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6 11:11:03發財

且近七成都在道

吏部尚書姚崇剛剛說完,蘇嚴、杜並、杜閑以及崔永珂的臉瞬間變得慘無人色,豆大的汗珠刷刷的從額頭上掉了下來。
  噗通幾聲,四人雙膝壹軟,瞬間都在原本跪在地上的蘇瑰身後,跪了下來,顫抖著拄地的雙臂,哆嗦著嘴唇,卻是不敢發出哪怕壹個字。
  議事廳內的十幾人,像是根本沒有看見那幾人戰戰兢兢跪下去的樣子,依然側耳傾聽著吏部尚書姚崇的稟奏:“以國子監等經過科舉考試為官者,達九成都在地方任職,但……只有不到壹成從壹開始便能夠被道、州、縣任用到要職,都是從吏員做起,如今近四成已經成了縣令或是主簿等壹地的父母官。凡出身於高門顯貴或者是朝臣宗族之學子,無論是經科舉考試後為官,還是舉薦為官者,從壹開始便被任命到地方要職者達十成,且近七成都在道、州兩級,只有不到三成在縣壹級為官。”
  “道、州、縣自由貧瘠與富裕之分,如何?”李弘把手裏的筆遞給了上官婉兒,只見上官婉兒跟李令月,此時壹邊聽著吏部尚書的話,壹邊在案頭奮筆疾書,寫寫畫畫。
  “回陛下,國子監等科舉考試通過為官者,十成在窮鄉僻壤或者是道路堵塞之縣為官,十成豪門顯貴或者是朝臣宗親學子,在長安、洛陽、以及淮南、江南、劍南道為官者居多,各個都護府也只有寒門士子願意主動前往,再者便是……經臣前兩個月完善以後分析為:在都護府的豪門顯貴或者是朝臣宗親的為官士子,十成都是因為有宗親在都護府為官,因其官職或大或小,其士子則是因應的官居要職獲事閑職。”
  “背景比拼?不看能力了?”李弘淡淡的擡頭看向姚崇問道。
  “……回陛下,可以如此認為。”姚崇點點頭,如今不過剛剛四十歲,已經位極六部之首的吏部尚書,不得不說,其中有李弘對他的看重,但更為重要的是,姚崇的自身能力已經足夠擔此大任。
  李弘用食指快速的敲著桌面,壹邊示意姚崇坐下,壹邊像是在思考著什麽問題,但只有上官婉兒跟李令月明白,這是李弘給她們二人留出的記錄時間。

向您推薦:台中火車站租機車  台中修iphone   PE袋  

上一篇:他打開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