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最夯!精品3折.入手就趁現在 贊助
2022-07-31 20:14:42hatsocks

《男人四十》:四十男人的自卑與委屈

中文教師耀國年過四十,與妻子文靖育有兩子,過著平凡生活,然而,耀國內心總感覺不滿,有著揮灑不開的怒氣,面對聰慧美麗的女學生彩藍求愛,心有悸動又不敢造次,而學生時代的老師從台灣回到香港,勾起耀國與文靖避而不談的秘密,一場家庭風暴眼看就要爆發...

(一)
許鞍華導演的《男人四十》以一場海灘對話拉開電影序幕,耀國一邊跟大兒子安然抱怨自己買不起遊艇,一邊看著水上擱淺的遊艇,等著被另一艘大船拖走。「遊艇」象徵耀國渴望而不可得的人生。年過四十,老同學們一個個飛黃騰達,擔任學校教師的他,經濟只能算是小康,稱不上富足,而年輕一輩的學子面對老師的態度也不似過往的尊敬,課堂上吵吵鬧鬧,反而是老師要扮小丑講笑話,學生才稍稍用心聽課。「擱淺的遊艇」是耀國生命狀態的隱喻,停滯不動(深陷在生活的泥沼中動彈不得),需要等待他人(改善困境)的救援。

(二)
「我本來就是一個老古董,從小到大就是古板,做完好學生,就想做好爸爸、好老公、好老師。」耀國
「好人最容易惹壞人來拆招牌。」彩藍
「所以妳來拆我招牌?」
「偶爾拆塊招牌,當做放假。不停地考試不放假,會死人的。」

彩藍性格直率,想愛就愛,不太顧慮外人眼光,她與耀國是截然不同的性格。彩藍像是「救世主」般進入耀國乾涸的生活,她的主動求愛,讓耀國對自己多了點自信,但同時間,師生戀是個禁忌,耀國只能維持分寸,害怕踰矩的行為會毀了他的聲譽,以及對自我要求。學生時代的耀國,課業成績是班上的佼佼者,如今事業成就卻落於其他同學之後,事業無法跟老同學相比擬,那麼至少在「做人」上面,他希望自己是完美無瑕的。彩藍的出現,鬆動了耀國的想法,他既想要跟彩藍有更進一步的關係,又害怕跟彩藍有更進一步的關係,陷入兩難(又是開場遊艇的隱喻)。

(三)
「你媽以前坐我前面,我整天只能看到她的辮子,所以我想,如果我是老師的話,我就可以整天見到她的正面。」

學生時代的耀國,特別受到教中文的盛老師偏愛。耀國暗戀班上的女同學文靖,他的座位在文靖的背後,耀國只能默默地看著眼前心儀女孩的背影。耀國有時會嫉妒講台上的老師,因為他們可以清楚地看著文靖。電影稍後揭露文靖跟盛老師有過一段情,這讓三人「位置」的安排有了意義:暗戀者在背後(不被看見),相戀者則是相互看著彼此。

後來盛老師跟妻子一起離開香港前往台灣生活,文靖當時已經懷孕,耀國接手盛老師的「位置」肩負起照顧的責任。全片無所不在的「矮一截」心情,早在學生時代就已經在耀國心中埋下種子。儘管耀國與文靖的婚姻長達二十年時間,但耀國仍會不斷地自問:她(妻子)選擇跟我在一起,是因為盛老師的拋棄與無情,才讓自己有機可趁?她(妻子)是真的愛我,或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

耀國也把這樣的心情拿來問過彩藍:「妳想要跟我在一起,只是因為我是國文老師?」對耀國來說,這個問題有兩種層次,一種是:妳(彩藍)其實沒有那麼喜歡我,只是對師生戀有著美好幻想?另一種是:會不會文靖對盛老師的感情,也只是一種被美化的迷戀?或許文靖對自己的情感,並沒有想像的淺薄?

(四)
《男人四十》對耀國眼神的捕捉非常精準,獨自一人時,常常會有憂傷的神情,但與人互動時,又會偶爾目露凶光。憂傷的眼神是留給自己的,是對生活的不滿與惆悵,而憤怒的目光,是耀國的內在防備機制,害怕被他人瞧不起,所以先一步瞧不起他人,彷彿這樣就能搶得先機,就能站上有利位置

《男人四十》常常用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一個反應,就把耀國的自卑給描述得清楚。例如聚餐時,經濟優渥的朋友會搶先一步幫大夥結帳,耀國卻是堅持非要自己出錢,不想讓人家覺得他低人一等;盛老師重病回到香港,孤家寡人,文靖決定扛起照顧盛老師的責任,看著妻子天天往醫院跑,耀國感到忌妒,歷歷往事又再次浮上心頭,但為了當一個「有肚量」的「好人、好丈夫」,耀國不得不壓下內心的委屈。有天晚上,耀國返家,只見桌上擺著餐盒,小兒子表示母親今晚無法煮食,才會買餐盒代替。耀國聽了,直接把飯盒丟進垃圾桶(好浪費啊!!),帶著兩個兒子上館子吃飯,三人上桌,點滿一桌豐盛菜餚,像是要填滿耀國身為丈夫與父親與男性的虛榮心。



(五)
耀國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安然個性體貼,課業出色,小兒子性格貪玩,成績不佳。耀國面對兩個性格截然不同的兒子,心中也是滿滿的感觸。安然是盛老師的兒子,耀國對他不免有著一份嫉妒之情,耀國自覺自己在愛情輸了盛老師一步,連兒子(基因)都不如盛老師。或許他心中曾經自暗自揣想過:如果小兒子的課業優於大兒子,是不是代表自己的基因比較好?是不是代表自己終於在某方面勝過了盛老師?

