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4 03:40:44甜丁

【烏織】離不開  第八章

  死神同人:烏織 不喜誤入
微更時間:20170626

清晨的陽光巧巧從東邊升起,慢慢照亮房子各角落,鳥兒早已在碧蘭的天空翱翔,從外頭照射近來的光線能夠清楚看見灰塵四處飄散。

 

烏爾奇奧拉從沙發上起身走向人類的衛浴間,注視鏡子自己穿著義骸的模樣,伸手摸著鎖骨下方的虛洞,沒有了。

 

人類……

 

他清楚知道他不是

 

他是虛

 

沒有心的虛

 

只是穿著人類的軀殼罷了。

 

明明是虛無為何還會存在,烏爾奇奧拉觸摸著鏡中的自己。

 

剛從房間裡醒來的織姬見狀,烏爾奇奧拉沒發覺她在看他,烏爾奇奧拉先生露出孤獨的表情,憂鬱的神情彷彿會把人吸入深淵,下一秒她裝做一副剛才都沒看見的樣子「啊勒──,烏爾奇奧拉先生原來在這裡啊」織姬假裝又驚又喜的,給烏爾奇奧拉一抹燦笑,本來剛剛睡醒經過客廳沒見到人,以為他又跟上次一樣一聲都不說就走了,結果原來在衛浴室。

 

烏爾奇奧拉剛剛想事情想的好專注,就連她在身後也沒察覺,在想什麼呢?他甚至有那麼一點想知道,不過我想這還不是時候。

 

烏爾奇奧拉還是保持他不多話的風格,側頭漠視著站在門外的女人。

 

「呵,此地不宜久留哦!該換我喽」織姬繞到他背後雙掌貼在烏爾奇奧拉背部輕推著他走出浴室,她從裡面關上門不一會兒們又被打開了,小腦袋瓜兒探出頭來對烏爾奇奧拉調皮的嘻笑隨之又關上了。

 

烏爾奇奧拉有種想要會心一笑的心情,還好現在他並不是一個人,甚至從來沒想過還會有另外一個人的聲音在自己身旁。

 

祖母綠的眼眸依舊沒有停止他腦中的思考,這幾天不停的在反覆想著同一件事。

 

不懂為何如此執著此事,知道自己將會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那一瞬間,好像突然才覺悟自己該把握眼前的女人,個性單純善良就像沒被染黑的白紙一樣,我一直以為我不再對任何事趕到興趣或是動心,沒有任何喜歡的東西,沒有任何討厭的東西,如此空洞般的心情。

這個女人讓我覺得有趣,能用有趣這詞來解釋嗎?這也許有點奇怪。

 

總之他被她賦予生命了,這代表什麼?

 

現在是為了什麼出現在她面前對於失去記憶的她,報答嗎?感謝嗎?其實他不這麼做也沒關係的阿,只是純粹的想和她一起,只要是她,他什麼都可以為她而做,那她呢?

 

在烏爾奇奧拉還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時被女人的聲音給打斷了,「慘了慘了!!!」女人慌慌張張的從衛浴室衝出看著掛在牆上的鬧鐘指針在十點鐘的位置,嘴裡還含著牙刷含糊不清的說話,因為講話還流出少許的牙膏泡沫的,察覺到泡沫快流出的織姬立刻用手拭去。

 

烏爾奇奧拉則是冷靜的坐在客廳上的沙發上看著一大早就不知道在忙什麼的她,看她慌亂的衝回洗手間,又跑回她自己的房間下一秒開門她竟然已經換好外出衣了,這應該能夠列入金氏世界紀錄之一吧?

 

織姬再度進入洗手間,纖細潔白的手指在髮絲間來回撥弄著,因為趕時間織姬想用最快的方式讓自己的頭髮看起來整齊一些,一邊對著做在客廳的烏爾奇奧拉說著「烏爾奇奧拉先生我大概下午兩、三點會回來,我忘記今天我跟龍貴有約現在已經遲到了,我要被她揍了啦」剛剛回房間她順手起手機檢查有沒有龍貴的來電,一看二十幾通未接來電,她在心中吶喊著她不是故意的啊啊啊──順便做好心理準備被挨罵的可能性。

 

摁摁!比起剛剛的凌亂現在感覺好多了,織姬看著鏡中的自己,感覺萬事OK了!「烏爾奇奧拉那我要出門了」織姬慌亂的從洗手間走出就直接往大門的方向走,快速抓起放在鞋櫃上的一把鑰匙,烏爾奇奧拉聽見織姬正在努力核對鑰匙孔的聲音,之後"砰"的就出門了。

 

過了三秒又聽見從大門方向發出的開鎖聲,烏爾奇奧拉心想:「這女人又怎麼了?」之後只見她快速步行開了自己的房間門,就連看他一眼也沒有,出來之後她的身上多了一個卡吉色的隨身側間小包,織姬望著烏爾奇奧拉傻傻笑說:「哈哈!怎麼會忘記呢」織姬輕拉著包包的側帶示意她忘記帶的東西。

 

「阿!對了,你有想要吃什麼嗎?」織姬問著                         

 

「我想……沒有吧」

 

