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拍到了,疑似是Mazda... 贊助
2021-08-12 19:40:21hatsocks

《脫稿玩家》:能搞續作為何還要原創?

銀行行員蓋伊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起床,跟金魚打招呼,點一杯咖啡,上班,遭遇搶劫,下班,如此反覆重複。直到某天,蓋伊遇見美麗的蜜莉,為了追求蜜莉,蓋伊改變了自己的生活習慣,活出不同的人生......

Shawn Levy 導演的《脫稿玩家》,令我聯想起一堆電影:人工智慧追求自由意志,讓人想起《人工智慧》、《銀翼殺手》、《雲端情人》等片;不甘受限於特定身份(對自我的存在提出質疑)、努力突破邊界(違抗「上帝/父親/造物者」),走出不同的道路,像極《楚門的世界》、《駭客任務》、《極光追殺令》和《香草天空》;生活是一連串的闖關、升級和挑戰遊戲、小蝦米對抗大鯨魚(商業帝國)、個體對抗不公平的體制,並啟發眾人集結成全新的群體等,和《夏日大作戰》、《明日邊界》、《一級玩家》,以及《V 怪客》的精神相呼應;至於虛擬遊戲與現實世界的相互對照,不同場域的角色都在找尋自身的價值與意義,則跟《無敵破壞王》、《樂高玩電影》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脫稿玩家》有很多其他作品的影子,未能提出更有趣更突出的見解,然而, Shawn Levy 導演確實將影片拍得熱鬧、娛樂性十足。電影有幾個部分非常打動我。

一,劇中一名角色說:「能搞續作為何還要原創?」點出商人為能快速獲得利潤,只願意在重複的套路上兜轉,不再創新,不再帶給人們更新的刺激。以電影為例,續集越來越多,原創電影越來越少,究竟是創意匱乏,或是電影公司害怕(拒絕)失敗,不再挑戰電影的極限?《脫稿玩家》像是透過蓋伊這個角色來反諷為了賺錢而畫地自限的「成功商人」們:「嘿,你們沒比蓋伊更好,你們也在原地打轉、裹足不前夠久了!」(這使得《脫稿玩家》在片中「致敬」漫威一幕,顯得有些諷刺,哈哈)

二,蓋伊問好友巴迪,如果我們都是「假」的,你會怎麼看待生活與彼此?巴迪說:「就算我不是真的,這一刻,此時此刻的這一刻,卻是真實的。」巴迪這一番話,讓我想起《楚門的世界》片中,楚門也曾經問過好友馬龍,如果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假的,該怎麼辦?馬龍回答:「你就像是我的兄弟,我知道我們的生活都不如意,所有的理想都悄然逝去,你不想承認,於是另求出路。不過...重點是,我甘願為你犧牲,我絕對不會對你...說謊。想想看,要是大家都有份,我也有份。我沒有份,因為...根本就沒有陰謀。」

巴迪身在遊戲中而不自知,他雖然是人類創造的遊戲(「虛擬」角色),但他對蓋伊的情感卻很「真實」。換個方式想,巴迪對蓋伊的情感有可能是程式設定的結果,因此兩人的友情,到底是真或假?類似議題可見於《人工智慧》裡,機器人大衛對母親的愛的展現。接著看《楚門的世界》,馬龍是「演員」,他對楚門說的話,多半是經由製作人與編劇所決定,我們或可推論:「馬龍對楚門的感情是虛假的」然而,當馬龍對楚門說出:「我絕對不會對你...說謊」時,話語中的停頓與猶豫,說明了馬龍對楚門的感情也帶有一份真意。

虛實真假,很多時候無法被輕易區分。不管是遊戲玩家對蓋伊的情感投射、或是馬龍(以及廣大的觀眾)對楚門的不捨,都讓我們看見人類對情感的需求,戲假情真,假戲真做,亦或者,我們都太容易感覺孤單,才會不斷在戲劇與遊戲與愛情中,找尋一份歸屬感,渴望付出感情,也渴望被全心接納?

三,「我只是一封獻給妳的情書。」《脫稿玩家》這個劇情設定不算新鮮,但是蓋伊說出這段話時,我還是有被小小感動一下。

四,一直以來我都不覺得 Ryan Reynolds 特別好笑,總覺得他的喜感有點「用力」,不像亞當山德勒、金凱瑞、艾迪墨菲那樣地渾然天成。但從《愛情限時簽》、《惡棍英雄:死侍》、《殺手保鏢》到《脫稿玩家》, Ryan Reynolds 憨傻天真、嘴賤深情又帥氣迷人的銀幕形象,確實成了一塊招牌,目前沒特別想到有哪個演員有著跟他一樣的銀幕特質。

最後, 《脫稿玩家》的漫威哏、大隻佬杜館長、查寧坦圖(Channing Tatum)的巴頓先生等,是這部片我笑得最開心的三個時刻!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