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太久,專注力變差了嗎? 贊助
2021-10-23 15:46:13不加.好

《他的女人》Chapter 22︰Abby 姐姐

我未有作出主動,她竟然主動「接近」我

如對生活上有不如意,便要在適當的時候,找點東西療癒自己,撫平自己內心的深處

**********************************************************

成熟的背影

大專第二年的上課某天早上,我如常在家出發,到附近的餅店(現在舖位是銀行自動櫃員機),買了一至兩個雞尾包(可能是其他款式),一邊吃著,一邊前往學校大概約十至二十分鐘的路途,不是特別想省時間,但亦不想為日常都要做的事,特別花時間及心思去完成,而又可以省點錢,並有幫助消化的好處,那就逐漸成為一種習慣,除非當天的上課時間是中午或下午,那就直接到學校飯堂吃午餐,或到其他地方上課,需搭乘交通工具,還可以吃麵包當早晨充肚,但不可以走過學校途中的柴灣公園,享受沿途的花草芬芳,蝴蝶翩翩起舞,鳥兒在叫,途人在笑的遊閒。

走完熟悉的上課路途後,就到學校飯堂後門的自助水機,用自攜的容器斟點水,補充水份。如沒有容器裝水,飯堂亦有塑膠水杯提供。當我按著出水掣,在與我相距約幾張長形餐桌,應該是校園某部門的職員,可坐約十人的長形餐桌上,看見幾位男女,剛好吃完早餐,拉後椅子,從我眼前背著我離開。我發現其中一位女職員,體型較為嬌小,陽光古銅色的肌膚,充滿光澤,側面隱約地看見她戴著一副眼鏡,染了一頭深啡色的頭髮,長度至肩頭,穿著得宜(不擅於描述女生服裝),成熟的女性背影,走路時展現女性的體態美,婀娜多姿,似乎常做運動,關注健康。她正在與一位身型較高,但體型較為瘦削的女同事,一邊細語交談,一邊走著舒適的通道,緩緩地離開光顧人數暫時不多的飯堂。

當時作為一位差不多二十歲的青年,面對這個情景,吸引著我的眼球,挑起我的情慾,有著給我去認識的衝動。於是,我作出一個決定︰在我畢業之前,一定要接近她。

經過我明察暗訪,她叫Abby,是一名學生事務處主任。以我所了解,這個職位專門負責籌劃活動給予學生參加,發展人際關係,在學習本身課程知識之外,鼓勵學生探索自己,發展潛能,了解自己的性格,有什麼優點和缺點,幫助畢業後尋找理想工作,也會舉辦求職工作坊,提升學生面試技巧,增加受聘的機會,亦會個別學生會面,了解學生的需要,尋求解決方法。

但我怎樣突然走出來,參加學生事務處籌辦的活動,繼而接近Abby呢?

擇業先鋒營

正當我苦思之際,在某節課堂的小休時間,有位早已被我吸引的身影,突然從演講廳門口走出來,向正在教學的導師請求可否借點時間宣傳活動。這位導師答應她的請求,我想他們兩人在課堂開始前應該溝通好,不然怎會貿然讓她突然衝出來,打亂課堂的節奏呢?

我坐在較高的位置,在幽暗的演講廳中,俯視她的正前方,她首先介紹自己,今次走過來為我們這班學生介紹她及她同事精心炮製的活動,命名「擇業先鋒營」。這是一個「兩日一夜」的宿營活動,透過一些體驗活動,了解自我,知道自己的性格特質,在群體活動當中可以擔當什麼的角色,從中幫助學生決定職業路向,向理想事業發展。

雖然介紹時間有限,卻顯得從容鎮定,不慌不忙,顯然出有一種穩重,加上她艷麗的笑容,展現東方時尚女性工作型的魅力,問誰都看到也愛不惜手呢!

這如同是「守株待兔」,我未有作出主動,她竟然主動「接近」我,我當然第一時間報名的呢!

