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31 17:30:25Essence

上岸

每當往正軌上走去,心底的恐慌便要發作一次。

這表示,我已離初時想像的那個自己越來越遠。

於是,那些辛勤獲取的他人認可的成就,構築為囚禁自我的牢籠。

 

後來,漸漸明白,沒有什麼是應然的自己,形貌與欲想不斷改變,怎能以涉世未深時天真期許的自己作為原點,而不斷地去衡量自己的偏離。

 

於是,我的地圖上多了很多參照,重要他人的期待成為游移時的座標。

我往一個又一個,自己不甚在意的目標前進,完成後,check the box,然後繼續前進。

這樣的前進看似積極進取,但在背後推動的卻是一種聊備一格的生命情調。

這些年,我學會了品嚐過渡期,也漸能駕馭這種等待中的狀態。

感謝自己能有這麼長的時間處於無所事事的狀態,雖無法對人說明,也有難以啟齒的經驗,但多數的時刻裡,我是感激這樣的停頓的。

 

充滿不確定性,但同時也富含可能性。

直到跳進下一個窟窿之前,我是自由的,是變動的,是可以往任何地方前去的。

 

然而,結了婚,一腳踩進軟泥中。

初始的陷落並不明顯,但孩子出生後,半個身體都已陷入泥中。

這樣的泥淖,還算是幸福,只陷進了半個身體,尚能順暢呼吸。

 

在溫水中的青蛙,是不是也是這樣想的。

只是有點熱,好像有點熱,比剛剛還熱一些,似乎又更熱了一點,等到他發現即將危及生命時,為時已晚。

 

婚姻,或者母職,不當是如此的。

但慣性會讓每個人成為溫水裡的青蛙,一點一點地加,一點一點地受,直至超出原初預設的負荷值時,已然掙脫不開。


明天是到新單位的第一天,面對多年來的尋職,現下看似走上了正軌,結束了流浪。

然則,便似在海上航行已久的船隻,航行途中是如此渴望、嚮往陸地,一旦要停靠了,反而心生膽怯。

猶疑著,那習於晃搖韻律的身體,會否在岸上將變得癱軟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