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上活動高手都這樣做 贊助
2021-03-10 17:12:15hatsocks

《暢所欲言!押井守漫談吉卜力秘辛》:押井守對宮崎駿的愛(與抱怨)!

好久沒有一口氣讀完一本書,《暢所欲言!押井守漫談吉卜力秘辛》初讀覺得是押井守導演一股腦地飆罵吉卜力工作室的鈴木敏夫(製作人)、宮崎駿和高畑勳導演,以及他們推出的每一部作品,但讀著讀著才發現押井守導演對宮崎駿導演很有愛,很多分析都有意思,該誇的部分,絕對是會毫不掩飾地傾力讚美。

一,《暢所欲言!押井守漫談吉卜力秘辛》的好玩,在於書中可以看到押井守導演說詞的自相矛盾,例如批評《魔法公主》有著過於豪華的明星幕後配音陣容(基於商業考量),但當訪談的影評人渡邊麻紀表示,押井守自己的作品也有請來大明星配音一事,押井守立刻自我辯解地說:「我請來的人剛好很適合我的作品啊!」(渡邊麻紀有時會認同押井守的說法,但有時又懂得適時提出反對意見)。

二,押井守覺得日本人過度崇拜大師,所以坊間鮮少看到對於宮崎駿作品的批評聲音(就像在台灣批評李安或是諾蘭導演的作品,很容易被罵,哈),他認為宮崎駿導演有著能將日常動作描繪出迷人質感,具有瞬間打動觀眾心房的天才能力,但是他的電影作品,劇本往往過於鬆散,導演功力更是「低於二流之下」(好敢講!)。

押井守認為宮崎駿是個矛盾之人,這讓宮崎駿作品中的議題不斷相互拉扯,令觀眾感到無所適從,甚至無法理解導演到底想表達什麼。押井守也說宮崎駿導演的作品不是給孩童看的(例如《龍貓》演了大半場,龍貓才終於現身)、角色的成長曲線很粗糙(例如《神隱少女》的千尋,只有開場五分鐘嘟嘴耍脾氣,後面都變成積極向上的好孩子)、主角性格太呆板且不切實際(覺得《龍貓》的小月一角太完美,根本不可能存在)、宮崎駿在電影裡展現自身的戀物癖,專心描繪喜愛的事物而忽略了劇本架構、配角的存在感常常大於主角(押井守很佩服《神隱少女》裡的無臉男設計,並且好奇宮崎駿是怎麼創造出這個角色)等。

二,押井守表示,吉卜力工作室能夠坐大,具有商業頭腦(而且善於說謊與算計)的鈴木敏夫是關鍵人物。還說《魔女宅急便》應該是鈴木主導的作品,主要是獻給鈴木的女兒。而宮崎吾朗執導的《來自紅花坂》,則是鈴木獻給自己的電影。

三,押井守說高畑勳導演年輕時期的作品很強大,但他後來的作品都很糟糕,帶有"臭知識份子"的驕傲。甚至斷言,未來人們只會記得宮崎駿的作品,高畑勳或其他非宮崎駿執導的吉卜力作品,都將被遺忘。我認同押井守的部分言論,但也覺得他對宮崎駿和高畑勳導演作品的批評,有時候只是因為這些作品的敘事方式跟他信奉的「一部電影該怎麼講故事」信仰有所衝突,而感到無法接受。

一如押井守批評《霍爾的移動城堡》的蘇菲外貌一下子變年輕一下子變衰老沒有意義,我卻覺得蘇菲的外貌是其心境的展現。或是批評高畑勳導演的《隔壁的山田君》冗長無聊,我卻是愛死那部片的每一分秒。不過押井守對《兒時的點點滴滴》的評價,倒是開了我一扇窗,覺得他提出的批評不無道理,但!押井守厭惡至極又覺得極度矯情的《兒時的點點滴滴》片尾曲「The Rose」,我其實很愛啦(羞)。

另外,押井守說《螢火蟲之墓》的電車一幕(渡向亡界)跟《神隱少女》片尾的水上列車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螢火蟲之墓》的糖果盒是骨灰罈的隱喻、甚至認為《螢火蟲之墓》的兄妹感情有「亂倫」的意義(啥?!)。

四,押井守覺得宮崎駿導演跟大衛林區導演可以擺在一起對照觀賞,他說:「宮先生(宮崎駿)和林區的關鍵性差異在於,林區認為人是很詭異的東西。因為林區就只有人類是多麼詭異這一個主題。這是身為林區影迷的我最近終於得出的結論。人類這種令人不自在的存在。這樣的人類做出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件。就是這個主題。人類本身就是那麼令人毛骨悚然,所以他都拍那種無關善惡,也無關天使與魔鬼的作品,才會成為獨一無二的作品。

那宮先生的情況又是如何呢?宮先生真心想相信人是善良的,想看見美麗的世界。這是他與宛如被附身般著迷於令人不寒而慄世界的林區關鍵性的差異。只是,兩人都屬於想利用電影實現自己妄想的類型,這點並無二致。還有一點不同的是,林區對刻畫人類令人害怕的一面有清楚的認知,而宮先生則是無意識的。」

五,押井守對《龍貓》片中,小樹苗拔地而起的畫面、《魔法公主》裡山神獸走在水面上的場景、《神隱少女》的水上列車,以及《霍爾的移動城堡》片中可以快速切換空間的魔法轉盤設計皆是讚不絕口。

我很愛押井守談《霍爾的移動城堡》的房間轉盤一段:「我真的很佩服那個設計(霍爾屋內的魔法轉盤)。每喀喳喀喳一下就通往不一樣的世界,黑色是戰場,燃燒著熊熊的火燄,霍爾化身如妖怪般的鳥,飛來飛去,筋疲力竭了就會回到城堡。卡西法看到這樣的霍爾便說『你會回不來喔 』。妳覺得那代表什麼意思?」

渡邊麻紀:「宮崎先生的心被分成四塊的意思嗎?」

押井守:「不是,跟那數字無關。也許女人不容易理解,男人很快就懂了。尤其是老頭,馬上就會心神領會。因為老頭會無意識地轉動那個轉盤。總之,不管是有意識或無意識,就是會分別扮演好幾種人格,在公司上班的老頭回到家就喀喳轉一下。在某處與小姐應酬時也喀喳轉一下。與兒子或女兒相處時也轉一下。總之,意思就是人是活在多重世界裡的生物。當中也有會變成怪獸的黑暗面,就是人活在世上內心必定存在變成怪獸在戰場上盤旋這樣的黑暗面。

我恐怕是頭一次看到有電影用那樣簡單的設計,很有說服力地表現出老頭內在世界的多重性。我非常喜歡。喀喳喀喳轉一下便瞬間切換。太棒了!」

話說,《霍爾的移動城堡》片中行動緩慢的老狗因因,原來是影射押井守?!禮尚往來,押井守也把自己作品中的負面角色給寫成高畑勳導演或鈴木先生。

最後,想知道吉卜力工作室八卦,或想聽聽押井守導演怎麼看全部的吉卜力作品?《暢所欲言!押井守漫談吉卜力秘辛》保證會讓影迷們讀得興味昂然(認不認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甚至有了想要重溫吉卜力電影的衝動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