得到家人的「通行證」後,(重讀中五那年,家人也准許我參加五天四夜國內交流團。這小小的本地體驗營,相對風險較少,家人應該不會反對,只要有校方承擔安全責任就行了),便經歷一場兩天一夜的職業體驗營。

由於時間久遠,差不多是十八年的光陰,活動細節早已淡忘。翻看電腦檔的舊相片,是在大埔愛丁堡公爵訓練營舉行。入營後,參加者會被編配入各隊隊伍,每隊隊伍會由一位學生事務處主任或營地職員帶領,也會在活動當中提供物資及支援,引導參加者投入各種的團體性活動,使我們參加者認識自我,發展領袖才能,增加溝通技巧等一般籌辦訓練營的目的。

在各項活動當中,有一個紮木筏渡河的比賽,令我稍有印象。當時有一位隊員紮木筏相當熟悉,利用大會有限數量的竹竿和兩個籃色大膠桶,加上實用的繩結技巧,便能紮制出一隻非常牢固的木筏,重點繩子不能重叠,否則容易鬆脫,那就不容易成功划到比賽預定的目的地,大半個身子跌入河裏,執拾鬆脫下來的竹竿及膠桶,顯得十分狼狽,返回岸邊,不能把任務完成。

而我們組員在河邊兩岸,不繼地往返,獲得不少分數,由原本在排行榜積分,處於中游位置,就憑這個活動比賽,把其他隊伍的對手拋離,到最後成為全場總冠軍,而我在團隊裏面,付出勞力最多,大家都認為我是團隊裏面的「工兵」,證實我是適合從事體力勞動工作,富有創造力的我,自己當然覺得並不是!只是情況巧合,團隊形成需要我點「蠻力」而已(不過,我現時工作都要外出送件,都需要我馬拉松級數的「行動力」)。

在這個營裏面,我覺得自己給Abby的印象並不深刻,只記得某活動項目在室內房間進行。解散時,她留意到我有件行李忘記帶走,她趕快地叫我取回。當時,她應該不記得我,喚起我的名字吧!

只好等下次機會,給她認識自己吧!

進一步參與

在職業體驗營之後,我課餘時繼續參與由學生事務處舉行的工作坊,尤其是有Abby在場,處理我「少男心事」。以我所知,如在外面找一位專業人士處理心理上的問題,一小時數百元,是多麼昂貴的一件事情。在我中小學時代,駐校年青貎美的社工,因需處理比我較為嚴重的學業問題,分攤了「我的」資源,無暇處理我內心深處的個案,所以趁還在求學時期,免費找專業人士談談,而且是被深受吸引的Abby小姐,何樂而不為呢?省卻未來需給心理輔導的金錢(我總是覺得自己需要接受輔導,從現實與別人相處時,別人也覺得如是,可能別人認為自己總是「異類」,與大家格格不入吧!)

我親密的同學(阿德、大孖、細孖、阿偉、阿樑),發現我下學後,不見我的踪影,便問及我有關關於工作坊的資料,豈料他們也有興趣參加。起初,我不想回答,支吾以對,深怕他們參加後,破壞了我與Abby相處的氣氛(其實是我不想其他人知道我的行動而已)。但有些工作坊要有相識的同學作伴會較好,便好不情願地給他們與我一起參加(其實是我沒有權力禁止他們參加的)。

我發現當他們加入後,Abby原先對我的注意力分散,使我深深不憤。其中,阿德當年情竇初開,喜歡隔離系的女生,向Abby討教相識異性的方法。Abby對學生談戀愛的問題,都頗有保留,她認為身為學生,基本上應該不允許談戀愛,心怕會影響學業。不過,始終都情難自控,Abby就連自己也在大學時期墮入愛河,初嘗戀愛的滋味。眼前的我們已是大專生,差不多是她當年的年歲,剛剛成年,學習「何謂戀愛」,也未嘗不可。如果我們還是穿校服的中小學生,她則會堅決作出反對,也不會向阿德傳受「戀愛攻略」。

她建議阿德可從外表著手,裝扮入時,吸引異性注意。阿德為了博取美人歡心,便照著去做,改變自己不著眼的外型。但作為旁觀者的我與一班同學,覺得他對外型作出改變後,與性格始終不符。雖然對外表作出改變,但個性依舊,始終都是沒頭沒腦的阿德,沒有引發對方吸引的根本元素,對方並不是純綷喜歡他的衣著,還要看他的內涵,性格是否與自己合適,相方可以有發展機會。

我與一班同學取笑他只能博得Abby的歡心,並不能追求他心怡的對象。到最後,阿德當然求愛失敗。我想Abby當時都是敷衍了他,教他一些無傷大雅的辦法出來。當阿德受到拒絕後,再勸他感情是不能勉強的,他自然會收手,對阿德的單戀之情,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完全盡了一名學生事務處主任的「職責」。

