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假期 優惠折扣立即享 贊助
2021-09-23 19:08:06(砂子)

秘門

 刊登於今日金門日報副刊                  
一 偷窺
 我並不是一個喜歡偷窺的人,我沒有這方面的毛病。可是那天的情形實在不得我不偷窺,而那一場偷窺,讓我震撼得至今仍然無法忘懷~雖然有人要我一定要儘速將之遺忘,當做從來不曾遇到過這一件事。
 那個晚上子夜兩點多,我看到了一件驚悚之事,那是星期一的事。星期一這個平常很多人來來往往的公園可說是人難得最少的日子,尤期是子夜兩點鐘,夜貓族都回家了,早起晨運慢跑打拳的一族也都還沒來,公園動物植物如果有知一定會在此時大大舒一口氣,沒有半個人是多麼難得啊。即使這座公園是首都佔地最廣的公園,再怎麼寬闊還是成天有人滿為患之感。
 我在凌晨沒人時刻來這公園是想要錄下沒有人時的公園的聲音,為了避免環境背景的聲響,我還刻意找到公園的中心區域,離週邊每一條公路都最遠而林木也最茂密的地方,而且一路躡手躡腳摸著黑前來,怕的就是我的燈光破壞了原有幽微氛圍的持續,燈光不會發出聲音,但黑夜中忽然有了燈光,或是原有的燈光突然熄了,都將干擾到原有聲音的持續。例如蛙鳴止於忽然亮起的燈,蟋蟀的鳴唱也因燈明燈滅為之中斷。 
 其實人的眼睛是可以適應暗夜的,只因長年仰賴燈光照明,視覺慢慢退化了。
 來到理想的位置,我靜悄悄隱身於一塊巨石之後,伸出長長的麥克風,讓自己有如一根長竹竿。
 約待了二十分鐘,忽然我看到一輛不算小的墨綠色廂型車逼近到距我只三十公尺之處。
 這廂車沒開燈,也沒有任何聲響。這是現代科技很簡單就做得到的事,如果是電動車就不大會發出一般引擎車的噪音,如果是無人駕駛車,當然燈光也非必要。只是它的突然出現,小小嚇了我一跳。
 接下來的場景是:車停,下來兩個高大的,一個身材中等的人。
 高大的兩人自車上缷下一個龐然大物,抬著朝一座假山方向行去。
 大大的東西,看不出來是什麼。理應頗有重量,二人卻舉重若輕。
 而教我看傻了眼的是那兩個大個子走路的姿態,那根本不是走路,而是飄路吧,我看到兩人似乎足未著地,也未邁開步伐,光線太過昏暗,我甚至還懷疑他們有沒有腳。
 來到假山處,那是土丘堆疊成的假山,而我隱身之處只是稍為高突的小斜坡,若非鑲立一塊巨石,我將無以遁形,而直到此刻我敢確定他們都沒有發現近在呎尺之我。
 兩位大個子將所抬重物安置在假山和植物群之間。
 我親眼看著他們安置,眼都沒眨一下的盯視著,可是就如變魔術般,忽然一幌眼,這重物不見了,就在我眼中消失。
 為什麼半秒鐘不到,分明擺立起來的大東西失去了蹤影呢?
 更加離奇的是,接下來,兩個大個子也都在瞬間無聲消失於地表,於我眼前!
 這是怎麼一會事呢?我看呆了。雖然習於夜間出門深入林野山區,自認是有膽量的男人,卻被驚出一身雞皮疙瘩。
 然後,假山旁剩下的那個人並未多所逗留,上了車,離去了。
 我注意到他上了後座,而並未發現車上另有他人,也沒有看到駕駛座是否有人,因為光線昏黑,而我的角度也不容易看見,如果駕駛座沒人也是正常,就是我先前猜測的自動駕駛車了。
 車像幽靈般離去,大地恢復了平靜。
 我確定那人那車已經走遠,迫不及待放下麥克風及長杆,來到假山、樹叢前,仔細觀察剛才出現的詭異事之現場,我沒有看到被兩個大個子扛來的大型物,也沒有看到有讓兩個大個子鑽進去或掉下去的任何孔穴,假山還是假山,樹叢還是樹叢!
 樹叢中的大喬木有烏桕、樟、苦楝等,底下則散生月桃及一些灌木,還有一些橫七豎八的蔓藤。
 沒有破綻,沒有可疑,沒有任何跡象足以證明剛剛發生的事真的曾經在此發生過。我簡直要精神錯亂了,我明明看見的事,卻離奇得有如從未發生。
 我環著假山和樹叢尋尋覓覓,推推敲敲,思索著究竟是怎麼一會事。然後我就遇到了一位黑色西裝客。
 這大約已是凌晨三點或三點半吧,這個人是還沒睡?還是一個早起者?
