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好劇《大宅門》超高分評價推薦 贊助
2017-01-26 01:30:36建州新女真

來自雲端的男孩02。來自雲朵傳送的幸福

《來自雲端的男孩》--02 來自雲朵傳送的幸福

 
 
  阿傑和維成是店內勤奮的師傅,經過五年後他兩人已經成為店內烘培師傅,今年帶領的一批新進入的員工,同樣是來自喜憨兒的孩子。他兩人懂得上網,店內某同事他朋友會畫漫畫,因此替他兩人製作大頭貼貼紙。而這可愛大頭貼貼紙也成為店內的招牌,網路訂購後可愛大頭貼紙微笑也會透過網路飛入雲端世界。包裝紙袋和盒子外觀也有印刷阿傑和維成二人的微笑。

 
  「是飛入哦……」維成語氣特別強調飛入。

 
  阿傑則說:「吃了幸福,會讓你微笑。」 
 
 
  阿傑和維成上週合資買了一台電動機車,外觀雖不拉風款式,卻是響應環保不排炭鉛氣,減低廢棄這樣瀰漫污濁空氣影響你我身體健康。

 
  「這,這,不加油唷。」阿傑滿意的把安全帽掛上機車手把。「呵呵,不加油,可以跑得有風,有風在呼嚕嚕飛、在飛呀!」

 
  維成從窗口探頭呼喚著:「你,你快,快點啦,我又做好100個小滿福朵嘍。」維成欣喜對著阿傑呼喊,店老闆也推著剛出爐的麵包鐵盤放入鐵車,店外已經有數名婦女正在等候這時段烘培出爐的麵包。

 
  「別急、別急,有三百個,一人限定買十個,五個小滿福朵裝一袋.要記得是五個裝一袋子唷。」熟悉的督促聲正是阿鳳姐站在店門桌板前招呼著。

 
  「阿傑,你來我旁邊幫我裝,還有曉郁妳也來,妳幫我放入盒子。」
 
 
  小滿福朵是店內新產品,也是阿傑、維成發明的點子。類似泡芙的小麵包,外酥脆皮咬下口感綿綿軟又有香草口味泡芙,或是花生口味,原味奶油也有。只是一天只有捏製作烘培三百個,一種口味各有一百個,畢竟店內人手有限,能買到就會微笑滿溢呈現這短暫幸福喜悅。

 
  阿傑、維成、曉郁,是來自喜憨兒基金會的孩子,他們三人已超過20歲,模樣卻是五、六歲孩子般純真善良。店內另有二名喜憨兒的孩子,他倆來三個月目前還只是學徒,店老闆很信賴這幾位大孩子。或許是受到阿傑、維成兩人來麵包店這三年多的感受,他們乖巧勤奮認真,不會計較太多事情,有做錯會自我認錯,會真情流露的哭泣,誠實也不會偷懶!對他們而言工作是快樂心情的,每天捏製作的麵包是能給予人幸福的笑顏和信心感受。

 
  包裝紙袋和盒子外有一個圓型漫畫可愛圖案,那可是阿傑和維成兩人的標誌,這是專屬於他們的雲朵上幸福麵包。 若是網路訂購,維成他會按鍵一點飛入寄送給你。「是飛入哦……」維成語氣特別強調飛入。阿傑則說:「吃了有幸福,會讓你微笑。

 
  若是網路訂購,維成他會按鍵一點飛入寄送給你。「是飛入哦……」維成語氣特別強調飛入。阿傑則說:「吃了幸福,會讓你微笑。」

 
  曉郁她還會折小花,只有週六的專賣二十盒,有附上她愛心的小花。

 
  有一天阿鳳姐遲遲等不到去買砂糖的阿傑,約過半小時後瞧見他牽著機車,他步伐蹣跚,神情怪異緩緩走入走廊道。仔細一看他穿著背心歪斜脫落,而且鼻子嘴巴這處有明顯紅腫般。

 
  哎呀!
 
  阿鳳姐焦急不安快步跑問:「世誰欺負你啊?你都流鼻血了,到底是誰打你臉呢?」
 
  「我,我,我轉身……啊啊,就轉來去撞到,撞到他。」
  「那個他,他的飲料杯就掉下了哦,啊!我有說對,對不起你,你……他就,揮拳打打了我,這裡也踢我,這裡也是踢我。」

 
  阿傑說話比較慢,還來不及解釋就被先蠻橫暴力欺凌了。 
 
  我替他脫下背心,這時腦海裡閃晃過思緒,我大約有印象這附近住宅有幾名不良青少年習慣仗勢欺人,賴痞姿態又愛隨性惡言叫囂。以及另外二位曾經在工地打工,此二人體格壯碩肌膚黝黑,沉悶的眼神瞪你會使人害怕而走避。無奈又能怎樣呢?詢問里長之後,路口街道彎角那裏也沒監視器也就沒證據可以伸張正義。 
 
 
  過幾天後的週日,我陪著這五位大孩子去看電影,少年IP,戲院外維成看著海報滿懷興喜大喊。「我也要綁著綁著頭巾,還要當正義的,正義的,是正義的海盜船長。」

 
  曉郁搶話說:「不對──海,海盜,是大壞蛋耶!」

 
  阿傑回話「那,那麼……老,老虎怎麼辦?老,老虎會游泳嗎?」

 
  阿鳳姐:「都不要急著猜,待會進入戲院後看了就知道。」
 
  面對五位大孩子天真言語,他們正樂得能夠來大戲院看場電影,紓解一下身心,平時勤奮認真在製作著小滿福泡芙麵包。蔡老闆也很滿意他們幾人在店內表現,他們是麵包店的幸福招牌,也是充滿愛心的大孩子。

 
  電影散場後偕同在西門町附近逛街了約一小時,我又帶三位孩子到附近大樓美食街品嚐佳餚點心,然而阿傑卻拗直孩子性,他堅持要吃天婦羅,他很愛吃天婦羅。回想起六年前剛認識他,當天他來應徵時便當內就有天婦羅。一晃眼已過六年,他的心智依然如六年前般純真善良。維成愛吃大腸麵線,今日我順合他倆人的孩子氣吧。

 
  回到麵包店已接近晚八點,卻發生一件令我憤怒的事情!

