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 Aygo X發表 贊助
2015-01-14 23:10:14迷域追夢人

民國時故宮文物南遷:耗時1年打包 - 護衛騎兵隨車跑



翻秦嶺,陷泥濘,落激流,遇轟炸……,民國二十年(1931)九月十八日,日本關東軍突襲瀋陽北大營;翌年進攻熱河,窺伺華北;1933年攻陷山海關。形勢告急,故宮博物院決定將館藏精品轉移,以避戰火浩劫。此後10多年,故宮的大批珍品文物在南下、西遷的大轉移途中,歷經了上萬公里的漫漫長途,遇到接踵而至難以想像的艱難險阻。

根據新華網報導,故宮南路『遷徙』負責人莊尚嚴的兒子莊靈先生的評價不無道理,說它是世界文物搬遷史上的奇蹟,絕不為過。


耗時一年整理包裝南遷文物
1932年秋,故宮人開始對轉移文物的挑選,最終選定的珍品包括書畫近9000幅,瓷器2.7萬餘件,銅器、銅鏡、銅印2600餘件,還有《四庫全書》等各種文獻。

以故宮轉移為題材的回憶錄《承載》的作者章劍華介紹說,『當時,故宮人光打包就花了大半年時間,一共打出13427箱。每件文物的包裝至少有4層:紙、棉花、稻草、木箱,有時候外面還套上個大鐵箱。這一步驟保證了運輸途中不論翻車、進水,損失都微乎其微。』

章劍華說,如此精密的打包工程,主要出自故宮人自己的摸索和試驗。『由於不放心,1.3萬多箱文物,幾乎都是由故宮裡的文物專家、老職工,包括當時的領導親自動手,每一件、每一箱都非常嚴密。』

待故宮人經過反復地空中落下試驗、確認無誤後,才在箱子外面打上當時政府和北平故宮博物院的封條,封條上記載著封存的年月。就這樣,從挑選『南遷品』到如此耗時地包裝完成,故宮人共花了近一年時間。


沿途護衛騎兵跟著火車猛跑
央視大型紀錄片《故宮》還原了當時文物離京的情景:1933年2月5日晚間,北平全城戒嚴,故宮博物院的13491箱文物從神武門廣場出發,由幾十輛板車輪流運往火車站。軍隊全城護送,沿途軍警林立,板車在熟悉的街道上行駛,街上空無一人,除了車子疾馳的轆轆聲之外,聽不到一點別的聲音……。

北京故宮博物院前院長鄭欣淼在《故宮文物南遷及其意義》仲介紹:這批浩大的故宮文物運出北平後,每節車廂都有軍警,火車經過的每個分段,地方都會派出軍力;一些路段還設有騎兵,沿路跟著火車跑。

隨5批文物一同離開北平、走完全程『南遷』路的,還有20位故宮人。包括馬衡、莊尚嚴、那志良等近10位故宮專家,還有一大批工人、眷屬。

當文物透過鐵路運至南方後,1933年2月和3月,專家組臨時決定,先把裝書畫的箱子運到上海保存。在上海,文物被放在相對安全的外國租界的兩個庫房裡,每個庫房都有法國或英國員警輔以大陸便衣守衛。來自北平的三個博物館——國立中央博物館、歷史博物館、故宮博物院的官方書籍和檔,直接被送往國民政府的首都南京。


外展歸來形勢險惡急需入川
正當故宮工作人員專注於文物南遷的時候,1932年年末,幾位英國收藏家開始籌劃在倫敦舉辦一次大型的大陸藝術展覽。1934年,大陸教育部同意了在倫敦舉辦大陸藝術國際展覽的提議,並成立專門的審查委員會,挑出最好的藝術品供英方選用。倫敦大陸藝術品展是大陸珍寶第一次在國外大規模的展出,這次展覽在其他國家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鄭欣淼曾著文透露,1936年4月8日,出展的80箱文物從倫敦安全返回大陸。這時,一場大災難正在中華大地上蔓延,迫使這些珍寶不得不再次轉移。於是,故宮管理委員會透過了一個方案,即分三路將文物(和政府一起)向西轉移到重慶和四川地區。三批南遷文物歷險記。

故宮文物南遷入川,是在兵荒馬亂的條件下進行的,途中遭遇了大雪封山、汽車翻覆、船隻遇難、敵機轟炸等種種險情,但整個過程中文物幾乎沒有損傷毀壞,也沒有遺失盜搶,令人嘆為觀止。


第一批 - 文物圖書館被炸飛
1937年8月14日,曾經運往倫敦展出的那80個鐵箱子,成了第一批被運出南京的文物中的一部分,這時還是在南京大屠殺發生之前,這批文物勉強逃過了被毀的命運。

第一批運出的文物沿長江水路到達漢口(武漢附近),然後用火車運到長沙。幾個月內,長沙也危險了,這些箱子又經廣西運至貴州——不久,長沙原來存放這些箱子的圖書館就被一顆炸彈夷為平地。

一年後,這批文物被運到了貴州安順附近的一個隱蔽的山洞裡。在這裡,此批文物度過了1938年到1947年間的漫長歲月。

『每到一地都是千難萬險。我還記得在去貴州的路上,烏江上有一座橋,下面是湍急的河流,中間是竹子與木板釘起來的橋,過橋時所有的人都要下車,讓車慢慢開過去,我們跟在後面,小心翼翼走過去。』當年主持故宮文物南遷工作的莊尚嚴之子莊靈,在央視紀錄片《故宮》裡如是說。


第二批 - 裝箱船被水沖到下游
同年11月初,第二批文物也在準備遷移。博物院的工作人員夜以繼日地工作著:裝箱、裝車、把9369個箱子運至碼頭。這一大批文物在11月20日至12月8日之間離開南京,幾天後,南京被攻陷。12月10日,9369箱文物透過輪船經長江被運至漢口;一天後,漢口的孔廟(文物箱件曾在這裡存放)被炸毀了。箱件繼續遷移,3月份到了宜昌。

文物不得不在宜昌停留幾個月等待河水上漲。到了秋天,文物繼續轉移,穿過險惡的長江三峽到達戰時首都重慶。隨後重慶也陷入危機。1939年春,這些國寶箱件又被裝上小木船再次遷移,部分船隻由纖夫用纜繩拉著在急流中前進,目的地是四川樂山的安谷鄉。

樂山地方誌記載,當時還發生了一個意外事故,有一根纖繩斷了,船體失去控制,裝滿國寶箱件的船隻連同船裡的工作人員一直被水沖到下游,慶幸的是並沒有太大的損失。這些文物箱件,是由搬運工扛著走完去往樂山的最後一段路程的。


第三批 - 剛到成都又奉命去峨眉
第三批文物從南京運出後,經陝西最後被運到四川,這是運送最艱難的一路。這批文物共7286箱,於1937年12月10日日軍攻陷南京前夕從南京出發,經陸路由火車運往徐州,接著在1938年1月到5月間又被裝進300輛卡車運到陝西漢中。

這條線是沿著秦嶺行進的,山間道路有時泥濘不堪,有時還會遭遇山崩。其間,一場大雪將整個運輸隊伍困在山間,沒有食物也沒有地方住,幸而後來救援隊趕到。運寶大隊在4月10日抵達四川,路上整整花了48天。

在去成都的路上,要經過許多交叉的渡口,滿裝古物箱件的船隻逆流而上,只能靠人力拉。文物在成都的儲存地點是東門的大慈寺。沒想到剛到成都,又一道命令下來了:要把國寶箱件再運到130多公里之外的峨眉山。 (大陸新聞中心/NOW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