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克魯茲 贊助
2022-05-24 20:55:17Katle and Joe

詩人華格納


參考佈景:唐豪瑟,瓦爾堡的鄉野

摘錄一段富特文格勒《華格納事件》一文中的片段:

「華格納是詩人,不論他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不論它運用的媒介多麼變化多端,他都保持著『詩人』本質。他作曲時是詩人——即使他外加舞台指示時依舊是詩人。他所獲致最為驚人的詩意效果是《唐豪瑟》的第一幕,正當唐豪瑟祈求聖母瑪利亞時,維納斯宮廷消失代之浮現瓦爾堡四周的鄉野景色。這時候的音樂很難記住——牧羊童哼著無足輕重的調子,被英國號毫無特色的間奏曲打斷。舞台上的佈景居然是由紙板和帆布組成的。但是看起來卻像是我們從未見過的五月早晨,彷彿上帝的世界從來不曾此光輝燦爛。其原因是心理上的:我們經由唐豪瑟的無意識體驗了這個場景。而他的呼喊『感謝祢,全能者,祢奇妙的恩典真偉大!』必然是所有文學中最偉大的時刻之一。這位能夠製造如此效果的人,除了『詩人』,我們還能給他什麼稱呼?甚至在這裡,我們的注意焦點不是詩歌,也不是音樂,而是一個簡單的場景變換!」

富老所描寫的效果,不就是電影鏡頭(場景)轉換的剪接效果!

華格納的歌劇集音樂、戲劇、舞台、佈景、音響效果之大成,它的下一步就是擬真電影的出現。
而富特文格勒能由場景轉換體驗到其中的詩意,可見他審美心思的開放和敏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