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維佳 活出自己的精采 贊助
2019-01-21 01:00:00建州新女真

垓下谷地。楚軍,季布的陣列


 
  垓下谷地──楚軍先頭列陣,季布的陣列──
 
  季布瞇瞇眼遮手挑望著眼前二十多萬火把如火海般漢軍,此時我方先頭軍列橫三列陣,劍槍戟兵排列,三時辰之前盾牌兵面對追擊防衛,那時騎馬衝入後各自奮戰搏鬥沖殺,盾牌兵也各自潰散了。季布緩緩喝了僅存的三口水,他手掌撫摸擦拭長劍,眼眸黑眼珠是清澈的,無畏懼也不見憂愁煩擾。
 
  他轉了身舉著長劍指向傳令:「你陪我三年多囉,今日我等陣列可要替鍾離昧將軍那裏多省點力氣。」
 
  傳令嘟了嘴唇沒有回應,他眼眸正在閃爍著最後之戰的志氣!


  季布手把長劍仰天高舉,他吸了二口長氣,呼吐後以淒厲嘶聲吼喊:「弟兄們,槍陣列向前前進,戟刀後銜接戰列,劍兵左右跟進!」 季布又揮晃長劍:「我部眾各伍弟兄們,手持楚軍引以為傲的長劍,尖鋒刃所指我楚軍一殺十敵!一怒破十膽!」
 
  數千兵卒精神抖擻齊聲呼喊:「手持長劍,尖鋒刃所指我楚軍一殺十敵!一怒破十膽!」
 
  楚軍的激勵呼喊聲音傳遍了垓下山谷,縈繞谷邊回聲和風流聲音吹過,宛如有十萬大軍在此。漢軍數萬又數萬如同波浪浪潮拍打般的衝擊攻擊,各陣內配有弓弩機匣弩,彼此交換射擊的優勢,長盾牌兵隨側在掩護進擊。此時楚軍只是志氣、鬥氣、以及一股膽氣的鬥力拼戰了,什麼事都不管了,我們不能活也你們漢兵也別想活‥‥‥殺,殺,就是殺到疲憊喘呼吁氣!
 
 
  戰鬥約半個時辰後,另一方位已被衝破防衛,數千的漢軍快速奔跑湧入此處。長槍兵,劍兵隊伍也紛紛來包圍了鍾離昧所率殘軍四千多眾。
 
  鍾離昧眼微瞇看著就露了笑,他悠哉的舉起竹管,大口喝了剩下的水:「弟兄們聽好,眼前一群鼠狼濫賊庸耳,欺騙我楚多年,無誠無義信,狡詐脫兔不志氣,我軍一心一死不如一志氣保忠節!」
 
  鍾離昧側身一轉舉手呼吼:「各列劍兵、槍戟兵皆聽好此令,敵軍一來就放下槍戟,倆倆拔劍自刎,我楚軍今日自留志氣讓江東彼岸見驕心!」
 
  數名傳令:「諾‥‥」
 
  傳令三人急躁跑來「報,報--情況有變!前方有異狀,我等要稟報!」陣前的護衛衛士看見肩膀綁巾是傳令就放行通過。」
 
  「呵呵,哈嗯‥‥韓,韓大將軍!」傳令慌急的跑來韓信陣前十來步,他彎腰在吁氣喘吐著,「呵哈嗯‥‥哈!眼前楚軍,好怪異,他們楚軍都站挺沒有沖戰氣勢,忽然各伍槍兵互相舉起突刺,或是拔劍自刎,我軍進攻各列兵卒各伍什長們全都看傻了心思!大夥不知怎麼去攻擊,皆然看他們互相在殘殺。
 
  韓信聽了扭抽眉眼,他錯愕驚呼:「什麼?竟以此‥‥‥」這時的韓信凝結了心情,鍾離昧部眾殘兵乃是採用死士拚戰法,與其是戰死,還不如以保我軍志節自刎全死。  韓信扭晃一下頭又揮手喊著:「快傳達擊鼓,各路暫時不攻擊!」「傳令幾人速速往前通知,左右各二百兵卒奔前去呼喊,凡隸屬於鍾離昧將軍軍營各部兵卒原地坐下,不戰者原地坐下,不要停一直喊,不戰者原地坐下。」




  項羽突圍往烏江,風如意替霸王擋道殺敵二百!
 
