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最低點!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4-22 20:25:17hatsocks

《另一個地球》:愛上傷害自己的聲音

地球天空出現一顆與地球長得一模一樣的星球,女學生若塔駕車時凝視異象出神,迎面撞上一輛車子,導致車主約翰受了重傷與妻兒喪命的意外。若塔入獄服刑四年,出獄後,對受害家屬約翰感到愧疚,決定拜訪對方,並坦承自己犯下的過錯,然而,若塔沒有勇氣告知約翰真相,反而假借清潔公司之名,開始幫忙約翰打理髒亂的住家,兩人在相處過程中,產生了親密的情感;與此同時,科學家發現兩顆地球不只外觀相近,連居住者都可能一樣,像是彼此複製一般。為此,太空總署決定發射火箭拜訪二號地球,並開放一個名額給予平民參加,若塔參加徵選,盼能獲得前進二號地球的機會,看看在那個星球上的自己,是否也犯下相同的錯誤.....

如果有另一個地球,上面住著一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你會想去拜訪他嗎?你會問他什麼問題?《另一個地球》完完全全就是我的愛片。故事本身很通俗:若塔為了贖罪而接近約翰,令意志消沉的約翰重新感受到活著的希望。若塔是摧毀約翰舊有幸福生活的罪人,也是替約翰帶來新生契機的人。對約翰來說,若塔到底是罪人還是恩人?電影先拋出衝突性強大的題目,接著融入有趣的科幻設定:二號地球。

「 我們的一生充滿了驚奇,生物學家不斷想要看到更為細微的東西,天文學家看得很遠很遠,在那黑暗的夜空中,往回追溯時間,往外探索空間。但也許最神秘的,既非微小的生物或巨大的宇宙,而是不遠處的我們自己。我們是否能認出自己?可以的話,我們認識自己嗎?我們會跟自己說什麼?我們會從自己身上學到什麼?如果可以站在身外回看我們自己,我們真正想看到什麼?」

二號地球的居民與我們身處的地球一模一樣,這讓人們都忍不住自問:如果真有另一個相同的地球的存在,那麼在那個地球上的我們,是否有著跟我們相同的經歷以及相同的想法?另外,誰才是二號地球?我們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他人,會以自身為出發點,將對方放在低於自己的位階,同樣的,對方難道不也以同樣的方式在思考著我們?我們稱呼對方為二號地球,對方大概也稱呼我們為二號地球。由此來看,兩個地球應該是同等的真實,沒有誰比較好或誰比較壞。但為何當我們想像二號地球的一切時,又會忍不住思考:「也許他們過得比我們好?」這樣的心情,或許是單純的不滿足,但也可能是如若塔與約翰般,因為遺憾與悲傷,而期待能在另一個地球的自己身上,尋得一絲絲的安慰。

此外,約翰與若塔的關係,也像是地球一號與二號關係的影射,當我們知道有另一個星球的存在時,我們對這顆星球的認知就是一顆行星,但當我們能夠與另外一個星球上的自己對話時,認知就會產生改變(突然覺得那顆星球與我們距離很近)。就像約翰在不曉得若塔的真實身份前,若塔就只是一個幫他打掃家裡的清潔人員,是一個可以寄託情感的對象,但當若塔揭露自己的真實身份後,約翰眼中的若塔,也就不再是原本的模樣,而有了截然不同的意義。

底下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另一個地球》最動人(也最無奈)的論述,在於人類無法克服內心底的某些情緒時,就會傾向向「未知」尋求幫助。影片後段,若塔把前往二號地球的機會交給約翰,給予他在另一個地球找尋自己(與可能還未被破壞的幸福人生)的機會。電影尾聲,約翰前往二號地球的四個月後,若塔的生活重歸平靜,當她返家時,突然看見來自二號地球的若塔......

《另一個地球》在這個令人驚訝的畫面中結束,沒有進一步解釋這位若塔來到一號地球的目的,這個結局留給觀眾偌大的想像空間:一號地球的若塔把機會讓給約翰,二號地球的若塔則沒有放棄前往一號地球的機會。也許,這說明了二號地球的若塔同樣心有遺憾,才會踏上旅程?也許,二號地球的若塔拜訪這個地球,只是出於純粹的好奇心?也許,二號地球的約翰摧毀了二號地球的若塔的人生,是他把機會讓給若塔?也許,二號地球的約翰跟一號地球的約翰有著相似的悲慘際遇,但他已經找到化解悲傷的方法?

電影裡,若塔曾對約翰說過一個俄國太空人的故事:「你知道俄國太空人的故事嗎?那個太空人是首位進入太空的人,是的,俄國人打敗了美國人。他進入那艘大型太空船,但唯一能住人的地方非常窄小,太空人在那裡頭,艙門上有個窗戶,他往外看,看到地球的弧度,第一次,第一位能親眼看到他所住星球的人類,那一刻,他迷失了。突然間,有個奇怪的聲響,喀,喀,喀,開始從儀表板傳出來,他拿出所有工具,把控制板拆開來查看,試圖找出聲音的來源並想讓它停下來,但他找不到也無法止住聲音不斷地傳出來,喀,喀,喀,聽了幾小時後,他開始感到痛苦,幾天過去,聲音持續著,太空人知道這個小聲音會把他逼瘋。他該怎麼做?他在外太空裡,獨自一人待在太空密室裡,他還有 25 天,得聽著這個聲音,所以太空人決定,唯一能讓他保持神智健全的方式,就是愛上這個聲音,於是他閉上雙眼,進入想像世界裡,喀,喀,喀,然後睜開雙眼...就再也聽不到任何滴答聲了,他聽到音樂旋律,剩下來的時間裡,他在太空中航行,滿懷喜悅,以及平靜。」

《另一個地球》是科幻片,但這部片沒有把我們(觀眾)送上外太空,而是透過一則悲喜交織的故事,將我們送進人的內心,去思考與學習如何面對人生中遭遇到的種種重大課題(或許是意外災害,或許是愧疚,或許是生離死別)。如果不學著處理傷痛,就可能會像劇中的一名清潔阿伯,受制於過往的陰影,最終走上自殘之路(阿伯可被視為另一個平行時空的若塔未來)。電影裡,若塔拜訪醫院中的阿伯,她在阿伯的手上寫下:「Forgive 原諒」(這一幕拍得非常動人),唯有學會原諒(接受)無法完美的人生與無法完美的自己,才能真正去擁抱與接納生命中無法避免的苦難。

Mike Cahill 導演的《另一個地球》沒有《媽的多重宇宙》那麼地歡樂開心與熱鬧,但這樣安靜的電影,依然帶給我滿滿的感動。話說,會想看《另一個地球》,是被飾演若塔的 Brit Marling 所吸引(她同時是本片的編劇之一),Brit Marling 主創的影集《先見之明》是一部又怪又好看的影集,可惜影集的收看人數不多,拍完兩季就被腰斬了。看完《另一個地球》後,對 Brit Marling 的愛又更多了一些(Brit Marling 的作品產量極少)!!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