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動漫公仔.限量收藏款 贊助
2022-06-30 15:59:55hatsocks

台北電影節《內陸帝國》:用夢境搭建的思想迷宮

大衛林區(David Lynch)導演的《內陸帝國》看得我嘖嘖稱奇,一頭霧水又深深為之著迷。電影開場,一名新搬到社區的女鄰居特地拜訪女演員妮基,女鄰居對妮基講了幾個古怪的故事,說了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還做出預言,表示妮基將會接演一部關於婚姻與謀殺的電影。隔日,妮基接到電話通知,她將演出新片《徜徉在憂鬱的明天》,一部關於跟婚外情與謀殺案的電影。妮基在演出過程,與同劇演員戴文假戲真做,發生婚外情,引來丈夫的嫉妒,婚姻產生危機,還有殺身之禍...

電影前二十分鐘,大概還看得出來《內陸帝國》的故事走向,但是當「現在/隔天」的妮基從片廠後台走出來,撞見「昨天/過去」的妮基,故事開始變得難以解釋。電影裡的妮基既是女演員,平凡的家庭主婦,也是性工作者、她是偷情的妻子,也是小三、她是被殺害的受害者,也是殺人的加害者、她是接受心理醫生治療的精神病患,又是坐在戲院裡的觀眾,看著銀(螢)幕上演出看似虛構卻又真實的情節。而時間與空間與事件,也不再是人們熟悉的樣貌(規則皆可拋棄),過去可以是未來,未來又像是過去、空間可以是片廠搭建的場景或不同的住家或通往室內與室外、美國與波蘭的甬道、事件可以同時存在著多種的可能性等。

《內陸帝國》像是一部「想到哪就拍到哪」的怪片,觸及到許多議題:關於婚姻,關於嫉妒,關於男性暴力,關於女性復仇,關於夢魘,關於戲劇,關於多重宇宙(有著《媽的多重宇宙》既視感,只是《內陸帝國》玩得更瘋更放更沒有規則可循)等,《內陸帝國》狂到讓我在看片過程中,內心一直想要拍拍手鼓鼓掌,這部電影就像是一座用妮基的思想(夢境)所打造的巨型迷宮,觀賞本片的觀眾掉入妮基的腦袋迷宮中,它不提供出口,因為出口就是入口,它也不做出解釋(可以用憂鬱症與幻想來解釋一切,也可以從截然不同的角度切入),它邀請觀眾跟妮基一起做夢,在夢中,時間沒有意義,空間沒有意義,事件也沒有意義,但反過來看,一切又都充滿意義。我們為此感到混亂,有種深陷在時空泥沼中的無助感,但又有點享受這樣的錯亂,因為是夢,所以充滿各種可能性,因為是夢,所以它如此地可怕、冷酷、暴力,卻又帶有希望!

「我們為這部電影工作了三年,這是我身為演員最棒的一次經歷。大衛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勇敢的藝術家,他的目標與其他藝術家不同。他開始計劃拍這部片時,他說:『我想用最簡陋的攝影機,我想拍一種十七歲的鳳凰城孩子,和他們的祖父祖母都拍得出來的影片。爲什麼我不能就拿臺攝影機,看看它能拍出些什麼?什麼是數位?我們怎樣才能更進一步?我們該如何結合新舊科技?』這就是電影製作。如果你只是為了結果而嘗試,那就不是在進行實驗,但如果你是為了重新定義藝術,那你什麼都可以做。大衛給予演員的禮物,就是將他們推向一個沒有規則,無限制的空間。」蘿拉鄧談大衛林區和《內陸帝國》。(內容引用自《在夢中》)

《內陸帝國》實在是太詭異又太有意思的作品,很多時刻會被一些荒謬的情境給逗笑出來,有些時刻又覺得電影營造的恐怖驚悚氣氛十分地到位且令人難忘,而飾演妮基的蘿拉鄧(Laura Dern),完美呈現劇中人物茫然徬徨驚恐的多種情緒,表演極具力量,而且...看片時一直覺得皺著眉頭與長臉型的蘿拉鄧會讓我想起大衛林區,因此觀看《內陸帝國》的我,又多了一層「導演附身在演員身上,解析自己夢境」的想像(哈哈)。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