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8 16:15:10甜丁

【烏織】離不開  第九章



  死神同人:烏織 不喜誤入






龍貴不經意提到,烏爾奇奧拉時常去醫院探望我,然而我卻渾然不知,這是一定的,我失去了某部分的記憶,關於他,聽完之後我也不知道我該說些什麼,但由於失去烏爾奇奧拉的記憶也許是真的,說真的我現在還是抱持著不敢置信的情,更或者說是我要從何相信,我跟烏爾奇奧拉之間好像有著非與常人的關係牽絆著,只有關於他的事一點記憶的殘影也沒有,而烏爾奇奧拉也沒有和我提起醫院這段過去,這也滿像他的作風的,雖然他給人一種難以靠近的距離感,卻常常一個人承受著所有事情,或是在背後為誰默默付出。



那種感覺就像今天我和誰見了面,然後到了隔天見面卻又被忘記了,就這樣日復一日努力嘗試著等待著總有一天會被記得的心情般,對於烏爾齊奧拉先生是多麼的煎熬阿?




龍貴也許也很好奇吧!怎麼突然多出了一個不認識的傢伙時常出現在我的病房,也許烏爾齊奧拉和龍貴時常碰到面,我想他們兩個也太會有說話的機會,以烏爾齊奧拉的個性來說,龍貴也說道聽說烏爾奇奧拉在我出院之後就也沒再出現了,這個聽說?聽誰說?聽大家?大我想大家也覺得沒必要提起,其實都看在眼裡?畢竟我什麼都不記得,就算大家對我說了,我大概也不會去相信。



在我腦袋裡隨時都會抹去他的記憶,就算他在如何努力想要和我建立一段新的關係,但是現在讓我不解的是如果照著他們說的話去推想,照理說烏爾奇奧拉現在應該是被我當成陌生人才是,跟他相處的這幾天應該每一天都會變成跟他重新開始的最初。



難道這有什麼遊戲規則?或者是哪裡起了微妙的變化改變了這一切?毫無頭緒。



總之龍貴還是非常擔心我讓一個男人待在我家,畢竟我也是一個女生,龍貴就像一個大媽一樣在我耳邊碎碎念著,我能理解她的擔心,但我相信我不會有事的,而且烏爾奇奧拉沒有居住地也許收留他是正確的選擇,只是讓龍貴刷了一把冷汗。



我和龍貴在道場的大門口道別時她說她還有一些事要處理所以不能陪我一起回家,在離去還不忘叮嚀我『小心一點,注意安全,保護自己』之類的.....發生事情記得打電話給她,或是隨時可以去她家,隨時為我打開大門,我很高興我有龍貴這樣如此細心般照顧我的朋友。



我發出只有我聽得見的音量哼著歌,我今天選擇繞路回家,平時回家的路上有一條小捷徑,因為想在整理更多思緒,走過了好幾條街,在不遠處有一個人佇立在街道的中央,那一頭水藍的頭髮在陽光底下隔外顯眼,但是卻好像沒有人看的見他似的,身穿著白色異服,這很明顯不是普通人換穿的衣服,我依舊緩緩踏著步伐,直到我能能夠分辨出那人的臉孔的距離時,我卻考慮著我是否該冷靜的掉頭,天那!那個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葛利姆喬......」織姬驚恐地瞪大眼睛,低語咕噥著佇立在前方不遠處的那個人,帶著一頭水藍色頭髮身穿白色的異服,右臉頰的殘餘面具呈現排列齒狀。



路人紛紛與他擦身而過,唯獨我看的見葛利姆喬,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現世,他想要做什麼?他為什麼要站在那邊,是在等我嗎?因為就連他的視線也貌似正往我這個方向凝視著,就算我跟他還有離一段距離,但是我很清楚他所注視的方向,不會錯的應該是在等我,我一邊推測一邊將腳步放慢,為的是不想那麼快就與葛利母橋正面面對。



這讓我不禁覺得有點害怕,於是當我決定掉頭的那一瞬間葛利母橋忽然瞬間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不禁打了個寒顫,我看的見他胸前裸露的胸膛,視線往下瞥也能清晰看到他腹部的虛洞,就是不敢抬頭和他的視線正面對焦,全身緊繃甚至動也不動的揪緊神經站在他面前。



「不用那麼緊張,我只是來確認一些事」我聽見葛利姆喬用著很一般的語氣道著,我順勢地抬頭,對上葛利姆喬許久不見的水藍色雙眼,他清晰的臉孔印在我眼前,他剛剛說他來確認一些事,是什麼事需要他當面來問我?



經過了很久的時間,與葛利姆喬許久不見他所散發的氛圍好像變得溫和了,使我對他害怕的感覺有稍微減緩了。



「烏爾奇奧拉最近過得怎麼樣?」原來葛利姆喬也知道烏爾齊奧拉在我這,既然他都這樣問了,他和烏爾齊奧拉以前感情很好嗎?因為葛利姆喬不像是會過問別人別人最近過得好不好的那種人,至少依我的對他的個性了解,這樣的相逢讓我覺得有點詭譎,以前明明就還是敵人,現在卻能擁有現在的和平,畢竟當時大家都是被藍染利用的一顆棋子罷了,大家全是受害者,既一個破面-烏爾齊奧拉出現之後葛利姆喬出現我也變得不意外了。



「他最近....他就和平常一樣沉默寡言,我想算是過得好吧」他不缺衣食穿住,我想普普通通的過生活算是好了,以前像這樣一般正常的談話根本在我跟葛利姆喬之間是不可能發生的事,老實說還挺不習慣的。



「你怎麼來現世?發生什麼事了嗎?阿...葛利姆喬我們到稍微沒有人的地方去談好不好?」我突然覺得路人都紛紛用異樣的眼光看我,顯然在他們眼裡我像是在對著空氣說話,我突然意識到這點讓我變得有點扭扭捏捏,葛利姆喬瞬間臉垮下一臉無奈,只靠著單手的力量順勢抱起我的腰將我扛在他的右肩上,葛利姆喬這讓人驚奇的舉動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葛利姆喬將靈壓集中在腳下使用響轉,下一秒我們就在空中快速移動了,「葛利姆喬拜託你也是先告知一下」我有點惱怒的輕拍打葛利姆喬的背部




「麻煩的女人」葛利姆喬冷冷地回道。









《續》





後記:

上次過年在家無聊,只好打一下GAME【精靈樂章】,好懷念噢,懷念以前都跟高中同學一起玩

現在不是上班,就是大家早就都各自分開了  xDDD

打怪打得無聊了,就隨便拍一張,哈


sai_faust 2016-07-17 21:53:50

天阿,太好看了呀,小烏真的是默默守護的騎士啊,都自己暗自承受一切,我都要哭了我,請一定要繼續寫下去啊,支持你,支持烏織( ´▽` )ノ

版主回應
好哦~甜丁我也非常喜歡烏織配 :D 2016-07-18 19:33:11
Ring 2016-05-17 11:23:26

很喜歡您寫的烏織ww期待有後續噢/////

版主回應
謝謝大大喜歡^^
有時間會努力生出文章的:(
2016-05-19 17:4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