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維佳 活出自己的精采 贊助
2017-05-05 11:29:35慕松

陌上閒談話桑麻

 










照片-桑樹-[網摘]。



 

          『陌上閒談話桑麻』

 

  古厝庭院兩棵老桑樹,容貌斑剝枝葉扶疏。綿綿春天桑花滿樹,二月一到綠色桑果離離錯落。果色從淡綠轉深綠再轉黃紅,但至四月果熟紅紫黃相互比色。紅黃桑果味酸甜,深紫黑色轉清甜。桑果學名稱為桑葚,它是我們童年重要零嘴之一。故鄉苗栗公館鄉,她是養蠶取絲之重鎮。或許因為近水樓台之關係,從小我們就懂得如何飼養蠶寶寶,而嫩綠桑葉就是它的飼料,採桑餵蠶也是山村孩童熟悉之樂事。

 

  所謂:「農者國之基,蠶桑衣之本。栽植桑樹,以葉養蠶。蠶繭繅絲,以絲織布。做成衣裳,蔽體舒服。」這是黃帝妃子嫘祖的成就,自此可以證明,桑樹在我中華民族手中,早就是一種生活上不可或缺之植物。而在一般人眼中,大都認為桑樹用途只在養蠶而已。其實,桑樹除了摘葉養蠶之外,它的用途已擴張到休閒採果,庭園花木,甚至還有人將它運用在行道樹上。乃至醫藥用途上,它也佔有一席之地呢。

 

  童年時代除摘桑養蠶之外,對於桑葚更為珍愛。小時候接觸到的桑葚,果實不大,顏色橙黃艷紅皆有,滋味則是酸酸甜甜的。由於桑葚之果熟時期,正好是芭樂與桃李之上市時,因此,很少人會去注意到它的出現。而我童年時期雖然嘴饞,除非逃李芭樂皆找不到,這才會將腦筋動到桑葚身上。童年時代我特別喜歡吃青綠色的桑葚青果,酸中帶澀之滋味始終獨有偏愛。同伴笑我傻瓜,我聽了亦不為忤。

 

  桑葚我們稱它為「桑仔子」,一月花二月結果,三月即可採收一直到五月為止。然而有些品種採果期長,可以延伸到六月底為止。青果雖然酸澀,但是撒以鹽巴之後,酸澀消除嘴尾還會回甘。我之喜歡青果,若真要去追究因由,很可能是起自於打賭。上屋鄰居馬屎江,經常欺負我叫我「台北憨」。他常想要勒索我的玩具,但是我不願割愛。於是他仗身體壯碩想要霸凌於我,可是我不屈服而有多次與他打架。

 

  暑假的某日,我和表弟要去河壩上抓魚,路睛馬屎江家屋後與他狹路相逢。他又打起整我的鬼主意,隨手抓一把青綠色的桑葚初果,一臉陰險笑容的對我說:「台北憨!你若敢吃它我就不再叫你台北憨,若不敢吃你的花玻璃珠全部給我,你敢不敢賭啊?」這種不用本錢的賭法,表弟猛勸叫我不要與他打賭。然而,泥菩薩也有三分氣。就在這種孰忍孰不可忍的狀況下,我勇敢挺身而出與他睹上啦!

 

  我從馬屎江手上接過那把青桑葚,一顆顆的往嘴裡丟送。馬屎江見我傻不愣登的吃相,先是滿臉揶揄的笑容望著我,但見我面不改色的咀嚼吞吃,他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凍,最後是以鐵清臉色掉頭便走。從此除了表弟之外,再也無人叫我「台北憨」了。回到家我將此事告訴外婆,結果外婆賞了我一句話說:「台北憨就是台北憨嘛!」家人如何笑我我不在乎,但是外人想要佔我的便宜,哼!門兒都沒有。

 

  桑樹全株從頭到尾都有用途,桑葉可以養蠶可以泡茶,將它槌爛敷貼於商腫處可以去瘀消腫。桑樹皮可以垂製桑布與製作紙漿,它亦可入藥稱做「桑白皮」,其樹幹可以削片或粉碎當座菇蕈生長之溫床。至於桑葚可以食用,可以搾汁,可以做果醬,還可以釀酒,乾燥磨粉可以入藥。一樹多種用途,堪稱為高價值之經濟作物。雖說桑葚有滋補明目之功效,我也吃過千千萬萬的桑葚,結果我還是個四眼田雞咧。

 

  最近幾年以來,大家生活在一個昇平世紀裡,桑樹因勢利導,演化出新的休閒功能。一批腦筋動得快的生意園藝,早已利用桑樹本身樹型特殊,樹體曲折優美,而且枝葉茂盛之優點,培育出無數的盆栽推入市場。他們的眼光與迅速動作,無形中有替桑樹開闢出一條新路,使得桑術用途創造出梗寬廣的空間。桑樹枝幹彎曲似雲龍,培育成功典雅高貴,如今已是盆栽界的新寵了。

 

  桑葚可製作果汁,果醬,果凍等美味食品。遙想當年,可口可樂剛剛入侵台灣飲料市場。榮民創建的榮冠可樂工廠,推出桑葚可樂與之匹敵。奈何因為商業腦筋不如人家,廣告又做的分腸陽春,加上口感溫和不如人家的嗆辣,經過一段時間枝格鬥,最後戰敗而暗人退出市場。當時有人建議改善口感,重新擬定廣告策略,可惜言者之意見未被採納,所以,結果黯然退敗可以預見,撫今追昔感慨碗萬千矣。 【完】

 

含淚的分手-翻唱

上一篇:百香果之番外篇

下一篇:蝙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