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還能抽好禮,年終換機靠自己 贊助
2021-11-17 14:39:20hatsocks

金馬58《美國女孩》:要是我真的躺下去,還得了嗎?(下)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三、「買房難道是為了我自己?難道我在你眼裡就這麼自私?」

莉莉在電影裡常常苦著一張臉。面對癌症,她只能「被動」地期待化療可以控制病情。癌症會怎麼發展,不在莉莉能夠掌控的範圍。因此她卯足了勁想要去完成所有能「控制」的事情。例如:買一間更大的房子,讓女兒們住得更有品質;確保女兒可以習慣台灣的生活,課業可以跟上進度等。對我來說,莉莉最大的恐懼,或許不是死亡,而是「留下來的人」:如果我(莉莉)死了怎麼辦?要是有個萬一,宗輝怎麼辦?芳儀怎麼辦?芳安怎麼辦?

「他(宗輝)居然在蛋包飯淋上番茄醬,芳安最討厭番茄醬了。」莉莉
「他不知道這件事?」醫生
要是我真的躺下去,還得了嗎?

沒有人可以依靠,沒有人可以信任,壞事會發生,壞人會出現。莉莉(母親)無法放鬆自己的心情,人也變得越來越激烈與暴躁:連芳安不愛番茄醬這件事都不知道的宗輝不可信任、樓上養鳥的鄰居不可信任、會跟先生借錢的大姊也不可信任...莉莉想要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但人人都在與她對抗,沒有一件事可以順著她的心意發展,莉莉變得更著急,情緒波動更大,衝突也更多。

願意承認自己無法做到面面俱到無法百分百的完美,是需要勇氣的。對莉莉來說,她在這場家庭風暴中學到的最大課題,其實是信任:信任丈夫可以是有擔當的爸爸,信任兩個女兒在失去母親後仍能堅強的活下,信任常借錢的大姊,可以在緊要關頭成為照顧者之一(很喜歡莉莉在電話中跟幫忙照顧小女兒的大姊道謝一幕),信任他們一家在經歷風雨後,會迎來和煦的陽光。

四、宗輝是電影另一個悶著的壓力鍋(人人都是壓力鍋),既要賺錢養家(常常無法陪在妻女身邊),要調解母女的紛爭,還得要控制情緒不能常常爆炸(抽菸是宗輝紓解壓力的方式,陽台一根菸,是要避免衝突,也是在逃避衝突)。只是,工作與家庭要兼顧太難,妻子的病情無法控制,女兒又常惹麻煩,再厚實的肩膀,也會被接二連三的狀況給壓垮。《美國女孩》最讓人揪心的一幕,是即便內心已經崩盤,宗輝還是要躲到樓梯間才敢放聲哭泣(有多少人看到這一幕,馬上跟著宗輝一起哭出來?我先舉手!),這是社會加諸在男性身上的壓力(男兒有淚不輕彈),這也是宗輝對於身為父親與丈夫的自我期許:不管再痛苦,都不希望讓妻子和女兒感到擔心,所以選擇獨自一人,默默地吸收了淚水。

五、「如果我女兒因為成績好才配擁有朋友,我寧願她沒有這種朋友。」

「身份與標籤」是《美國女孩》另一個我很喜歡(但也很有感觸)的點。電影裡,老師和家長用成績來區分好學生和壞學生;咳嗽與不咳嗽,區分健康和不健康的人;兒女聽不聽話,有沒有認真讀書,區分好兒女和壞兒女的差別;父母親賺錢多寡,兒女成績高低,區分誰是好家長誰是壞家長。「身份與標籤」可以讓我們很快知道自己的位置,並且給予他人一個位置。但「身份與標籤」終究只是一個粗略且簡化的名稱,如果沒有好好去認識眼前的人,就有可能會帶來誤解與歧視。無奈的是:歧視,標籤化,獵巫等偏見,從古至今,一直影響著群體之間的互動,無法真正根除。

六,「我讓妳去美國讀書就是要讓妳學會摔門嗎?」莉莉
「我去美國之前就會摔門了!!」芳儀

「門」的意象在片中多次出現,既是用來反應情緒,也是用來表達「我不想跟你說話」(拒於門外)。類似的表現手法還有空間:你的房間,我的房間,陽台,客廳,樓上,樓下,一層又一層,隔離彼此。《美國女孩》最後一顆鏡頭落在芳儀從樓上跑到樓下去接從醫院返家的爸爸和妹妹,她離開時,家裡的大門是敞開的,訴說著芳儀(或這個家)在經歷這場風暴後,都學會把心房打開,不再封閉自我。