 
  眼前一台熟識新機車被翻倒,維成看見立即衝跑向前,阿傑也慌張吼叫,是,是誰?推推,車車推倒,把天使的專車推倒了……。車子不僅僅是推倒而已,我走向前觀看在椅墊被劃破,輪胎也被洩氣了,車燈也難以保全被敲破!真是,這事情真是,是哪位夭壽的混蛋幹的?

 
  『意念一閃的觸發,會不會是前幾天毆打阿傑的人呢?』
  『我直覺想一定是附近社區的人,阿傑去買砂糖那家店距離此約二公里。』我內心當然想查核來釐清此事始末,是因我無法吞下這股氣!人不可欺壓弱小,尤其是像阿傑、維成這般只有五、六歲的純真孩子,怎麼能隨意就打人。

 
  曉郁在一旁吱吱唔唔說:「放,放心,阿鳳姐姐妳放心,雲朵的天使,有,有著,祂有正義,祂會替天行道的!」
 

  或許是純真曉郁的童言同語,也或許是連上蒼都仗義打抱不平。過幾天後我去販賣砂糖那家商店,想向老闆預約訂購面紙(小滿福朵,紙盒內附的)眼前幾名已經高中畢業痞少年,三輛機車雙人搭載呼嘯而過,後座的手拿著竹竿沿途敲打路邊的機車!自以為很威風得意嗎?

 
  沒多久街道前彎口突然一輛貨車轉彎,就迎面撞上了機車,貨車有打方向燈以及喇叭巨響!這顯然是機車的錯誤,因為他們惡痞嬉戲在沿途敲打路邊的汽機車,沒注意前方路況而被撞倒了--。我在後方看見卻猶豫著,此時我沒有慌張拿起手機報警。

 
  正當貨車司機跳下車察看之際,一旁眼熟的人竟是阿傑和維成騎著腳踏車經過,他們兩人往前攙扶起了倒地的痞少年。我見此情況機車油門一扭動也往前。後來我才從維成口中得知,這其中有二名痞少年就是打過阿傑元兇。我甚至可推論上週電動機車被翻倒惡意的毀損破壞也是他們幾人所作為!
 
 
  二天後,阿傑私下拿著托盤,熟練的手巧勁正在捏製了三十個小滿福朵泡芙麵包,維成在一旁幫他裝入盒子內。這時我經過烤爐另一邊要抹上蛋奶油。曉郁在一旁吱吱唔唔說:「你,你不,不要給他們吃!他兩人,那天,那天打有你呀!不,不給吃,天使,祂也…也不會答應的,他們是壞蛋!

 
  維成側臉脖看我手指比劃著:「噓──妳別,這時別說啦!這是阿傑和我,我是從雲朵專送來的幸福,要拿去給他們吃的。」

 
  我聽了有股詫異不解,心中嘀咕著……『欸欸,你倆天真單純也要有點善惡是非的慨念吧!』為何呢?是那幾名無賴惡痞少年打你!還搞破壞,故意報復搗毀你兩人的新買電動機車。

 
   正當我在忿憤不平之際,蔡老闆妹妹靠近對我說,「下班後妳陪阿傑去附近探望病人,等妳回店內順便給關鐵捲門,保全的磁片卡我先拿給妳了。」

 
  欸──今日蔡老闆去參加朋友喜宴也不在店,他妹妹晚上另有事情要約會。總之,我是該舒緩壓抑這股心中氣憤陪著阿傑、維成去探望那三位混蛋賴痞的壞蛋!
 
 
 
  抵達那處私人中型醫院後,我還真是有點不情願走入,今日為了阿傑和維成我勉強踏入。三名痞少年瞧見後一臉錯愕傻盯著大眼珠,一旁還有一男二女,年紀已是中年50多歲數了,想必是他們的父母吧。
 
 
  「我、我們的小,小滿福朵很好吃,我、我做了三十個哦。」阿傑結巴的語氣,卻是洋溢純真的微笑。

 
  維成把袋子拿起向前,此時少年的媽媽迎向前詢問:「啊,抱歉,這麵包多少錢?我拿給你。」維成手搖晃笑著說:「不、不用錢買,是,是我們……從雲朵飛過來,送拿來的,一定好吃唷。」

 
  中年父親不知真相情況,只是客氣回答:「是不是我兒子曾經去你們店內買過麵包?那我三百元就買下吧,真多謝你們麵包店的關心。」

 
  這名父親知道眼前是屬於低弱智的喜憨兒,他看見我便把三百元硬塞給我。還對我眨了眨眼表示收下錢吧。當我們要離開之時,三名痞少年其中二人手在揉著眼睛,是自感羞愧掩面而泣。這時候我終於知道是誰打阿傑了。同時也體會了真誠的愛心能夠感化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