《男人四十》劇本的出色,在於對角色心境的細膩刻劃,沒有絕對的愛,也沒有絕對的恨與怨,一如耀國對安然與妻子的愛都是千真萬確,只是在面對「競賽」時,偶爾會忘了他對兒子懷抱的真誠父愛。

(六)
「小時候一定有人常常逼你自我反省,我呢,我是一個絕對不會自我反省的人。」彩藍

耀國對彩藍的情感是愛嗎?耀國走上了跟盛老師相同的路,盛老師與文靖的師生戀對照耀國與彩藍的師生戀。耀國接受彩藍的追求,是想要成為跟盛老師一樣的人?證明自己不比盛老師差?或是從這段戀情,來試著理解盛老師與文靖的關係?或是為了報復妻子與盛老師的過往,以及對妻子照顧病重老師的選擇而感到不滿,遂透過婚外情來讓自己好過一些?

「我記得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你,上默寫課時,你呆呆地坐在那兒望著窗外,就像剛才那樣,我撕下一張紙畫你,將來我做導演,一定要拍這個鏡頭。笑我啊?我想要的一定能實現。」

然而,耀國終究不是盛老師,彩藍也不是文靖,耀國對文靖的愛,比盛老師對文靖的愛更深切,而彩藍對於自己的人生態度,也沒有文靖的悲情與逆來順受,彩藍充滿自信,不依靠課業成績,不依靠他人幫助,獨立走出一條不同於傳統女性之路。

(七)
「我曾經幻想會嫁給這個人,天天看著他,之後,我把所有責任推在他身上,我是無辜,我是受害者,我恨透他,這兩種感覺不停在我腦中輪流出現,直到...直到我見到一個又老又病孤苦伶仃在等死的人,突然間我覺得這兩種感覺都消失了,我只覺得他很可憐,這個人的名字以後沒人提了,我和你爸客客氣氣地做了多年夫妻,還要避忌到什麼時候。」文靖

文靖對於盛老師的心情轉變也是相當細緻,以為會怨恨辜負自己多年的人,這份恨意埋藏在心中二十年時間,如今看著對方又老又病,某方面有了勝利感(我過得比你好)!某方面又覺得悲傷,曾經帥氣又意氣風發的人,如今卻也走到生命的尾聲。

「一個你最愛的老師,突然間變成你最瞧不起的人,還有什麼好說?」

文靖對盛老師的情感從愛到怨到放下的轉變,會讓我想起《胭脂扣》裡的如花(剛好都是梅豔芳主演的電影),如花看清了十二少的膽小,一如文靖看清了盛老師的膽小、如花在看見又老又病的十二少後,反而看開了兩人的關係,一如文靖看到又老又病的盛老師,也放下了心中的怨懟。不同的是,如花最後孤身上路,文靖則在與耀國做夫妻的這些年,內心的苦澀慢慢被愛情所稀釋。

(八)
許鞍華導演電影裡的人情,常常是淡如水但深似海。《男人四十》揭露安然身世秘密時,沒有像一般的通俗劇,讓主角大哭大鬧,相反的,安然在聽完母親道出實情後,只是默默地收下這個讓他有些驚訝的真相。數日後,耀國經歷了與彩藍的出軌,又逐漸走回穩定的生活軌道,他寫了封信給兒子安然,信中細述他對兒子的愛。耀國的用字溫柔,安然讀著,淚水忍不住落下,觀眾要到這一刻,才知道這個沈默體貼的兒子,內心也是帶著傷啊。

「我的第一次,這是我給學生訂的作文題目,批閱作文的時候,忽然憶起自己重要的第一次,我第一次真正愛上國文課,是因為來了一位姓盛的老師,我第一次暗戀,對象是一位同班同學,她叫陳文靖,就坐在我前面。每天上課時,我總會間歇嗅到他髮鬢的爽身粉香味。我第一次感到自己重要,是在你出生的那天,嬰兒床上的你,臉上滿是皺紋,口中嗚嗚地發出小貓般微弱哭叫,我抱起你,有點不知所措,但是一種奇妙感覺同時洶湧而來,世界變得溫柔,我也從此變得重要。一晃眼,小貓不再是小貓,早已出發尋找他自己的第一次去了,在一個靜靜的角落裡,尚有一個全新的『第一次』在等著他。」

(九)
《男人四十》的角色安排的相當好,每個人物都能反映出耀國與文靖的內在與外在的困境,一如盛老師代表著過去的陰影,彩藍代表著未來的想像,安然代表著心境的釋懷,而葛民輝飾演的阿銳,代表的是耀國的自卑與偏見(對於成就的追求)。

(十)
耀國、文靖和安然在盛老師的病榻前,接續唸完一首詩,說明盛老師對耀國與文靖的啟發,也說明盛老師對他們生命的影響。有趣的是,盛老師、耀國、文靖和安然等人在情感上既有埋怨又是親近,想要逃離卻又承接住對方的思想文化...不確定我是不是有過度解讀,總覺得在這組人物身上,看見香港對中國的矛盾情感糾結關係

(十一)
演員是《男人四十》的大亮點,每個演員都有精彩的演出,飾演耀國的張學友,把角色的自卑、憤怒與壓抑給詮釋地極有說服力。梅豔芳飾演的文靖,整部片溫溫的,情緒波動不大,但這個角色最重要的一場戲,是最後與丈夫互動時的哭泣,那場哭戲讓前面的壓抑都成立都有了厚度!至於以本片拿遍港台各大演技獎項的林嘉欣,活脫就是叛逆與成熟的彩藍化身,一舉手一投足都迷人,令人難忘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