七、「妳還是覺得這裡不是妳的家嗎?」

莉莉跟小女兒燒紙錢給在天國的父母親,莉莉說以後她改信基督教就不能再燒紙錢了,芳安聽了問:「那這樣他們(外公外婆)不是會很窮嗎?」莉莉聽了女兒的問話,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淚水滾落,她給予女兒一個擁抱。這場戲導演沒有解釋得很清楚,卻在我心中留下一些說不上的感動,對莉莉來說,芳安的體貼讓她感到溫暖,但同時間,莉莉與芳儀的爭執不斷,她似乎要到這一刻才意識到:自己不也成為了跟父母親不一樣的人嗎(每個人都會走出自己的路)?

沒有清楚交代角色心境的段落,還有芳儀問母親:「妳記得我以前有問過妳,如果有下輩子妳希望能成為什麼動物?」莉莉說她不記得,芳儀說:「妳說妳下輩子想當男生。」莉莉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觸?電影沒有多加解釋,但這句話同樣在我心留下餘味。莉莉無法選擇自己要當男性或女性,一如芳儀和芳安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是誰,某方面來說:人生必然會有遺憾,而我們只能接受並與之共存(一直介意得不到的東西,只會讓自己活得更痛苦吧)。

八、《美國女孩》的出色,在於影片懂得利用細節(對話,情境的推演)來充實角色的血肉,也在於導演懂得適時放手,給予演員發揮演技的機會,《美國女孩》有好幾場戲,鏡頭對準演員,演員交出令人欣喜的演出。飾演母親的林嘉欣,化療注射前的淚水或是與女兒的爭執和疼惜,演出層次豐富迷人;飾演父親的莊凱勛,突然震怒打女兒巴掌那場戲有嚇到我,他躲在樓梯間痛哭一幕又逼出我的淚水,金馬沒有獲得男配角提名,成了一大遺珠。飾演妹妹芳安的林品彤,演出自然又討喜,不同於其他家人的秘密心事,芳安的童言童語往往能快速點出問題的所在;至於飾演姊姊芳儀的方郁婷,那場在馬棚裡的戲,先是開心充滿希望而後變得錯愕與失望,情緒轉折細膩而令人驚艷,除了這場戲,芳儀與母親的爭執,與老師的抗爭(打手心那一幕也是...厚,光想就眼淚打轉),與父親和妹妹的互動等,通通都有打動我。

今年金馬獎女主角的入圍作品,只剩下陳湘琪的《修行》還沒看到(不知道頒獎前夕有沒有機會看到),單就《瀑布》和《美國女孩》來比較,林嘉欣很棒,賈靜雯很棒,王淨也很棒,但就個人私心來說,我會投給方郁婷吧,畢竟,這種青春期少女如果沒有演好,很容易讓人感到生氣甚至厭煩,但方郁婷的表演就是會讓你覺得:「這小朋友沒那麼壞,她只是很寂寞,很慌張,很徬徨啊啊啊啊。」

《美國女孩》(上篇):https://reurl.cc/0xGZYb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木言 2021-11-17 20:04:12

今年的最佳女主角真的是死亡之組,陳湘琪、賈靜雯、林嘉欣這三個媽媽不管是哪一個得獎,應該都不會有爭議。

我覺得陳湘琪非常有可能突圍出線,因為畢竟兩個女兒同時入圍有點分走了兩個媽媽的精采度,而陳湘琪則是《修行》在本屆金馬唯一的入圍者,可見她一個人撐起了整部電影,加上《修行》導演錢翔就是她上次奪獎迴光奏鳴曲的導演,也許她能重現2014年的榮耀。

不過我也很期待另一個結果,就是金馬重演2016年周冬雨、馬思纯首次雙影后的情節,畢竟兩對母女檔和五年前的七月與安生一樣,相愛相殺,互為表裡,因為擁有彼此,相互激盪才綻放出動人的火花。我真的蠻期待看到這兩對母女檔任何一對同時封后的情形。

所以我並不看好王淨單獨得獎,小郁婷有機會拿下最佳新人,但金馬好像還沒出現過這麼小年紀第一次演戲就拿影后的紀錄。

版主回應
《修行》還沒機會看,但陳湘琪的表演是無需擔心的。另外,感覺上再開雙蛋黃影后不太可能?畢竟給哪一對母女好像都不太好(沒得獎的那一對一定會超不爽),哈。 2021-11-18 09:3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