 
  此時此刻項羽主隊二千騎精銳已往另一方突圍殺出!
  但、這時項羽全然不知楚軍數千殘兵,正如死士的無畏懼,自保驕氣,戰鬥志氣揮劍紛紛自刎。項羽馬隊來到眼前一處河水,岸邊草枝稀少土淤泥並不多,一眼瞧去此河的河道寬廣,馬隊如強行渡過恐怕會淹沒近半數的馬。項羽並沒有猶豫回頭一問:「眾營兄弟可有信心渡越此河嗎?!」
 
  眾部馬隊回應:「霸王渡河,我等皆隨之!」
 
  岸邊這時小土丘一旁站了一人,樸素外衣一份感覺孤寂冷淡,他拖著長槍,飄散長髮似乎憂愁,一股氣息冷鋒陰寒宛如是他這支雪白長槍,緩緩腳步走來輕快又紮實,他直望著霸王眼前騎馬隊。
 
 
  項羽定神一瞧著他,略感此人面熟,正是一年前范增帳內好冷的男子。項羽嘴角露笑問著:「哦,是你,你當時幹了大事!」項羽微歪了脖頸,一副嚴肅面容緩緩拉動臉皮唸著「哼,罷了……」
 
  好冷的風如意默默無言,臉腮邊鬍鬚隨風吹過撥散長髮了………項羽手抖拉馬韁馬蹄往前二步又問:「想必你知亞父范增的去向,那他這一年多來過得可好?」
 
  好冷的風如意直率的回覆:「就是他叫我來此等候霸王。」項羽揚起笑顏,此笑是多日之後爽朗之顏:「哦,原來如此!那他身體安康否?」風如意瞇著眼靜默,山谷風流匯聚一陣狂大寒風,吹襲了他飄散長髮,晃動長髮彷彿也吹向項羽此刻心情不安和無奈感。
 
  好冷的風如意眼微瞇:「范大人上月偶染風寒,經過十多天便康復已無礙了。」
 
  項羽:「嗯,那你來此等候我何事耶?」風如意手抖了槍柄蹬插入地,拱起手臂是剛毅語氣:「我是來替霸王殺敵二百人,一殺完後我便就離開。」
 
  項羽一旁的營衛隊長聽了,呵呵抖臉唇舌笑著:「汝可知後面有多少追兵嗎?」 風如意:「我已經答應范大人殺敵二百人後我便離開。」
 
  項羽手轉長戟鐵桿插入地:「吾兵勢已至此,汝有狼虎勇膽,亞父慧眼果真沒看錯人也!」
 
  風如意一臉正色,眉宇之間是壓抑沉悶的殺氣:「霸王曾誇讚此言,如我領一千騎殺入敵陣一萬軍,沒人擋得住我。」
 
  項羽聽了炯然目光一閃,他開懷笑了:「呵呵哈哈哈,我方才一瞧見你全身覆蓋了一股深沉殺氣狂霸,那你就完成亞父交代的期許吧!」
 
  項羽手抖拉馬韁側轉了馬頭:「當你殺完二百漢兵後務必回去照顧范增,讓他安養晚年。」項羽語畢,手高舉呼喊著我營眾部兄弟,立即渡過淮河!
 
