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用品日本直送不限金額3%優惠 贊助
2020-06-04 22:52:09J.B. 丸子

[鬼怪]竟然被她逃了?! 47

今天恩倬接到一通電話後,就非常興奮。

先前很多朋友都想要來探望她,可是都被恩倬一一用簡訊婉拒了...

 

因為...總不能讓他們看到她現在正跟一個沒有人認識的男人同居吧?!

所以她才想要和他們約在外面見面。

但,因為金侁的關係,拖到現在連一個人都沒法見著。

 

不過經過上次智星獻給她的計謀,讓她有了值得一試的方法。

而且,今天這通電話就代表著一個機會,說什麼都要排除萬難偷溜出去。

 

好,作戰開始。

 

恩倬跑去跟金侁說電視台的同事臨時有要緊的事情想要跟她討論,所以想請他陪她一起去電視台。

 

金侁雖然百般不願意,但畢竟是恩倬的工作,而恩倬也跟他再三保證不會逗留太久,所以終究還是心軟陪著她一起到了電視台。

 

一到電視台後恩倬先請金侁坐在一旁,她則是找金PD去談事情。

談了一會,她就跟他說可以回家了。

但才走一點路,她就突然跟他說她肚子有點不舒服想去廁所。

 

於是金侁就站在外面等著她。

這一等就等了半個小時。

 

這時金侁才覺得有點不對勁,他想,該不會池恩倬昏倒在廁所裡面了吧?

他也不管是不是女生廁所,馬上衝了進去一直喊著恩倬的名字。

 

"池恩倬...池恩倬! 妳在哪一間?!"金侁著急地一間一間敲門。

結果只有一個女生驚恐的從裡面走了出來,其他間都是空的。

 

她不見了?!

 

該死!

什麼時候讓她溜出來的?

 

金侁努力回想當時。

 

等待的中間的確有幾個人進去過,但他也沒仔細看有誰。

池恩倬該不會就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混在那幾個人裡面出來的?

 

她肯定是變裝了!

太大意了,沒想到這丫頭會使出這一招。

 

金侁馬上追了出去。

 

變裝後的恩倬坐上計程車後喘了一口氣,接著開心的笑了出來。

 

"Yes! 計畫成功!"

她跟司機說著目的地的名稱,然後傳了封訊息給邀約的朋友。

 

看著窗外景色的她心情快樂的不得了,難得呼吸自由的空氣讓她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

雖然有點對不起大叔就是了... …

 

為了不讓他找她找到抓狂,然後又會幹一些蠢事搞得天下大亂,所以她還是很有禮貌的傳了訊息跟金侁說:

 

"大叔,不好意思~跟你請個半天假,因為我實在快要悶壞了。晚上跟朋友吃完晚餐之後我會乖乖回家的,Bye~"

 

打完訊息送出後,恩倬就打定主意不再接金侁的電話,於是把手機轉為震動。

開始享受短暫的偷閒時刻。




這丫頭不接我電話... …

金侁站在門口不停打著恩倬的手機。

 

哇...真的是頭一次,頭一次被一個丫頭耍得團團轉!

怎麼就沒想到她會使出計謀呢?

 

金侁懊惱的不知該從何去找她。

正當他要繼續打電話的時候,他收到了恩倬傳來的訊息。

 

吃飯?

跟誰去吃晚餐?

就這麼嫌棄我跟去嗎?!

 

金侁抬頭望向了遠處,啞然失笑。

這還是第一次被恩倬丟下...

 

遠方的雲層漸漸地堆積起來,伴隨著雷聲,似乎即將要下起雨來。

 


"這丫頭到底要在外頭鬼混多久?"金侁焦慮地在家裡走來走去,不時觀望門口,也不時拿出手機來看。

 

都快要十點了,她竟然一點消息都沒有。

難道她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才剛剛恢復沒多久嗎?

萬一又出什麼事情該怎麼辦?

 

在家裡等待的期間,金侁也打過電話給劉會長、金秘書和智星問過恩倬是否有與他們聯繫過,或是有沒有跟他們說過她要去哪裡,但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就只差沒一一的打電話給她朋友確認了...

 

冷靜...冷靜...

我要冷靜...

