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us最後一款內燃機跑車將曝光 贊助
2021-04-07 12:08:54(砂子)

23隻小雁的銅牌獎

張翼護雛者即為銅牌獎作品,另一張則為雁家族浩浩蕩蕩下水的場面。

文/邱傑 攝影/砂子

那些年有較多時間住在加拿大,天天和大雁「相看兩不厭」,大雁也成了我寫作、畫畫的素材,最奇妙的是牠還替攝影素人我的內人砂子小姐拿到了一座省賽的銅牌。

那一天我們像平常日子一樣沒事開了車往郊外亂逛,來到一座較少來的湖,由於正逢母雁育雛季節,湖上和湖岸出現多組雁爸雁媽帶著小雛雁出遊的雁家庭,猛一眼發現其中一組所帶的小雁竟有23隻之多,頓時眼睛一亮!

砂子有隨身攜帶相機的習慣,悄悄掩近,連拍多幀。

當時牠們正在水岸覓食,而後一隻接一隻下了水,列隊在湖中悠游戲水,我看雁也看砂子拍得極為專注,當時相機仍是底片式,估計她至少拍了有十幾張才罷手。

其實這也難怪她猛拍不停,因為我們看過的每一對大雁通常一窩孕育五、六隻小雁,更少的只有兩三隻也有,十隻以上已難得,一窩多達23隻是見所未見,我們遍查資料,可惜查不出有這方面的紀錄,說不定我們目睹了創紀錄的一對也有可能。

張翼護雛者即為銅牌獎作品,另一張則為雁家族浩浩蕩蕩下水的場面。

拍完不久,正逢安大略省一個省級攝影大賽,砂子左挑右挑,選出一幅送往沖放參賽,意外竟得了銅牌獎。

這一幅得獎之作事實上並沒有把全部小雁攝入鏡頭,還是有幾隻小不點游到鏡頭外去了,但我也支持這一張送賽,因為雁爸雁媽位置及姿態最好,尤其張開大大翅膀的動感,充份展現了這種大鳥的健碩身影。雁雖不怕人,容易拍,卻不聽指揮,你拍你的牠走牠的,非得有充份耐心不可,這一張算是以構圖取勝。回台灣後我刻意將之再作放大並裝裱,送給一位當時在一所省立學校當校長的好友收藏,好友將之掛在學校畫廊供師生和來賓共同欣賞多年。

我們追雁看雁常常遇著趣事。有一回在一個農場看到極其壯觀的雁的群聚,眼下所見密麻麻都是雁,農場裡的草原、外頭的湖泊沼澤、遠處的樹林乃至空中處處都是雁,真是萬雁齊集,看得震懾不已。有一回則在密麻麻雁群中看到一隻渾身雪白而只有頭部維持著雁具備的特徵黑頭黑頸白頸圈,此外全身皆為白色,真是教人嘖嘖稱奇。

還有一次我們在住家附近一座足球場散步,大草坪中突見有雁群自空中正要降落,降落的方向朝我迎面而來,速度奇快已不容我閃避,眼見空中雁的形體越來越大,最前頭的幾乎就要撞上我了,我慌忙舉起雙臂護住頭臉,只聽耳際嘩然聲響,夾著一陣噪熱的風,只見領頭之雁已優雅的落在我的身邊,其他緊跟的也一隻接一隻飄然而下,我被這突來的奇遇嚇了一大跳,站在數十公尺外的砂子卻氣定神閒只顧拍照,拍下了我許多張驚惶失措的狼狽形狀。

和雁幾乎「日久生情」之下,我以雁為主題畫了許多作品,也寫了以雁為主角的不少散文、少年小說、童話。近年返台定居,台灣無雁,想起楓葉王國生活,雁居然佔了很重比例。

刊登於20210407〈中華副刊〉

上一篇:我的方舟我的夢

WitchVera 2021-04-07 14:11:28

師母常常出美拍照片也是厲害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