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7 18:58:28Shalott

鐵證


抑鬱不平的騷動著,止不住的埋怨再次流傳開來,

將口袋挖至深不見底,再可憐兮兮的埋怨著無法達到得飽和的匱乏。

然而埋怨的背後,也包含著挑揀的過失,

等於完全抹煞了...那過往的歲月。


開門見山的提問,怒形於色成了最佳鐵證,

自鳴得意到了忘了一切,及時救援的仰仗更顯得有始有終,

將那一刻被正中紅心的心虛,轉換成長篇大論,

卻不知那樣的說服,是否能被自我的心魔接受....?

一言不發太難....連一刻該適時的緘口都做不到,

過市招搖做得既多又足,出丑狼籍總能突破極限。


這一刻才講求的公平,才是最大的不公平,

暗自竊喜是否能就此消釋前嫌?

沒能一清二楚的訂立規矩,如今只能全盤接受的沉默。

一步一腳印的走進那一字一句的軌道,不是未卜先知,是自甘墮落的現實,

是完完全全的失去,真真正正的生存之戰,才正要開打。

上一篇: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