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8 02:37:57雜豆

隻字不提

 

我曾經答應過自己

要給自己過渡期。

到底要多長的過渡期,

要多久

才可以讓自己慢慢的退下來

才可以慢慢的把你遺忘呢?

 

我跟自己說:

「好吧, 開學前我一定要好過來。」

 

下個禮拜就開學了,

可我昨天晚上還在哭

 

看到我下個禮拜的日程表

都被我排得密密麻麻的

每天的上班

每天晚上的上課

就連我好喜歡的中秋節

學校都不放過我

周董的演唱會

跟家人, 朋友的聚餐

就連假期的外出跑步

全都被列入我的行程表裡面。

 

理性的我告訴自己:

「你的工作, 行程排得這麼多, 這麼密

  回家都累死了

  根本就沒時間再想那些不快事啊!

看是很好的安排,

可我忘了

回家, 從關門的一刻開始

我又回到獨處的時候。

我把愈來愈多的東西

往時間裡面倒

溢出來的

其實是寂寞。

 

最近在聽一首歌

關楚耀的<<隻字不提>>

一邊聽著

一邊看著歌詞

簡直是「催淚彈」一樣。

 

  

仍然能夠做好友
找個假日旅遊
從何時開始退後 你說
我是你的月球

如何遙遠地相愛
當你接近忘記
當你生在地上活得充滿自信
是我未配 即管放手

無人敢說那件事
明明可以磊落地 講故事
罪過都不過是愛 偏要被歧視
無人承認心裡那件事
蒙著雙眼繼續做錯事
逃避著我這根刺
未去珍惜罕有的偶遇
憑甚麼天真的你覺得 有下次

仍然嘗試避開我
總算愛著我吧
從何時溫馨變做客氣
最後變得沙啞

如何能夠受得了
准我繼續溶化
准我剖白寂寞內心千句萬句
甜言蜜語 不可以嗎

無人敢說那件事
明明可以磊落地 講故事
罪過都不過是愛 偏要被歧視
無人承認心裡那件事
蒙著雙眼繼續做錯事
逃避著我這根刺
未去珍惜罕有的偶遇
憑甚麼天真的你覺得 無人敢

無人敢說那件事
明明可以磊落地 講故事
地老天荒愛下去 可以極容易
無人承認心裡那件事
蒙著雙眼繼續做錯事
逃避著我這根刺
若我真的可以不記住
憑甚麼天真的你覺得 我願意

 

你有珍惜我們那次罕有的偶遇嗎?

這個世界很小, 我們就這樣遇見。

這個世界很大, 分開後就很難相見。

我想不會有下次了。

 

我們以後的對話

內容大概不會再提到之前的事吧

或許這麼說,

我們都不敢再提起

我們都不會彼此承認

或是不敢向對方承認那件事。

 

若我真的可以不記住,
憑甚麼天真的你覺得

我願意。

上一篇:過渡期

下一篇:過渡期可以結束了~!

(悄悄話) 2013-09-12 16:0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