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必買日本藥妝滿日幣一萬免空運費 贊助
2022-05-01 20:04:28(砂子)

鏽蝕的坦克

金門感動之一

鏽蝕的坦克
刊登於今天的金門日報副刊
睽違三十多年的金門這次再訪,無論心境或心情、觀察之聚焦與感受都已與當年全然不同,而四天行程的處處感動中最是深刻的,竟是一輛幾乎已經鏽透了的老坦克。
 這是一輛曾被我這個老裝甲兵戲稱為牙籤砲的舊型坦克,雖然砲管小小,火力有限,卻是當年立下彪炳戰功而贏得金門之虎雅號的英雄之車。
 而如今呈現在我眼前的是這位英雄身軀已成殘骸,讓我更是無比駭異的是,它是被困住的,囚困於一座極其狹窄無以迴身的厚實碉堡之中。
 莫說迴身,連倒退之路都沒有。這一整座碉堡根本是為他量身打造,依著他的身高、體型而築砌。
 也就是說,這輛戰車在就定位之後才築模灌漿,建造碉堡,建造時只留下了人的出入孔道和戰車砲與機槍的射口而沒有留下戰車的出口退路,這戰車擺明了就是守住這座碉堡,與碉堡共存亡的。
 我不知道戰地金門有多少座囚困著戰車的碉堡。為了守住金門,整座金門戰區地上地下處處都是教人歎為觀止的戰防工事,即使砲聲已歇數十載,迄今仍未開放給外界參觀的戰防設施還不知有多少。我看到了這一座戰車堡,根本無法想像十百千倍的其他。
 外觀上其實這也只是一座石土坡下的小小營區,大小或許只容一個班,或一個排的兵力,戰士們的生活空間不大,卻有蜿蜒坑道可以通到地下陣地。我去看了其中一個厚厚水泥堡構築的陣地,從幾個射口可以看到外頭險峻的地形地貌,那是可教任何一個敵人立刻被殲滅於火網之下的設計。
 退出坑道,另一個空間的一側又出現一條坑道的入口,穿行而進,在一個窄窄的僅容一人進出的出入口看到了亮光,有陽光從射口照射進來,陽光照映處,就讓我們看到了那頭金門之虎的英雄之遺骸。
 整輛戰車幾乎佔據了這個砲堡的全部空間,以致於我無法繞行一週觀看戰車的全貌,連拍照也無法拍其全身。這也難怪,這戰車存在這裡原本就不是為了讓人看看、讓人舉起手機拍照的。他是與堡同命,與金門同命的存在,他不預留退路,設想便是就算打到彈盡援絕,打光了最後一顆子彈也不逃不躲,一直守護到最後一刻。
 這樣的設計教我震撼而幾乎落下淚水。而守著戰車,守著碉堡的戰士是不落淚的。
 英雄已化為一堆殘骸。戰車是最堅硬的鋼鐵所打造出來的,即使最堅硬也禁不起歲月、海風經年累月的侵蝕,鋼板鏽穿了,駕駛室和砲塔早已與車身鏽成一團而難分難解,履帶上的橡膠脫落得若有似無,履帶則殘斷腐爛。在他的週邊散落著鐵鏽和碎屑。
 我的伙伴們已相繼離開退出坑道,準備上車前往下一個旅遊點,我撫摸著這團鏽鐵內心翻湧而百感交集,久久不忍離去。於我而言,這不是一個參觀的景點,這是一個烽火戰場上的實景。
 我終究必須離去的,離開這個烽火硝煙的歷史場域,回到承平已數十年的繁華富足生活所在。但我將記得在金門一個不知名的山頭,一條漆黑坑道的盡頭,百年封印著一輛永不退離的英魂。

上一篇:千蕙的孩子~下篇

下一篇:太湖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