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更貼心的乘車體驗 贊助
2019-04-22 16:47:43浮塔徠忒Photogwriter

我們與惡,沒有距離──黃柏榮

攝影:黃柏榮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拿石頭打他。」


聖經記載,耶穌對欲把淫婦定罪的群眾如此說道。那些群眾聽見這話便一個一個離去了,看來他們聽懂了那句話的寓意。然而,我不禁想,故事裡畢竟存有濃厚的浪漫成分,若在現今,應該有人會毫不猶豫地丟出石頭吧。


日前一齣電視劇,探討每個人與惡之間的距離,也許這個命題大過了命題本身,以致它成了自身所批判的對象。把責任推給一個人會容易很多,也會讓我們心安理得很多。於是,我們可以很輕易地拿起石頭丟出去;也會很容易成為行淫的婦人。


於是,我們要時時自省是不是符合他人認可的模樣;看起來是不是夠老、夠弱;是婦、是孺,如此方能心安理得地穩坐博愛位。否則就得隱忍疝氣、攝護腺肥大之苦,若無其事。搭乘電扶梯,要靠右;即使這條規定早已取消多年,仍有人會一把推開踩穩踏階緊握扶手的人。


我們具有雙重角色;丟出石頭的人與行淫的婦人。但沒有人願意當王赦,想找出有益於群體的方法,吃力不討好。把責任推給一個人是容易的,於是,犯錯的人被丟石頭;他會犯錯的原因不重要,反正,不是我犯錯就好。


「為什麼是我?」應思璁哭吼、苦思不解。「需要吃藥的是那些人」某種程度上,我頗能情同理同。也許,我們都是思覺失調者,比起應思璁,我們只是強迫自己習慣這個思覺失調的社會而已。而,說那些人才是該吃藥的應思璁,反倒被認為是思覺失調。


如果,把「應思璁」三個字看成是一個集合名詞,他與新聞媒體的關係也就不那麼分割了。他是被媒體丟石頭的人,媒體亦被他丟石頭。這一整個塊狀的集合名詞,套用在李大芝、宋喬安,都是。如果,把媒體視為一個塊狀,視為一個人,無怪乎大眾會一面倒地認為都是媒體的錯,認為媒體要自律。因為,把責任推給一個人比較容易。


沒人敢承認,我們與惡之間,其實沒有任何距離。若認為還有距離,多半有一絲絲的傲氣。不認為自己有惡,或認為自己比起他人,離惡總是遠了一點點。


沒有人願意回溯,造成這效應的本源是什麼?最初拍動翅膀的那隻蝴蝶在哪裡?先省略不談台灣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歷史演變,總之,怎麼就沒人思考一下,觀察蝴蝶飛行的路徑?雖然回不去了,因為我們不可能抓住那隻蝴蝶擺回原處,除非大家願意回到戒嚴、箝制言論、黨國監控新聞的年代。


陳映真創辦《人間雜誌》,撕開資本主義均富社會的糖衣,衝擊威權體制。如同應思璁,提醒社會大眾該吃藥了,該醒一醒了。


二十世紀末,威權體制漸漸瓦解,黨政軍退出媒體,伸進手的卻是大資本家,只顧銷量、營收、網路聲量、廣告量。即使宋喬安踩緊底線,斥責干涉新聞操作的業務部「不要教我怎麼播新聞」,最終,也因為大財團入主電視台,黯然離職。


網路社群崛起,媒體更質變成個人都可以是傳播介質,直播主、網紅、Youtuber,更向資本市場靠攏。憑藉高人氣點閱量,與廣告商媒合,消息輿論更易受到操弄。進而文創,以各類型式出現,展演、音樂、電影、戲劇、行銷,夾帶著意識波,輸入群眾的大腦。仔細想想,這與戒嚴時期的愛國歌曲、電影與口號,異曲同工。


把責任推給媒體是最容易的。所有人均是一個介質,尤其在社群平台,試問,我們還能自認與惡存留著距離嗎?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19-04-23 12:19:31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版主回應
感謝小天使愛護 2019-04-23 18:26:56
有奸有惡 2019-04-22 21:09:49

狄更斯:我們在一起走向天堂,我們大家在一起走向地獄。

版主回應
有奸有惡
地獄留讓狄更斯自己去就好了…
我還是比較想走向天堂
2019-04-22 21:44:20
有小惡 2019-04-22 18:20:07

喜歡這篇,寫得真好

版主回應
謝謝有小惡。
我的命題應可騙得一些流量,
算是小奸。
2019-04-22 19:4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