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8 22:21:57(砂子)

我的方舟我的夢

六年前,吾兒千辛萬苦為我們完成築夢於現實世界,他了解老父的心,把位於多倫多西部一座居住二十年的美麗小屋抽筋拉皮整理得煥然一新,幾乎貴氣雅緻兼有,這不容易,這本是相背道的。
整理房子並非用以自住,而是求個好賣相,好價錢。果真房子一整理完成買家立刻上門,賣到了整個社區之最高價。
一秒鐘也沒有耽擱,甚至還在整理階段便時時分心,搜尋另一個符合我們嚮往的新標的,俗語常說,不是人找房而是房找人,終於我們被房子找上了。一棟建於1900年的林中木造屋,神奇的找到了我們。
房主人上網求售,一句話深獲我們父子之心:這是一棟沒有鄰居的房子。
佔地約有五甲,三面皆是森林,一條小路沿小河通到底始可扺達。
雖是求售,卻不給看,因為房子租給一位房客,房客付租金並不甘脆,卻打定主意不想走,因而杯葛房東賣屋。
兒子一趟又一趟奔波,始終不得其門而入,只能從衛星圖上看,或自數百公尺外的一座橋跟著釣魚人找個理由偷窺一眼。而為了原有房屋已經順利出售,交屋限期即屆,不得不急尋新的住處以便搬家,這真教他好生煎熬。
最後一天,他不得不向第二順位的另一棟房屋屋主提出了口頭承諾:如無意外,明天就簽約買了。
回家的路上,兒子心有未甘,刻意再繞了一下這1900年老屋,這一下真也是老天註定,門是開的,那位始終態度不佳的房客難得臉上有了笑容,禮貌又客氣的引領入內參觀。一百多年的房子,加上長期疏於照顧,殘破可想而知,但兒子光是被進門那條長長的林中河岸小路、屋前屋後滿眼參天老胡桃樹就吸引得眼珠子要隨著口水掉下來,很快連絡上房主人,很快完成簽約,真乃喜從天降之意外。
2
接下來的整理工程何只抽樑換柱,有如廢墟的老屋,兒子真有找來怪手徹底剷除的衝動,但是老屋維持著優雅的外觀和氣質,怎麼也下不了手將它摧毀,尤其下到地下室光是看那以疊石築造厚如城牆的地基、拔地而起的厚實實木巨樑大柱,真令人凛然生敬畏心;厚厚一本屋史,記載著建造人的家世因緣,及歷代擁有者的身家故事,這是有歷史承載的載體,完全教人不忍下手。
於是,兒子展開了不可能的翻修工程,拆牆翻瓦換門換窗,步步挑戰不可能的任務。
這樣工程不但辛苦而且危險,有一回他從高處摔落,由救護車直送急診室,終幸逃過一劫;而最持久也最難耐的是漫長的冬季,門拆了窗也沒了的房子因天寒地凍冷冽不堪而停了整建的工,兒子靠一個燒柴的爐取火保暖,保護著他那一條小命,半夜再睏也不敢睡著,如果睡熟而未能即時添柴續火而教火熄了是會要命的。
整建工程在老老的外觀之中轟轟然進展,外觀維持著原樣,裡頭淘天覆地的變動驚人無比,例如把一樓的樓地板下降二十公分,理由是地下室並非常去之處,不須要太高的挑高,一樓則是居家最重要場所,增高二十公分大大提升格局與氣勢。說來簡單,地板下降二十公分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之艱鉅。
整個過程更是步步驚奇,即使只是房間格牆所貼壁紙,當層層貼覆被逐一剝除時,逐層展現了1900年以來不同時期的牆飾風格、設計和材質,施工幾乎就有如在考古了。
此時教人聞之驚悚的事突然出現了,與老屋緩步而精細的整建同時,附近的寬闊森林、田野相繼被以排山倒海之姿摧毀,原來這個區域已被政府列為重點開發區,即將引進大量人口入住。這不在我們預料之中,綠色大地慘遭鯨吞蠶食,接二連三前來拜訪要求讓售土地的房地產商更是教人不勝其煩。我們擁有這一塊小小的五公頃土地只想與鹿、鳥、狸、浣熊、土撥鼠、野兔共享,我們完全不曾想到要從其中獲利,但全面性的開發動作導致稅金高漲,教我們不勝負荷,在完全想不出兩全之計之下,最後也只能棄守他去。
這是多麼教人心碎的決定。
一切美好的夢,與眾生同棲於廝的願望終究破滅了。
森林、老屋,連同六年來劃出一個小小生活圈進行的小面積整理,種了蔬菜、蘆筍,種了櫻花、櫻桃、芍藥牡丹,薰衣草和藍莓、紅莓…,就此統統打包出清,一樣也沒得留。
我們將搬往何處去呢?南安大略有許多美麗寧靜的小城,白鴿鎮、蔚藍小鎮、聖凱薩琳斯、伊利、…?
一處處尋尋覓覓,尋一個棲身之處,怕只怕往後又一次噩夢重演而不得不遠離南安,這一次搬遷距離更遠,與百年老屋相距何止千公里!
我們不是上帝,我們無能打造一座方舟,為生靈造方舟是上帝的事。
我曾經有夢,有願,也曾經有了行動,只是方舟之夢前後六年便驚醒。佛家有云,願有多大力有多大,始知這終究只是一句勵志之言,徒有願力而無強大的實力做後盾終究不濟。
別矣我們的五甲方舟,再見我的夢。

上一篇:被鬼嚇到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