不過,在大專畢業幾年後,就收到阿德的結婚請帖,似乎他經過大專當年,感情初嘗錯敗後,痛定思痛,選對合乎自己的對象,終於得償所願,有人願意和自己共諧連理,收成正果。之後,還收到他得到孩子的喜訊,建立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園。反觀自己,現在仍孤單一人,我覺得其中一個原因是沒有像阿德一樣,渴望及早要建立一個自己的家庭有關,對自己感情路上的伴侶,雖有渴求,但並不強求。

我的職業前路

透過多次的工作坊,並做了專業的職業性格分析測試,接受Abby的單獨約見。從資料所得,她極為肯定判斷我的性格喜好,適合從事創作行業,與當時所讀的工科專業有些違背(之後,經過我歲月的磨練,她所言甚是)。如果真實地按照測試的結果,作出選擇職業的決定,應該要放棄現時所讀的學科,從頭選擇符合自己性格意願的學科。不過,Abby不建議這樣做,前路還有很多選擇,何必要選擇風險那麼高、犧牲那麼大的一條路呢?她曾接觸一些畢業生,雖然不能把個人喜好發展為事業,但可以應用工餘時,發展成興趣,現時生活也相當愉快。亦有一些情況就是能力與性格喜好並不相符,自己討厭做的東西,居然有能力做到專業水平,甚至賺到一筆可觀的收入,但對自己喜愛做的事情卻沒有能力辦得好,賺不夠自己的生活費。Abby向我提出這些例子,是想我明白到理想與現實要取得平衡,不要對於自己職業生涯亂作決定,到最後得不償失。

時間說明一切︰到了我大專第三年,我的學業成績千千萬萬都沒有想到,可以得到某大學成功優先取錄,只要我那年的成績並是太差,就能成功入到大學。不過,我家人因擔心沒有能力負擔昂貴的學費,不贊成我繼續學業,自己也不想給家人大太的經濟壓力。同時,亦得到一份長駐內地(假日可以回港)工作的機會,如成功入職,就能達成入讀這個課程的最初目的,「如願以償」,遠離鬱鬱不得志的香港,受到諸多掣肘的家人,到內地發展,趕上當期國內提倡「開發大西北」的列車。所以我選擇後者,在大專後第一份工,長駐於國內四年,從事於模具生產。之後,對自己的興趣始終有感遺憾,在港還有一點事尚未完成,也對國內同事與香港同事的待遇差距有點不滿,我的「生產力」那麼低,覺得自己的工資待遇應該比國內的同事還低才對,持續面對這樣的「不公」,我覺得不能繼續在此待下去。適逢引發「情信」一事(另有文章詳述︰清算慾望與內疚︰https://mypaper.pchome.com.tw/henglam/post/1334304324),引發一場涉嫌「性騷擾」官司的危機,便藉此離職回港另找工作機會,也報讀一個有關設計的兼讀制夜校課程,開拓半工讀的生涯,為我的志願作一點補償,更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由工廠裏的技工,脫變成型格的設計師,能夠發展自己的創作事業。

可惜,事與願違,始終沒有找到一份能令自己稱心滿意的工作,輾轉之下,都是從事一般辦公室文職。直至發稿為至,在一家本地會計師事務所從事行政工作,還經(前)同事的推介,報讀LCCI會計課程,想了解一下會計知識,雖不能從事創作行業,但都不能長期待在同一職位,每日從事相同的工作,需要發展一下自己其他的工作能力,希望能在現有任職公司,轉變一下工作範圍。

會計工作,對自己來說都是一個轉變,有轉變是好的,但我並不極之渴求有這個轉變,因為如果要有這個「轉變」,應該要報讀相應的會計課程,考獲比LCCI更專業的會計資格,那豈不是又要向高級文憑課程程度進發,如果又給我在半工讀的情況下完成得到,這已是我人生「第三張」高級文憑證書了,那這麼花時間、努力、以及金錢,怎不去拿一個大學學位呢?家人對大學學位說「不」,已深深烙印在自己的意識中,成為不可攀越的高牆。也不敢向公司(或沒遇到契機,像「情信」一事)辭職,深怕找不到工作,或找到比現有待遇更差的工作,不能向家人交待。所以目前自己的事業,仍處於動彈不動的情況。

回想當年,如果能及時轉讀設計科目,就算不能獲取大學學歷,也能經學校推薦,從事設計行業,最少當一個不太像樣的設計員,與現在職業情況相比,兜兜轉轉,始終未能從事理想職業,相比決然的選擇,斷然放棄目前的擁有,較長期的拖拉,執著於一點的安樂,選擇的成本可能更低,亦更能向理想的前路進發,從事自己愛好的職業。只怨自己並不是一路前進,在會考之時,把學業荒廢,玩物喪智(Game Boy及電腦遊戲),成功闖過會考與高考,成為家人心目中的「高材生」,而且能拿到獎學金,那就順利成章入讀大學了!

