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自來水可能會有潛在汙染源 贊助
2016-03-30 10:20:43呂福軒

我內心氣姑姑說:『忍耐是有限度的』

在我去年的過年期間,我們去台北看我爺爺奶奶他老人家過得是否安好,當我爺爺胃口不好的時候,我想要跟我爺爺說:『爺爺,您老人家不吃東西會弄壞您的身子。』後來,我想著跟我爺爺說:『爺爺,您吃一點,您老人家不吃飯會對身體不好。』過了去年二月底,我姑姑要我去幫我姑姑跟我爺爺說我姑姑要搬家,我內心告訴自己:『欺瞞的事情我不會去做,要做,叫我姑姑自己去做,我不想幫她做,我如果跟我爺爺談這些不該談的事情,就是等於在害我爺爺奶奶他老人家,對我來說,天理難容,再說,我爺爺奶奶身體狀況不好,不能常常這樣移來移去,搞到我爺爺奶奶心情低落,更何況我爺爺奶奶他老人家的親朋好友都住在內湖。』
無論如何,我內心提醒過我姑姑:『姑姑一直帶著我爺爺奶奶搬家的時候要三思而後行、適可而止,不要再出餿主意!不然我會對姑姑是避而遠之,不過,我對姑姑避而遠之,並不代表我跟姑姑斷絕關係,而是要給姑姑一個警惕,也是給姑姑有反省的機會。』去年三月,我姑姑打電話跟我爸說『我爺爺命危了』,真想不到,我姑姑她又出餿主意,我內心一直氣我姑姑說:『說好要照顧我爺爺奶奶的,卻沒想到,照顧我爺爺奶奶照顧成這個樣子!姑姑這種作為,實在是令我痛心疾首!』到了去年三月中旬,我爺爺又命危了,我們一家子去醫院探望我爺爺,後來,我小姑姑和小姑丈他們也來到醫院探望我爺爺,我們一家子一直探望我爺爺到凌晨兩點才回到家裡,到了四月底凌晨兩點,我們一家子去醫院探望我爺爺,那個時候,我小姑姑和我小姑丈也在醫院,結果,我爺爺他老人家不在人世間,我心裡覺得難過,到了五月中旬,我們一家子去我爺爺他老人家的告別式,結果,卻沒想到,我姑姑她仗著自己父親過世的時候,居然還不知悔改,反而變本加厲,卻把別人當成是個推卸責任的工具,我姑姑生氣的說:『干我什麼事!?這是你們呂家的事,為什麼要跟我一起分擔!』我內心一直在衝著我姑姑說:『我們忍耐是有限度的,但是姑姑別忘了,我奶奶她老人家還在世,如果一直讓我奶奶聽到姑姑講的這種話!我相信我奶奶會心寒、以姑姑為恥。』所以,我放棄了,我會對我姑姑斷絕來往,永世不再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