 
  風如意眨瞇眼一回頭便不看項羽了。他獨自拖拉著長槍.孤單往道路前走著走著,風流捲起塵沙飛揚,天寒冷風徐徐吹襲,風如意他比寒風更冷,惡厲魔怪更嗜血性……。
 
  約過一半時刻尾隨而來的追擊馬隊逼近河岸,前方探馬五人眺望著遠遠前方河水,那是項羽的主隊部眾有幾十匹馬紛紛上岸了,但此道土徑這前方,這一人拖著一把長槍逐漸走來。耶咿--,此槍好冰冷好雪白耀眼。
 
  馬槍隊裨將策馬往前語氣威嚇喊著:「汝可知此處是戰場嗎?還不識像點快離開道路中央。」
 
  風如意沒回話,也沒有轉動長槍,他依然故我站杵著原地不動。  槍隊兵尉策馬也往前大聲斥喝:「你如不速速離開就是自尋找死!」
 
  風如意眼神是堅定,是不要命的來賭命。他手一甩晃長槍傾斜,他一臉泛白如冰霜的臉龐宛如鬼魅,扭晃一下脖頸淡淡的語氣:「我都有允諾霸王,在此擋道殺二百漢兵便會離開。」
 
  馬槍隊裨將聽了感受詫異,他看另二位兵尉也在冷笑,馬槍隊裨將手一晃擺長槍指向風如意:「你呀,你說什麼瘋癲愚癡話耶?」風如意微瞇冷眼瞧向馬槍隊裨將:「等我殺滿九十九人數便會殺你來補百人數。」語畢他手一拉起長槍,手腕甩旋了槍柄,連轉三圈往上空飛繞,隨之槍柄一擺直插入地面。
 
  槍隊兵尉見他在雜耍槍技,撇了頭吼喊著後方:「槍排五人和十人左右二列前進刺殺他!」
 
  風如意冷冷唇卻是鷹的眼:「來十五人太少,三十人一起上是比較有血腥快感。」馬槍隊裨將扳起臉色,怒眼咬牙手指向他:「哼哼!汝膽敢輕蔑我漢軍,竟敢這般狂妄擋路,那只好斬殺你。」
 
 
  槍兵十五人踏步前進,左右二側越來越近,吼了一聲殺!十五衝跑就擁上舉槍刺來,怎料風如意沒有往這方向進攻,他快速往右前一跑,手一揮一旋槍尖刃掃過七八人,隨之轉動槍身柄突刺擊連切入,槍尖鐵刃來得快,來的意外的連殺中六人。此一群槍兵霎時之間的全沒預料到?他會這般快速猛殺而來!一頭兇殘的狼肚子餓了,風如意是一頭惡狼,他是潛伏山林多年的狼王!隨性又豪膽的衝入眼前上千兵卒槍伍之眾。
 
  交戰不到一時刻已有三十多長槍兵卒倒下,周圍山丘夾帶冷風氣流寒氣又迎吹而來。一群兵卒的心也隨冷風吹襲感受寒冷膽顫心驚,只因眼前這人很瘋狂,嗜血又血腥不同一般兇殘。
 
  風如意輕盈快步又殺向馬隊馬槍隊裨將,雪白長槍猛刺入一匹馬下腹,馬一痛嘶吼一躍起倒向後方。槍隊裨將這處七八匹馬都驚慌,混亂時有二人落馬。但還來不及站穩身就被風如意槍尖一甩掃刺和捅刺!--馬槍隊裨將見狀呼吼:「殺,殺,你幾人圍上去殺了這瘋子!」
 
  二十多槍戟兵包圍去,又有三十多劍兵在一旁等候著。無奈著,這群包圍他一接近戰鬥也全被刺死了,死得快速離奇?竟然打不過眼前他一人。這話可說錯,他現在不是人,是一頭嗜血之狂狼!
 
  風如意已是一臉鮮紅,散髮如鬼魅附體,他眼皮上翻仰頭晃搖脖子獨自喃喃自語──欸耶,九十七……二,二百還不夠數……風如意輕快腳步一跨向前:「你可是槍隊兵尉、伯長之職?」
 
  哇啊!你不要靠向我……一旁二十多兵卒紛紛後退了十多步! 風如意身形一閃往左跨跑去又問:「還是你耶?」你,你快閃啦!我,我不是什麼長,你別靠近我,我不是!
 