知道自己的路向有何用呢?與實際的情況不符。像大孖、細孖職業意向未明就好了,只好順勢而行,更能「咬實牙關」,比大學學位更上一層樓,成功擁有碩士學歷,從事比我更高職位與收入,但自覺自己的能力並不比他們二人差,自己只是舉棋不定,受人影響,三心兩意,缺乏信心而已。

在工作上得不到滿足,唯有在工餘時發掘自己的興趣,例如︰出外跑步、行山,偶爾寫點文章,扮下「文青」(笑了),抒解對現實生活中的不如意,獨自一人,無拘無束,暫時放下面對別人相處的壓力,拋開主流生活的價值,家人對自己的期待,自己必須要為金錢而勞動,必須要擁有一份朝九晚六固定的工作,最少能養活自己,如還有餘力,亦能兼顧家庭。當然,自己心裏面並不是這麼想,不然就不會令自己現在那麼的糾結。如不計回報地發展自己理想的事業,我害怕自己三餐不繼,危害家人經濟上的穩定,就連現在捉襟見肘的生活也不能維持。不過,假若不需要為自己,甚至家人的糊口而奔波,頓時一刻亦不知自己可以幹什麼,可能會過著別人認為是「糜爛」的生活,自己卻感受是真正享受人生,不需為大眾甚至社會貢獻什麼,只為自己而生活。

在長期處於對生活不滿狀態,從大專時期(即Abby發現自己的理想),以至到十多年在職場工作的今天,我有幸地找到一絲曙光,找到一片「人間樂土」,安心立命,投入編織手作,學習手鉤技巧,創作自己的作品。亦受到近年社會運動影響,一權獨大,當權者以武力鎮壓反對聲音,對改變現況產生無力感,只能躲在城市中的某處,無聲地做我自己想做的事,逃避受到批判性的干擾,如︰「手作是沒有出色,賺不到錢」(因為本身就是賺不到錢,只能「幫補家計」,但相對我做義工,不計付出,收入卻是「零」,從經濟的角度,做手作已經算是很好了!),或是︰「X你!食懵咗呀?慢手慢腳!做快點呢!」、「不是那樣做,而是這樣做」(之後責罵自己一方接手完成),就連我丁點兒的自信心也擊碎了(學手工藝會好些,老師罵人的語氣沒有那麼重)。我可以被滅聲,但我手上的鉤針(棒織我尚未學習)與紗線就不能放下。這是我最少的堅持,亦是我發現在物質界上最少要保留的東西,甚至是逃命時一定要帶的東西,錢卻可以不帶,不然我即將悟道成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都是虛妄的!

如對生活上有不如意,便要在適當的時候,找點東西療癒自己,撫平自己內心的深處。在有生之年,持續這樣做,便符合當年Abby所說「理想與生活」應該要取得平衡的中庸之道了。

畢業後的聯絡

在回校拍攝畢業照時,除了找課程任教的導師,與我們幾位親密的同學(阿德、大孖、細孖、阿偉、阿樑)合照外,亦找Abby以及和一位與我們也相當熟稔的學生事務處主任(當然不及Abby般這麼吸引吧!)一起合照。基本上,學生事務處的工作,對學生來說,只是輔助性質,不比學術課程重要,但對於我們幾位同學,Abby對於我們在職業路向,甚至感情路上,給予大量的意見,像一位真正任教學術科目的良師,受到尊重,受到仰慕,甚至「愛慕」(應該只是對我來說)。

於畢業幾年,我偶爾與Abby以電郵聯絡,向她訴說自己在國內工作的近況及辛酸,亦想對自己職場前路給些意見。當時我作出辭職進修的決定有點困難,她對於那件事情沒有給予肯定的意見,只在電郵最後祝願我尋找有意義的生活這般客套的說話。到最後,我決定辭退,回港再重新發展(上文亦有提)。

自從知道Abby暫時被安排到院校其他分校工作後,便再沒有對她有進一步的消息,我亦不想再打擾她的生活,也不能每次都說自己「毒男」的生活吧!至今也有十多年了,可能她提早退休,不想再面對我這般的學生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