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種後住院 & 喪葬費保險金 贊助
2021-06-14 00:50:02心魚

克拉拉與太陽 Klara and the Sun

最近在Audible聽一本有趣的書,主角克拉拉(Klara)是個AF(Artificial Friend),就是設定來陪伴人類的AI機器人。故事以她的視角展開,她需要摸索新環境來學習怎麼跟人類相處,石黑一雄的第一人稱敘事手法很細膩,透過克拉拉的眼睛,讓讀者彷彿置身現場,跟著她從每一個細節觀察週遭。

也許克拉拉出廠時即設定是要忠誠,在商店展示時,她放棄所有的機會,只專情等待幾週前來到店裡的小女孩喬西實現承諾,帶她一起回家。日復一日始終不見喬西前來,店經理語重心長告訴她,孩子們是善變的,別太執著。

後來果真盼到喬西回來店裡帶她回家,到了喬西家的克拉拉看待每件事都覺新鮮,她觀察喬西和別人的對話,來了解她的小主人不同情境下,會出現哪些真誠、哪些只是純社交的對話,把所有的學習彙整,以更了解她如何應對。

從她的觀察,我彷彿讓克拉拉牽著我的手回到童年,張大眼睛探索這個世界。那時的我們不也天真爛漫?待人以癡心的忠誠?卻在日後慢慢學習,很多人的對待也只不過是社交的禮貌而已。

然而克拉拉從未改變初心,付出一切,只為喬西。

太陽能驅動的她,相信太陽有神秘的力量。為了照顧體弱多病的小主人,她甚至跟太陽有了秘密的約定,願意放棄自己的一部分,只為了讓喬西從死神手中脫身

如果你是喬西,你會怎麼看待這段愛與對待?又會如何對待日漸衰退的克拉拉?

石黑一雄讓克拉拉用自己的視角來鋪陳,文字清清爽爽很平易近人,就像克拉拉在我耳邊說著故事,她看到的每個場景,都在我眼中展開,她觀察到的表情,都彷彿在我眼前閃動著。

克拉拉以赤子之心所獨有的善良來看待我們的世界,而我們以自然的人性來和她互動,所以有了很多微妙的對話。

有次聚會,喬西一群朋友提議要拋接克拉拉,看她是否能以算好的函數、完美的角度落下,對於自然人來說,這是霸凌,但對於機器人來說,這是什麼?情急之下,鄰居男孩瑞克(Rick)出手相救,克拉拉感受到瑞克的善意,但也不責備那群男孩,只淡淡地說,他們只是因為寂寞吧!

在我們的世界裡,是不是也曾經因為寂寞和害怕寂寞,而不自覺地出言傷害了對方?

石黑一雄一樣不多說,只是繼續讓克拉拉用眼睛去觀察、去感受、去學習。

你覺得克拉拉有情感嗎?你覺得她對「愛」的理解是什麼?

有一天喬西的媽媽心情低落,她問克拉拉: Do you have feelings?

克拉拉想了一下,說有,她剛剛因為喬西的問題覺得傷心。

那位媽媽欲言又止,覺得這樣的傷心是電腦學習和運算的結果,跟她認為的「人類感情」不一樣,卻又無法反駁。

你認為呢?

最後,有人問Klara: Do you believe in the human heart? I don't mean simply the organ, obviously. I'm speaking in the poetic sense. The human heart.

很美的一個問題,human heart,我也沒有答案。

英文版這麼有趣,就讓我好奇地去翻閱中文翻譯,卻發現有點失望。

翻譯是個藝術,在信達雅的拿捏很難平衡。這本的中譯我認為閱讀起來並不順暢,譯者刻意用「太雅」的詞彙,反而失去作者原文中克拉拉口語的親切感。

克拉拉是AI好朋友,是跟人類像平常一樣聊天,不是來朗讀古板課文的呀!

例如:

The girl came back, striding past Manager...

中譯版寫:女孩終於轉身,踅過經理旁邊...

這裡為什麼要用「踅過」,我真是不懂。這是日常對話,翻成「走過、繞過」不是跟其他字句比較合拍嗎?

又例如:

When I finally glanced their way, Manager was opening the Staff Only Door...

這裏中譯版翻成「當我窺覬他們的時候...」

我覺得glance這裏翻成「窺覬」並不恰當,原文其實只是Klara往那邊看過去,但窺覬有覬覦、非分的想望的意思,除了抝口之外,也偏離原意了。

中譯版刻意用很多文雅的字,但就像穿了球鞋、運動褲,卻搭了一件旗袍領的上衣。

英文版的文字就像風、就像水,如果可以,建議讀英文版就好,石黑一雄的文字功力會讓你覺得畫面乾淨俐落。

當然更推薦英文有聲書。

說書者的功力是亮點所在,一人分飾多角,模仿著男女老幼的語調,很精彩。語速不快,娓娓道來,文字又淺顯易懂,一邊走操場一邊聽故事,常常著迷在說書者的魅力,忘記走了多少圈,直到太陽下山才發現半邊的天都黑了。

這是一本關於愛的書,可以再回頭看看自己的一本書。

博客來的連結,可以看書的簡介 博客來:克拉拉與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