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6 01:57:30hana

【法國行 Day3-1】諾曼地:勒阿弗爾(Le Havre)→翁弗勒(Honfleur)

【2017.9.5】

 

昨晚返回飯店已經快十一點,累翻了,偏偏行程排很滿,早上七點就得下樓吃早餐,真的比上班還拼,壯遊法國真的不是喊假的。
我們投宿的Novotel Hotel真的很優,房間頗大,餐廳設在二樓,燈光美氣氛佳,一掃天氣惡劣的陰霾。





早餐採自助式,麵包是法國人早餐的要角~牛角可頌(Croissants)、巧克力麵包、奶油軟麵包(Brioches)、棍子麵包(Baguette)、吐司、果醬、奶油,應有盡有。我喜歡烤得香酥鬆軟的可頌,塗上奶油深得我心。



乳酪(Formages)也是法國人的驕傲,法國為畜牧業大國,以牛奶、羊奶、山羊奶製成的乳酪種類繁多,這些在台灣超市或餐廳才能看到的洋食,在法國是每天餐桌上的主角。還有培根、火腿,天天吃這種冷盤沒吃膩是有原因的~因為趕路的關係,大部份時間都在高速公路上奔馳,沒能好好坐下來吃一頓像樣的正餐,所以這種自助式早餐對我們而言,算是豐盛的大餐,可以彌補睡不飽的下床氣。




早餐的份量,比平常吃得還多,西式早餐蠻合我的胃口。


吃完早餐準備前進下一個目標,由於天氣惡劣,忍痛刪掉水城Deauville(以前去過)和諾曼第登陸海灘,直接殺到諾曼第西岸最負盛名的度假勝地翁弗勒(Honfleur)



今天早上烏雲密布,行至諾曼第大橋下起滂沱大雨~遠眺塞納河出海口,灰得好憂鬱,讓人想起D-day的慘烈戰事,心裡也黑壓壓一片。
翁弗勒與勒阿弗爾只有一橋之隔,全長22公里的諾曼第大橋,「頭過身就過」來到出口差不多就抵達翁弗勒了。車行至東岸碼頭(Bassin de I'Est),眼前天昏地暗,實在不太妙~
旅行真的蠻怕碰到下雨,尤其來到風景像明信片一般的景點,下雨就像來到拉下鐵門不營業的遊樂場,不給看、不給玩,對遊客來說真的很敗興。



翁弗勒(Honfleur)為法國西北部卡爾瓦多斯省(Calvados)的一個公社,與勒阿弗爾隔著塞納河遙遙相望,自古以來便以港口著稱。它的全盛時期在16-17世紀,受惠於海上貿易的繁榮,躍升為塞納河流域最熱門的商港。然而,好景不常,由於其出海口的淤積加上勒阿弗爾港口的現代化,最終其地位被對岸的勒阿弗爾取代。



(圖片來自網摘)


翁弗勒 1856,尤金.布丹

即使喪失了通商港口的優勢,其本身迷人的海洋風情,受到許多印象派畫家的青睞,像古斯塔夫.庫貝爾、尤金.布丹、克勞德.莫內等人紛紛到此寫生,藉著藝術家們的彩筆,翁弗勒默默發展它的軟實力,同樣得到世人的觀注。

進入19世紀,出生於翁弗勒的海洋畫家尤金.布丹(Eugene Budin)和音樂家薩提(Erik Satie)憑藉著其藝術成就,成功擦亮了翁弗勒的招牌。每到夏天港口就擠滿來自國外的遊艇,來自陸上海上的遊客,將翁弗勒擠得水洩不通。
沿著舊碼頭往舊城區找停車位,雖然今天天公不作美,但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情,還是想好好參觀一下這個名聞遐邇的藝術之城。



翁弗勒為海港城市,除了美麗的碼頭、古老的街道、餐廳藝廊,看古蹟的話,這座15世紀蓋的聖凱薩琳教堂(Eglise Ste. Catherine)為法國現存最古老且規模最大的木造教堂,非常值得一遊。






即使天氣不佳,一大早遊客就來報到了。
 


我們在教堂後方找到停車位,停好車準備探訪這座城市。






原本很灰暗的天空,似乎有了破口,看到了烏雲之外的藍天,好兆頭!






遠方的碼頭也慢慢掀起頭蓋,雨停了,可以好好城市漫步,詳細景點下回待續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