  別來,我,我也不是伯長啊!風如意臉頰滿鮮紅一冷笑:「可是你穿的衣服很像是伯長。」  腳尖一踩起挑晃槍桿子,手扣一轉又是一抽一刺!接著又往一旁二人旋轉槍柄打下去,這鐵棒敲打二人頓時昏頭轉向,但風如意一跨步手抖轉一槍刺來,恰巧滿一百人了。
 
  「瘋子啊,他是瘋子啊,後,後面隊伍列退開點,前面的不要互相擠成一團!」
 
  「各自快散開,劍兵退開不要擋住,右二列後退、左三列後退!」與其說慌張--不如說是喪失鬥智,風如意單人在此殺得猛,殺得沒有人敢向前攻擊,只因為汝一接近他等於送死,他殺一百五十多人啦!
 
  風如意淒厲聲嘶吼大喊:「在退什麼?我還沒殺滿二百人啊!」手一轉槍呼呼逼近,虛晃刺擊,以此來驚嚇眼前已畏懼的漢兵──風如意狂吼大喊:「范增大人就是被你們給殺死啦!」風如意手一甩長槍槍尖掃過又大吼--「你們今日也要被我殺死,殺死你們來陪命吧!」
 
  哇呀!
  他不是人,拿長槍瘋子啊!
 
  啊!啊!你們別擋住我,往旁退開呀!
  啊!後方的,快點,快通知弓箭伍列來前射死他!!
 
  在前面數百人皆然心驚肉跳,目睹幾十員兵被風如意一頭兇狼殺得瘋狂,殺得嚇破了膽,各各膽寒縮心失去了武勇,有的兵卒跌倒滾落小土丘,有的後退和馬兵撞一起又被馬蹄踏過。
 
 
  互相追逐殺戮又是二時刻過去了……。
  風如意一臉顯得有點喘氣喘著氣息,只因一群士兵都閃躲跑開,他追擊一人便殺一人,二人湊合一雙,三人回轉槍桿先打接著刺入胸膛!
 
  「一百八十六七,不對,該有一百九十了……」風如意痴癲自語正細數算著殺多少了。『剛剛什長死十一人,伯長死七人,兵尉二人早被刺死,帶隊裨將早已下馬單獨跑去後面。』
 
  風如意如狼的眼翻了血腥狂燥黑眼珠:「還有十人,我殺殺之後便離開,好運的可免死。」
 
  哇呀!
  不要找上我,我不要死在這地方。
 
  別來呀!
  我家鄉還有孩子要養,你別來。
 
  跑啊,他是瘋子!你們不擠著,往後退開!草堆下坡退開--這瘋子亂殺人啊!
 
  不知是一年前范增之死的憤怒的壓抑,還是他十多年孤單冷冽的心今日怒狂奔洩,此一戰使他豪邁快意心,隨性的輕蔑屠殺,是瘋狂的亂刺殺!他殺的酣,殺得狼瞧見都感受你何必如此兇殘呢?
 
 
  雪白長槍已是紅紅沾滿一槍身,是冰冷和熱血噴灑交織,是翻騰著數百人靈魂。風如意脖頸仰天:「啊,二百零二,我好像算錯了,多殺了二人。」
 
  周圍山丘地冷風不吹了,風如意熱血濺滿了一身紅,他轉身默默拖著長槍孤單身影逐漸遠離了。此時的一千多名士兵沒有一人敢往前追擊他,只因這位瘋子殺得血腥,殺得眾人貪生之輩哭嚎意識崩離破膽。



洒家(梁大山)手一擺說,喝過杏花村的酒便知勁!

邱秀才眼珠溜轉後淡淡笑,狗逮老鼠貓看家,小溪的魚跳上岸。
魯兄弟笑呵手肘推抵俺說,拿大鏡子當菜盤,明擺著,是亮相。
邱秀才說:這年頭朝政各地軍閥多有亂象,有時須以韜光俟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