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限定公仔這邊搶!登入即拿免費購 贊助
2022-06-12 22:29:22半熟蛋

散步參

壹、

  坐夜車的時候會不自覺地一直看著月亮。那是一種無止盡的追尋感,不管你在哪裡、速度多快,月亮好像永遠都在那裡,永遠都在前面那裡。有時候看著看著會覺得心情平靜了下來,它可以承載你坐夜車的所有原因跟當時的情緒。
 
  你是趕不上月亮的。
 
  不過用趕這個字也不是太精確,正確來說月亮一直都在那裡,好像跟時間無關,跟歲月也無關,它就是在那裡。你出生時他在,或許你離去時它也是可預測的會在。
 
  如果說什麼是安全感,大概就是你會相信一件事情像月亮一樣亙古不變、週而復始;你走得再遠,它就是會在前面那裡,無論你追尋著什麼。
   
貳、
  這是一個滯留鋒停留太久的季節。沒有下雨的台北像是上天恩賜。我決定要出門吃晚餐。吃晚餐像是一個附帶的行為,大概只要符合營養條件就行。在前往河堤的途中意識到自己是一個人,說不清那是什麼感覺,總之不快樂也不難過。想不太起來從以前到現在自己一個人散步的時候心裡到底在想什麼,也有懷疑過是不是其實就是因為沒有想些什麼,所以才一直想不起來。
 
  抬頭看月亮,想起了我寫的月亮的這段文字,突然也意會到沒有什麼是我的月亮。你有看過電影裡狼人要出現時,那個雲與月亮的形狀嗎?今晚的月色就像那樣。這時候雲把吃掉的月亮又再吐露了出來。
 
  那你有看過電影裡面湖面氤氳,彷彿下一秒就會從湖底升起什麼的那種景象嗎?今天的河面就是那樣氤氳。像一面銀鏡的河面,波光粼粼,看不清水裡,只看得見它倒映著岸上的所有光亮,水氣濛濛,我的世界突然播放起靜謐而駭人的樂曲。
 
  走到一個路口,三條岔路匯聚成一條路,我感覺再也沒有路可以走了。三條路最終都到了這條路,而我至今仍不知道那條路是什麼。我心裡這樣想,回了頭,剛剛走來的路一覽無遺,我知道的,因為我走過了。
 
  回程途中,發現自己一點什麼都不在意,什麼都想丟棄,眼中泛起霧氣的時候,發現世界變得氤氳。是不是河面的氤氳,是因為世界的眼眶也泛出了淚水呢?模模糊糊地,看見路燈擴散成一朵黃色的蒲公英,就是風一吹就結束了任務的那種植物。心裡盤算著如果非得要有寫遺書的一天,裡面要列名的有誰呢?又發現自己其實什麼遺書都不想寫,何況列名呢。
 
  渺小一生裡面的Jude終其一生都在扮演,或是試圖扮演大家眼中正常的人,但他知道他永遠不能。我們眼中的掙扎努力、為愛勇敢,我感覺都是像是Jude為了走向死去的路途。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