向一旁的他,此時此刻難得的光景她不自覺望著五條望的入迷。

 

因為五條的墨鏡太礙事,她將他的墨鏡給摘下,她終於看清楚五條清澈的六眼,歌姬雙手捧起五條的臉,他驚訝地話語卡在了喉間,藍眸視線和她的黑眸對上,在她眼中他第一次表現出那麼有趣的表情,不禁讓歌姬想再來一次。

 

歌姬又再次低首柔唇又再次覆蓋在他的唇上,但這次不是只有輕輕的點綴而已,而是更深更有韻味,有些大膽卻又不失溫柔,雙方的氣息交雜在一起,彼此有默契的接吻是很美好的,直至唇舌分離那一刻。

 

「歌姬,妳這是在玩火嗎?」五條漾起壞笑,笑著她的可愛。

 

等等,她都忘了現在還待在五條的腿上,她感受到五條的大掌在她腰間施了一股力道讓她更貼近五條,忽然意識到情況不對,正要開口。「等.....我唔...

 

才剛開口就被五條的唇賭上了,這次換他進攻,五條的氣勢更加的兇猛、侵略,在她口中肆無忌憚的感受她口中的美好,她無法阻止他而淪陷在這樣的一個吻中,卻也沒有想要反抗。

 

此時此刻主導權都變成在他的手中,舌頭敲開她的貝齒,他更加深了吻的重量,在口中纏綿著想要嚐光她所有的味道。

 

「唔....」歌姬輕拍了五條的臂膀,她被他弄得都快沒辦法好好呼吸。

 

他些心滿意足的停下,歌姬全身癱軟的靠在他身上,見她羞澀神情嬌喘的樣子,好可愛。

 

「下次再這樣玩火,就不會放過歌姬了哦~」五條開心壞笑著。

 

歌姬臉上紅暈還未散去,拚了命的點頭,原本純粹的抱著想捉弄五條的心情,想在多看看他有什麼表情,她根本忘記他本身就是男人這件事,他五官眉目分明,水藍色的眼眸散發著濃濃暖意,美的讓人驚心,修長的身子完美的身材比例,屬於男人寬厚結實的臂膀,他的大掌還貼附在她的腰間尚未離去。

 

眼前的這個男人突然在她的世界裡改觀了,完全意識到自己的心意後,視線顯得有些慌亂的不敢跟五條對視,她回想起來,自己確實是在玩火阿!

 

「沒想到歌姬那麼喜歡我」五條喃喃自語道,此時此刻心情是很愉悅的。

 

五條能感受到在他身上的人兒繃著身子,想緩解一下氣氛。

 

「話說,這個是要給我的吧?」五條拾起桌上被壓過的八橋餅禮盒輕放置在歌姬的大腿上,外包裝俐落的層層拆開,打開仔細瞧了瞧,好像也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糟有部分看起來是體無完膚,但有些部分還算完整,五條從中取了一個還算完整的八橋餅嚐了一口。

 

正想阻止他的歌姬,「阿......其實....不用勉強也沒關係的」歌姬洩氣懊惱地說著,雖然感到不好意思,但自己的心意被某人珍視著有些感動。

 

「還是很好吃呢!」他說道。

 

「謝謝你..」她就是喜歡他這樣的地方。

 

五條對她漾起一抹微笑,他愛吃的甜點壞了,或是怎樣都無所謂,對他來說只是一種藉口而已,而是他喜歡的女人現在能在身邊,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禮物了,恩恩~。

 

訪客 2022-07-19 11:28:32

💰小本金小獲利小確幸💰

最近還新推出遊戲項目🎰
新加入會員 儲1000即送1000💰
趕緊點擊下方連結⬇️⬇️
加LINE諮詢:@222ctydr
https://www.gbet123.com

不怕你來問 只怕你不來❤️
優質活動🎡誠信出金💰
💄百家💄體育💄電子機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