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焦慮了嗎? 贊助
2018-11-26 11:56:14慕松

 商旅行腳隨筆44-『體味與嗅覺』

 
照片-體味與嗅覺-[網摘]。



        商旅行腳隨筆44-『體味與嗅覺』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甚至許多意想不到之事。您可相信?各種膚色之人,各有其不同之體味。自從我投入商場之后,四處奔波,席不暇暖,因此而練就一身獨特的嗅覺好功夫。80年代我為了業務之需要,經常跑遍南亞印、巴、斯里蘭卡等地方。當地人性嗜辛香重味食物,尤其咖哩更是無可避免。長期下來腋窩排汗,都會帶著濃濃的異味,人們只要經過面前,異味飄留空中久不散。

 

  印度商友夏拉瑪,他是印度錫克族之菁英。此人滿身濃厚古龍水味,配合著印度人的體味,幾乎讓我常想與他斷絕生意。而斯里蘭卡的費南多商友,他們家中成員都有異味,而且個個都不相同。每回我與他的家人聚會,即便是將我矇上雙眼,我只要輕啟嗅覺,立即可知道今天誰來誰沒過來?有一次,我落腳於印度新德里泰姬瑪哈大飯店。由於很忙碌無法見客,吾友夏拉瑪在Lobby等候許久。

 

  或許是他等得不耐煩了?所以他在櫃檯留信息給我。當我送客戶離開後,習慣會繞至櫃檯收取信件或留言。這天我一走近櫃檯,在空氣中隱隱聞到,夏拉馬先生留下的體味。我問小姐說:「請把夏拉瑪先生留下的message交給我好嗎?」櫃檯小姐瞪著大眼望著我,好像驚訝我有超能力似的?看見她的吃驚表情,武連忙解釋說我聞到他來過的體味,這下更是讓她詫異不已。

 

  198710月,我人去歐洲推銷公司產品。歐洲人見面習慣給一個擁抱,再加上輕輕吻下您的額頭。這是極為普遍之禮節,但是東方人很不習慣。尤其見到他們內眷,禮貌上更是非抱不可。我經常為了顧全禮節,入境隨俗而依禮行事。然而這種禮節可把我給害慘了!每次與客戶內眷擁抱或輕吻,我總是心跳噗噗,臉紅耳赤且尷尬不已。而我的反應看在她們眼裡,都會覺得好笑。

 

  某日旅抵德國之巴伐利亞,有位老客戶的內眷,非常喜歡噴灑濃濃的香水。見面與她輕輕一擁,害得我噴嚏連連,猛打哈啾不止。客戶連聲道歉說對不起,反是我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直至當天午餐聚會,我的耳葉仍然紅熱不退呢。這種尷尬情形,還算是小CASE咧。有次我公司派我前去拜訪,一個紐西蘭毛利族的客戶。當我和他們頂鼻吐舌行見面禮時,天啊!靈敏的嗅覺又讓我出糗了!

 

  他們嗜愛吃食洋蔥與生肉,口腔內所產生的腐氣,遠遠就可聞到臭味,那種勉為其難的印像,至今仍然是我揮之不去的夢魘。與南非人見面之時,他們也喜歡以擁抱為禮。我那商友吉利奇哥之妻,體態生得凹凸有緻,可是她那餓虎撲羊式的擁抱,讓我避之唯恐不及。每次遇她擁抱問候之時,刺耳的阿非利干語(一種融合土著語、荷、德、英語而成的南非國語。)與口臭齊攻聽覺與嗅覺,更是使我退避三舍。

 

  至於在奈及利亞商場,擁抱吻額也成常禮。我的那班黑人朋友來自各族,奇怪得很呐,各族各味聞不勝聞。今天來的何種族群,聞其味立可辨別之。嗅覺靈敏讓我對體味非常敏感,逐漸也因此而產生排斥。但對吾妻體味却百聞不厭,這也勉強可以稱作「嗅癖」吧?  【完】


霧夜燈塔-美空雲雀[日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