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3 00:00:00小蟹子

黑白繪,真好玩!


    不曾選擇過「有勞保附退休金的安定生活,日子在讀書、寫字間跌宕起伏,隔些時發作一陣混亂。睡眠脫序時,讀小說,看電影,刻印,裁粗胚布寫毛筆字,有時夜半煎魚烤茶葉蛋,這些奇特的「嗜」好,像字形拆解後的預言,成為一種「精神飢餓」,「口」入而「日」「老」。

    隨著視力退化,精細的刻印,越做越粗糙;家裡也沒地方再隨意張貼大幅揮灑的粗胚紀事;夜暗亂吃,更是「危機四伏」,有一次在冰箱小包裝冷凍食物裡摸索了會,八寶芋泥竟然微波出朋友辣炒的小包蘿蔔乾,真是哭笑不得。

    幸好,去年又發現有趣的新遊戲,在「藝采畫室學畫。許修鵬老師戲稱我是「寫意派」,鉛筆畫不精確,算不上「素描」,只能稱是「遊戲」,打開I-pad,Key關鍵字Google圖檔,黑白繪,再寫個幾百字的短文隨筆。     月圓時想起台東的月光海,天遙海闊大暑日藉北極鋼琴家的融冰消暑;七夕時,睡在月光床上的舒寧小娃娃,描畫著星光、夜色,想像幾分銀燭秋光、天階如水。

    慢慢地,黑白繪轉型成嶄新的小日記。路過「榕樹下綿綿冰」,看牆面上簡淨的大圖輸出,擎天伸長的大榕樹,草色帶著光澤,回家後畫了張小畫,加上吹夜笛的「光之精靈」,星空,大樹、幽掩的螢光點點,就開展出美麗的靜夜派對;夏日將盡,先畫牡丹,鉛色極易抹開,這朵花搭那朵花,前景勾勒繁華,背景再襯殘荷,繼而抹出中遠景,而後用一兩線山水,朦朦朧朧地拉空遠景,把時間拉長了,多了點「六朝如夢鳥空啼」的滄桑。

    在日月潭渡假時,眺望煙水蒼茫,水平線曲曲折折,和常見的照片不一樣,在陽台簡單打了草稿,擇取場景、微縮比例,寫生,成為新遊戲。日月潭水域很忙,來來回回的船旅,切割著本來就波紋震顫的湖面,水痕凌亂,倏然聚合;旅程歸來,根據照片,畫更遼闊的湖面後,又畫了張更寧靜的湖面,三張畫,仿如命運三姊妹的宿命預言。

    寶可夢呼喚出一種純真的復古,想念起超級喜歡的傑尼龜。很久以前,學生情傷,就在她哭得唏哩嘩啦時,我忽然「智上心來」,喜不自勝地問:「他送你的傑尼龜,你應該不想要了吧?」

    那隻水藍傑尼龜,搬到我的書桌上,兩、三公分高的立體小摺紙,像小精靈,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這陣子創作坊門口常有寶可夢獵人滯留,我不獵寶,只畫隻愛花的小傑尼龜,養在繁花盛開的山谷水岸。

    這些自歌自舞自徘徊的黑白幻境,成為生活中華麗的出口。

    這些日子,毛小孩是最新的「噬夢獸」,剛畫了雪納瑞,接著想畫小王子和狐狸,隨著這個可愛的「嗜」字,真覺得「口」噙歡愉,「日老」而美好。

☆國語日報專題企畫「作家的嗜好」,原訂發表於2016.10.20,因替換成美國民謠歌手「鮑伯狄倫」的諾貝爾文學獎專輯,延至2016.11.3發表。

上一篇:周年舞

下一篇:莫忘初心

慕娟 2016-11-03 19:29:30

親愛的靜娟姐,我在靠近你的腳步
接下來,我會認真學台語文。

Liu 靜娟 2016-11-03 17:48:38

讀小說,看電影,刻印,裁粗胚布寫毛筆字,讀到這兒就感受到你生活的美好了 何況又多了一幅又一幅精彩的黑白畫!

生活小日記 2016-11-03 15:27:55

【魔魅】
總是在別人生日得禮物的我,在佩娥生日時,得到依雯送的詩特莉餅乾、毓庭送的《鏡頭中的詞境》和佩娥送的「較高級鉛條」,在廠長的「友善建議」下,決議為團隊上我生平的第一堂素描課,當做秉慧的慶生活動,真不愧廠長「欽賜」的名號----黃大膽啊!
我們這個團隊啊!慶生不是音樂、就是繪畫,超有氣質。半調子素描老師不怎麼樣,好學生秉慧卻已經連畫了五張畫,越畫越出色,循著YouTube教學,完成一個漂亮的圓球體,真是讓人敬佩。
報刊雜誌的企劃,在沒有比這個「作家的嗜好」讓人更開心的了!剛好收納著這陣子的小小著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