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公布全新Tundra 贊助
2016-07-26 11:17:41慕松

樹薯與山薯






樹薯粉。

樹薯薄餅。

樹薯土司。

照片-樹薯粄-[網摘]。



 

 

          『樹薯與山薯』

 

  19901022日晚上八點多,我自阿姆斯特丹之史西甫國際機場,搭乘荷航KLM直航班機,安全的降落在奈及利亞拉哥斯的穆拉達國際機場。商友約翰與麥克前來接機,接著將我與三位朋友送至伊科伊飯店投宿。次日一早,我們又轉住二友熟識的艾克西舍飯店住下。此行目的協助朋友在此設立根據地,因此,從第二天開始便忙碌投入工作之中。

 

  出外人最重要的是吃與住的問題,因為打算長居停留,所以,我們租下一厝約百來坪的別墅當窩居處所。租屋契約公証完畢,約翰帶著我與朋友們,做個簡單的拉哥斯都市之旅。讓我驚訝的是沿途無論走到哪裡,大樹下空地上,處處也有堆積如山的山薯與樹薯在販賣。在台灣從小就接觸過它們,所以我不覺得奇怪。可是其他朋友可就不明裡究,一路幾乎看傻了眼也不知它們是啥米?

 

  山薯(山藥)與樹薯在台灣絕大多數人分不清楚,可是在這裡分得清清楚楚。山薯他們稱為「Yam」,樹薯稱做「Casava」,就連小孩子都可以區分它們。這兩種薯類都是當地的主食,山薯無毒樹薯有毒,在這裡大人小孩子也都知道。人類果然是萬物之靈,樹薯有毒他們卻知道如何處理。樹薯在我還提時代就曾參與去毒,方法是跟馬拉邦原住民學得的。

 

  樹薯去毒法是先將外層的粗皮削去,然後將須好粗皮的樹薯放入厚木板嵌合的木盆內。男人邊槌婦女在一旁邊翻邊放水入內。槌好之樹薯渣連汁裝入水桶加水揉洗,邊洗邊揉邊搓擠出乳白色汁液。殘渣來回槌洗至無白色汁液流出為止。槌好洗淨之樹薯水汁,放於一旁讓它的店粉沉澱。置放沉澱時間之長短,完全依賴經驗來去面對。約模一兩小時過後,桶內的汁液分成兩層。

 

  將上層汁水倒掉,桶底剩下是沉澱的粉塊,必須將它挖出曬乾,再磨散變成樹薯粉。此粉的樹薯毒性已除,可以用來做出許多食物。黑人將它作成粿食,或煎或蒸或油炸,滋味口感皆不錯。當地黑人用樹薯粉搓成濕糰,包以豬肉或雞肉用繩子綁好入蒸,其成品透明如鹼粽,吃進嘴裡又像肉丸,沾上土著自製汁酸辣醬,或搭配當地的樹子湯,我曾創下一餐吃下六個之紀錄呢。

 

  用樹薯粉對上麵粉,然後搓源壓扁下鍋油煎致雙面金黃,外酥內嫩又有嚼勁,還算是不錯吃的粿粄啦。租屋旁有一家豪沙族婦人,曾經在英國人家中幫傭過,學得一手做蛋糕的技巧。樹薯粉在她手上可以變化許多料想不到的零嘴。她曾用樹薯粉做成馬卡龍小餅,以及鬆餅和烤餅,將它搭配咖啡或牛奶都很對味。某次,我說教她中國料理交換她的蛋糕技巧,但她始終都不願意交換咧。

 

  黑人大都識認樹薯,而且也知道它帶有毒性,但因食用樹薯而中毒者,在鄉下仍然時有所聞。因為它看起來和常吃的山薯相像,所以小孩子誤食之機會特多。樹薯中毒之症狀輕者噁心或嘔吐,有些人則會腹瀉或頭暈。最嚴重者呼吸困難、心跳加速、乃至於昏迷。奈及利亞之樹薯有紅肉與白肉兩種,白色毒性較強,可是她的澱粉甜味較重,所以,大多數人還是喜歡白肉樹薯。 【完】

 

 

上一篇:清真牛肉麵館

下一篇:三杯料理思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