 然後,他穿著合身的西裝,還打著領帶!這樣的穿著未免也太突兀了。
 他突然朝我開口。四野無人,他開口,自然是對我說話的。
 「年輕人,你莫非看到了什麼?你此刻在找什麼呢?」
 這聲音不好聽,冷冷的口氣,沒帶一絲溫度。
 「我沒有在找什麼,我也沒有看到什麼。」我也把聲音弄得冷冷的回答。
 他瞪視我,有一張蒼白的臉。
 我揚揚手上的麥克風:「我出來錄夜間的鳥聲蛙聲,我的耳機或許掉在這裡了。」
 他仔細看我手上之物,似乎選擇了相信,卻撂下一句話:
 「我不會管你錄什麼鳥聲蛙聲,我告訴你,倘若你看到了什麼不要好奇,不要過問,一定要儘速將之遺忘,當做從來不曾看到過。」
 然後,他離開了,朝著我的反方向離去。
 我也離開了,朝著回家的路行去,我要快快回家,冷靜思考一下今夜究竟見到了什麼。
 整整忍了三天,第三天,星期三大白天的下午兩點,陽光最熾烈,陽氣也最強的時間,我重回那個晚上的現場。
 我走到小坡巨石旁,模擬當晚藏身之處,以類似那晚的半躺臥姿勢來觀看三十公尺外那座假山和樹叢,盤估打量當時廂型車停車位置及三個人下車後行動的動線,腦海中當天場景歷歷如繪。
 再朝樹叢假山處去,大太陽下光線明亮極了,無任何跡象可尋足以證明當晚巨物在此消失,兩個大男人也在此消失。環繞再三,沒有任何可疑。我只好失望而回。
二 平行時空
 我在家裡悶了好多天,被那個晚上的奇遇搞得心神不靈。大約半個月之後,我有了驚奇的發現。
 那晚我帶著麥克風,舉著伸縮棒是去錄夜之聲的。
 當我從巨石後方看到了那無比詭異的一幕時,由於驚嚇也由於全神貫注在觀察,我完全忘了錄音的事,也忘了關上我的麥克風,因此我不但肉眼觀察一整個經過,還留下了實體上的證據,我意外而驚喜的發現我當天真有錄到了那三個神秘人的聲音/嚴格的說,錄到了的是其中兩人的聲音。
 我從錄音帶的第十一分二十秒開始發現了這聲音,是突然介入在靜寂得幾乎無聲狀態中出現的人之聲。在這個時刻之前我錄到的是幾隻夜蟲的唧唧鳴唱,幾隻蛙間歇出現的嘓嘓之聲,還有兩三聲夜鶯,兩三聲領角鶚,相對之下,人聲粗魯而難聽太多。
 第一個人的聲音:「HHU928299AKAW0」。
 第二個人的聲音:「HHU928299AKAW0」。
 第一個人的聲音像是主管之權威,第二個人的聲音則相對低沈低調,沒有辦法形容,有如電腦讀稿機發出來的聲音。
 我非常認真繼續聽,沒了。而那第三個人從頭到尾都沒有聲音。
 在人聲出現之前,我聽到了幾次重物移位、置放之聲,回想當晚場景,應該就是重物置於地上並被挪移、安置之聲,因為我當時千真萬確看到了有大型重物被移置在那個樹叢和假山之間,如今錄音帶在某種程度上還原了當天的現場。
 可惜的是,此外再無任何人之聲息,回歸夜之寂靜。
 我一聽再聽,無法解釋「HHU928299AKAW0」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決心將此事告知一位好朋友奇敬,奇敬是一個聰明得讓我佩服的女生,我隔壁班的同學。這一陣子我們各自忙著期末作業,我選擇的是夜之聲,她好像在研究她最愛的AI。
 奇敬一到我家,聽完這兩句錄音,竟然直接朝AI方向去猜,我看她真被作業搞得走火入魔了。
 但接下來的分析又教我不得不半信半疑。
 她說,三個人中兩個走路不像走路的人搞不好就是機器人,理由是除了我形容的走路姿態像飄動,而且還能抬重物,聽我形容顯得相當沉重的龐然大物。
 而這一句「HHU928299AKAW0」,不像是一組密碼嗎?
 如果由指揮者下達密碼指令,被指揮者為了遵照辦理而覆誦一遍並依指令照辦,不是很合理嗎?
 我點點頭,她的說法雖然天馬行空,卻似乎也言之成理。
未完,明日刊完
可能是戶外的圖像
其他3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