「恩?是麻?好吧!那我就先出門哦」又聽見大門"砰"的一聲,這次她是真的出門了,有那麼一刻烏爾奇奧拉希望大門再度被打開。

 

 

 

 

 

 

 

 

 

 

「龍貴、龍貴,真是抱歉我睡過頭了」一路上從家裡跑了過來真的有點累,汗珠都從額頭上冒出來了,今天又剛好是個大晴天。

 

「傻瓜!現在都幾點了,妳已經遲到了30分鐘,不對!正確來說應該是30分鐘又37秒」龍貴舉起手腕看的手錶上的時間,因為遲到那37秒也變得斤斤計較,眼神瞬間犀利盯著一旁氣喘噓噓的織姬。

 

「對不起,對不起」織姬對於自己的遲到感到抱歉。

 

我們時常這樣約出來一起鍛鍊空手道,也可以當做是運動吧!其實我本身事完全不會空手道,在中學時也是被龍貴訓練出來的,她總是告訴我要自我保護,因為在中學我常常受到欺負,所以從以前龍貴就對我真的很好很好總是保護著我,現在依然是,空手道也算是在那時候被逼著學的吧,哈!

 

我們去道場的路上聊了很多我們最近彼此的近況,聊到了大家、聊到了哪間餐廳好吃、聊到了以後想去的地方、和龍貴在一起總是有好多講不完的事情,到了空手道場一個足以容納大約5、60人的場地的空間,然後進了更衣室換上了空手道服,這裡不只我們還有其他人也都正在練習著,整個空手道場充滿著正在對打的吆喝聲,還有腳背踢打在護具上的聲音,就這樣我和龍貴練習了將近2個小時之多終於結束了。

 

我疲憊的坐在地板上,龍貴則是大喇喇的躺在地板上,畢竟場地上還有一層墊子,所以不會直接觸碰到地板的冰冷,「我去販賣機買水」本來平躺在地板上突然坐起身子,空手道場外有一台販賣機龍貴朝著那個方向走去,過沒多久她拿著罐裝冰水從背後朝著我的臉頰貼上去感覺全身都被冰鎮了。

 

「好冰阿~」我大口大口喝著,享受著從口入喉的那股冰涼襲上全身。

 

「阿!對了,織姬只是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對妳說,說了應該也無仿也許妳也忘記也說不定」龍貴已很平常的語氣對我說著,而我也只是像往常一樣聽著一邊將手中的瓶蓋朝著礦泉水的瓶口蓋上。

 

「妳記得在妳住院期的期間有一個人都一直來探望妳嗎?雖然不是每天但我知道他還滿常去的」

 

「一位很常去探望我的人?,龍貴妳是再說妳自己嗎?或者是一護他們?」我帶點開玩笑的語氣對龍貴說著,我想龍貴一定又想說什麼了,有點像是在暗喻自己?常來探望我的人也就一護、茶渡、石田就大概這樣而已吧?看龍貴的表情好像下一句也不是要說自己是最常去的那位的感覺。

 

「都不是,是一位叫烏爾拉…拉…拉奇奧?烏奧奇……爾拉?烏爾爾…拉,反正就是烏什麼的」龍貴對於有點難念的名子感到不耐煩。

 

只是當下一聽到這個名子的我瞬間讓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有瞪大眼睛的份而已「誒?龍貴妳在說什麼?」讓我說出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真的在問龍貴妳在說什麼?而是烏爾奇奧拉本人就在我家而我也沒有忘記他,烏爾奇奧拉甚至沒跟我提及過去醫院探望我這件事,我只知道有關於他的一切的記憶都失去了,就只是這樣而已。

 

「看吧!妳果然什麼事都不記得了」

 

「妳在說烏爾奇奧拉嗎?」

 

「誒?妳還記得是嗎?」龍貴吃驚的說道

 

「不是的,我是真的完全對他有來過醫院這件事一點記憶也沒有,但是他現在人就在我家」龍貴聽到後面那句話差點想昏厥過去。

 

「蛤?什麼?妳說那個烏…爾…什麼的,現在就在妳家?他什麼時候去的?妳怎麼會讓他在妳家?他沒有對妳怎樣吧?」總覺得龍貴比起我更來的驚訝。

 

「沒事,我沒事,他也沒有對我怎樣」試著讓龍貴放下擔心的情緒。

 

「聽說自從妳出院之後他就在也沒有出現過了」

 

 《續》

後記:

嘿嘿嘿!過年的春假也終於就這樣過去了,好不捨阿!還想在家裡耍廢xDDD

今年的過年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發生,和朋友唱唱卡拉OK、吃飯、家庭聚餐,大致就這樣

不過最近有在YOUTU上看到幾則影片,是遠傳電信拍攝的好好說系列

不是每個人,但也許你就是其中一個

越是跟你越親近的人,越容易因為無心的一句話造成別人的傷害

無論是朋友或是家人

適時的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 是必要的

【遠傳電信【開口說愛 讓愛遠傳】2015好好說系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MpK6Il9Qoo&index=1&list=PLs76tvbQgNDW17iYcRDSninbK1Qr5IPuV 

看完之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老實說影片講電話的那些人就像是在講我

有時候我是挺沒耐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