 

金侁深吸了一口氣。

最後還是放棄。

 

他抓了一件大衣就要走出門去找恩倬。

這時手機響了。

 

是恩倬打來的。

 

"呀!妳這丫頭到底在哪裡?怎麼這麼晚都還沒回家!"金侁就像家裡的媽媽一樣,劈頭就是擔心的責備。

 

"請問...你是恩倬的叔叔嗎?" 話筒的另一頭是一個男生的聲音。

金侁愣了一下,隨即劈頭就問:"你是誰?為什麼拿著池恩倬的手機?"

"喔...我是她的朋友,她現在和我在一間烤肉店,只不過...有點問題..."

"什麼問題?!"

"她喝醉了...我不知道她家住哪裡,可以請您來接她回去嗎?"

 

這丫頭竟然給我喝醉了?

而且還是在男生面前?!

 

"你在哪裡?給我等著,我等等就到。"金侁問了地點後,二話不說穿了外衣後就立刻打開大門衝出去。

 


到了烤肉店後,金侁立刻看到坐在角落裡的兩個人。

一個是剛剛打電話的男生,另一個則是趴在桌上的恩倬。

 

看到金侁靠近他們,那個男生立刻很有禮貌的起身向他打招呼。

"您是恩倬的叔叔吧?您好,我是恩倬的朋友,我叫崔泰成。"

金侁看了他一眼,冷冷地回應:"我不是她叔叔。"

 

這傢伙就是照片裡的泰成。

池恩倬不讓我跟來的原因,該不會就是為了要跟這傢伙私會吧?

 

"嗯?剛剛在電話裡不是您跟我通話的嗎?"泰成滿臉疑惑。

"沒錯,剛剛是我。"

"而且恩倬的手機上面顯示這個..." 泰成拿出恩倬的手機畫面給金侁看。

 

"缺新娘的鬼怪大叔"

 

"我以為您是恩倬的叔叔,只是綽號叫鬼怪...然後還缺..."泰成不敢繼續說下去。

 

因為現在金侁瞪他的眼神像是可以馬上舉劍把他給砍了。

"我是這傢伙的男朋友,你最好說話小心一點。"

 

男...男朋友?

喔~原來就是他啊。

泰成上下打量了一下金侁。

 

這時原本趴在桌上的恩倬突然迷迷濛濛的爬了起來。

她看著泰成吆喝的說要繼續喝繼續聊天,結果只見泰成對著她直搖頭。

 

"池恩倬,妳該回家了。"一個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恩倬聽到聲音,轉身靠近一看。

"耶?大叔你也來啦?"她開心的抱住金侁蹭來蹭去。"一起來陪我喝嘛~今天難得這麼高興。"

 

金侁第一次看見池恩倬喝醉酒的樣子。

跟平常跟他鬥嘴的模樣實在是差很多,竟然如此可愛一百倍!

 

"不喝了,我們現在回家。"金侁說完就要拉著恩倬回家。

可是恩倬坐在位置上一直耍賴不肯離開。

"我~不~要,回去好無聊。我想要在這裡跟你們一起喝酒聊天。"

 

"恩倬,妳該回去了,時間也很晚了,我們改天還可以再約嘛。妳就跟著妳叔...男朋友回去嘛。"差點口誤的泰成立刻轉了回來。

 

恩倬瞬間沮喪的低著頭,嘟著嘴,不知道在喃喃自語什麼。

不過隨即就抬頭,笑著對泰成說:"你說的喔!下次記得還要叫上班長他們一起來喔!"

 

"嗯。"泰成對她笑了笑。

恩倬才靠著金侁站了起來。

 

金侁牽著恩倬正要走時,泰成出聲叫住了他。

 

"那個...我不知道這麼說好不好,不過有些事情我覺得您還是要知道比較好。"

金侁停了下來看著他。

看金侁不說話,泰成只好繼續說:"恩倬她...其實很喜歡您這個叔叔。只是,有的時候不知道該怎麼做會比較好?我想,您或許可以找個時間和她溝通一下,別把她逼太緊了。"

金侁的心揪了一下:"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我可是第一次看到恩倬說這麼多話呢...她今天會喝醉我也是嚇了一跳,可能真的承受了不少壓力吧。"

 

"希望您可以對她好一點。"泰成說了這句話。

"說完了嗎?"金侁聽完後不是很高興。

泰成頓了一下,"要是您不好好地對待她,下次我可是不會讓的喔。"他對金侁笑了一下,隨即換上隨時迎戰的表情。

 

金侁瞪了泰成一眼,警告意味濃厚的回了一句:

"最好不要隨便挑戰我。"

說完,他就扶著恩倬離開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