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還能抽好禮,年終換機靠自己 贊助
2021-11-14 18:55:22hatsocks

金馬58《狼行者》:我已經在坐牢了

「妳媽要我保護妳,這是為了妳好。」

1650年,愛爾蘭的基爾肯尼城鎮,獵人奉護國公命令獵捕森林裡的狼群,好讓樵夫砍伐樹木,農人佔地耕種,促進經濟發展。傳說中,森林裡住著擁有魔法的狼行者,會幫助狼群保護森林。女孩蘿賓和父親古菲洛從英格蘭搬到吉爾肯尼生活,父親外出打獵時,蘿賓只能在家中守候或去雜役間工作,不准踏出城牆一步。性格奔放的蘿賓不想天天關在屋裡,她偷溜出城,跟蹤父親來到森林,想要幫忙獵捕狼群,卻在一次意外中,認識一名年紀與她相仿的狼行者:玫弗。在與玫弗相處的過程中,蘿賓發現人們對於狼群與狼行者充滿誤解,為了拯救這群動物夥伴,蘿賓決定和玫弗一起對抗護國公與他的軍隊...

取材自愛爾蘭民間故事的《狼行者》,乍看是人類驅逐狼群,霸佔森林掠奪資源的環保電影,但它真正想談的是個人與家庭與社會(國家)體制的關係。古菲洛是護國公的手下,負責獵殺狼群,他總是告誡女兒蘿賓要聽話,要守規矩,才能擁有安全的生活。好動的蘿賓老是不聽父親的勸告,偷溜進森林,想要獵捕野狼,以獲得父親的認可與肯定。偶然機會下,蘿賓被住在森林裡的狼行者玫弗所救,並獲得了跟狼行者相同的能力:睡覺時會變成野狼,醒來後才會化身為人。

「狼」在電影裡,代表的是被壓抑的本性:狼行者只有在「睡著」的時候才會變成野狼,說明人類只有在夢中,才敢「做自己」。一旦甦醒,就會變成跟群體相似的外貌(一致性),才不會惹來麻煩。《狼行者》片中,護國公為了擴大領地,不斷砍伐樹木,打算將狼群給逐出森林。古菲洛對護國公的命令言聽計從,不曾質疑命令的正當性。對古菲洛來說,他的一切作為都是以保護女兒為主旨,不管護國公下達什麼指令,只要女兒乖乖遵守,父女倆就能平安地活下去。

不同於父親的盲從,蘿賓渴望擁有不同的人生,厭惡被一大堆的規矩管束。諷刺的是,當蘿賓受玫弗的母親所託,肩負起保護玫弗的責任時,蘿賓也選擇了跟父親相同的處事態度:為了保護玫弗不被人類囚禁或殺害,蘿賓要求玫弗聽話,甚至將其軟禁起來,這樣玫弗才不會惹上(出)麻煩,才能好好地活著。父權體制行之有年,對於年長者來說,那是他們生命的一部分,思想僵固,不容易改變;對年輕一輩來說,儘管厭惡長輩的行為,但在耳濡目染下,當他們擁有跟父母輩相似的責任(權力)時,也容易掉入相同的思維,從保護者變成推動惡行的加害者。

愛與保護有時候未必會把我們帶到更好的位置,反而會因為太過擔心子女的安全,而被恐懼所挾持。古菲洛在一次跟女兒的爭執中,承認他內心的焦慮,他說:「我很害怕,我害怕妳如果不聽話,有一天會被關進牢裡。」蘿賓聽了悲傷地跟父親說:「但我已經在坐牢了。」《狼行者》的無奈,在於被關在「牢籠」(社會給予的規範)裡的不只是蘿賓或玫弗(年輕孩子),亦是社會中不同階層的成年人,出於對家庭的保護慾望,自願成為權力者的打手,這些成年人看似是加害者(打壓異議的聲音),但他們同時也具備了受害者(強權底下的犧牲者)的身份。《狼行者》尾聲,古菲洛靈魂中的狼性被召喚出來,我看得非常動容,這部片從年幼的孩子講到成年人,從一個家庭講到一個團體(狼群)再講到整個社會,它說,每個人內心都有一匹狼,只是在文明禮教的束縛下,讓我們遺忘了自身的潛力,只要挺身對抗強權,放肆仰頭長嘯,我們也能活出自由的樣貌。

觀賞《狼行者》的前一天,剛好看了《美國女孩》,發現這兩部片講的東西頗為相近。兩部影片不約而同地從父母輩的焦慮與青春期女兒的反抗來看親子間的困境,父母輩以愛為出發點,想要督促兒女走向康莊大道,但他們制式的想像,卻也綁住了兒女的發展,帶來更多的誤解與不滿。不管是《狼行者》或《美國女孩》,兩部片的女兒們都在經歷連串的反抗過程中,慢慢體會到為人父母的辛苦,並試著從這些衝突中,找到與家人一起攜手走下去的幽微小徑。此外,《狼行者》透過狼群來描述主角內心渴望自由解放自我的心情,《美國女孩》則是用馬匹來表現主角一家人不受控的狀況,使用的動物不同,卻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後,《狼行者》的兩位導演 Tomm Moore 和 Ross Stewart 的合作默契相當好,敘事流暢,角色鮮明,動畫技術出色,色調迷人,場面構圖很有繪本風格,是一部劇情有點讓人揪心,但畫面有夠舒服漂亮的動畫佳作。金馬影展還有場次,很適合爸媽和兒女一起進場觀賞,可以讓彼此有多一點同理心與對話的空間。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