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7 15:19:06Guruji

走出失眠 克服恐懼

 

大家都喜歡Jeff美妙溫柔的巴將歌聲,還有人問起他的CD哪裡買呀?

您可知他曾有一段精采的生命故事,生活的藝術讓他的故事更圓滿,且看他娓娓告訴你⋯

 

-----------------

有一位長期失眠的朋友,希望我把走出失眠的經歷寫出來,和大家分享。

以下是我三年嚴重失眠的一些歷程。。。

 

天平座的我一向個性開朗,樂天知足。在還沒踏足憂鬱症的門檻前,根本不瞭解好好的人怎麼就會有憂鬱症了?

 

 

直到我的生意王國垮下,欠下巨債,求救無門的情況下,我嘗到了憂鬱症是一個什麼滋味。

 

開始時是恐慌,所謂的“恐懼症”。心裡就莫名的慌亂,不安。有種大災難要來臨的感覺一樣,心慌意亂,不能自製。

而這種感覺是完全無法捉摸,也揮之不去。狠狠的啃噬著我的神經。。

 

接踵而來的,是失去食欲,失去活力,失眠。。

醫生開鎮定劑給我,吃了也只能睡三四個小時,而且醒來是非常的不舒服。。。

 

恐懼,焦慮了兩個月,開始步入憂鬱的深淵。

每一個晚上,我只能分階段的小睡幾分鐘,然後驚醒,小睡幾分鐘,再驚醒,周而復始。

整個夜晚我大略計算過,加起來小睡的時間,總共只有一小時左右。

大部分夜裡的時間,我是瞪著眼看著天花板,等待下一個累到可以再小睡幾分鐘的機會。。

 

後來身體對鎮定劑敏感,醫生給我換了另一個神經科的鎮定劑。他堅持不給我安眠藥,也勸告我別去買安眠藥,因為我憂鬱症的症狀嚴重,他警告說最好別吃安眠藥。

 

換了鎮定劑,我可以每晚睡四個小時,但是這樣一吃下來,我對這些藥物是極度的依賴,把這些藥當做我的命根子。

 

吃了半年的抗憂鬱藥,鎮定劑,放緩心跳的藥,不會胡思亂想的藥。。。我變成一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行屍走肉苟延活著的活死人。。腦袋是完全不會思考,只有腦袋裡不受控制,失控翻覆的思緒,一波又一波的在腦海裡炸開。。

我媽說那時候的我,每天就一動不動的坐著,眼神空洞沒有焦距。如果不是還有呼吸,看起來更像一個蠟像。

但是我的腦海裡無時無刻都是兵荒馬亂,猶如一個個的悶雷,轟隆隆的炸響,腦子已經無法正常的操作。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我到了小吃店,我可以站在門口超過20分鐘,而還不知道該吃什麼。。完全無法做出一個抉擇。

 

那時我覺得唯一的依靠,也就是我的藥了。。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快兩年。

我們“生活的藝術” 團體的老師,看我這樣實在是不行,就要我去她們中心掛單,希望借著群體的力量,能夠幫我一把。

 

我在中心住了三個月,瑜伽早課,靜坐,淨化呼吸法,清潔工作,每天的做,每天都過得異常的忙碌。

 

當時我一到中心,老師就要我停藥,不讓我再吃一切抗憂鬱藥物。我懷著忐忑的心,停了藥。

停了藥之後身體的反應,讓我下定決心,不再碰那些藥物。(因為這些藥物會可怕的囤積在身體裡很久一段時間。。。)

原本我以為,停了藥晚上就馬上不能睡了,怎麼知道,藥停了,我的身體還能感覺到吃了藥的效果,這種感覺一直到停藥一個星期後才消失。。

 

也就是說,停藥的第一個星期,我還是可以睡四個小時,讓我錯覺以為我復原了。。。可是一星期之後,那種憂鬱症的感覺又完完全全的回來了。晚上再度徹夜難眠。。。

 

夜晚無法睡眠,白天當然恍恍惚惚,精神體力完全不到位。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是非常非常的無助,沮喪,甚至想結束生命。。

 

我會走出憂鬱,告別失眠,簡短的說,是重新找回了我的信心,找回了我的生命節奏。在我摔倒的地方再次堅定的站起來,面對自己,不再逃避。

 

而“生活的藝術”團體的老師,教導的瑜伽,靜心,淨化呼吸,還有唱誦的活動,也給了我非常大的身心靈方面的幫助。讓我有機會去學習和奉獻我的一份力量,也可以説明有需要的朋友。

 

在我重新爬起來的過程中,“奉獻和分享”,扮演了絕對的推動角色。

 

每當我接了一個義唱活動,奉獻我的歌聲,分享我的生命故事後,我獲得的正能量,是無可言喻的!經歷過生命穀底的我,是完全可以感受到那能量在我身體裡的流動,極度舒服,極度溫暖!

 

每一次的義務工作,都讓我倍覺自己的幸福,讓我感恩大地賦予我的一切。讓我心安理得。

心安理得,是失眠的剋星!

奉獻和感恩”,是得到心安理得的方法之一。

 

現在的我,可以說是躺在床上,雙手一松,就睡著了。

 

我對治失眠和憂鬱的方法,就是“面對自己,奉獻自己,和感恩自己擁有的一切”。。

 

希望我的小小分享,能讓受失眠困擾的朋友們做個參考。

感謝大家 。

 

馬來西亞 Bhajan Jeff 2014/7/14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