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你:搭乘大眾運輸時發生意外事故 贊助
2013-04-23 16:05:30飛魚

我家老狗武則天瑪莉

 

 

在我跟二姐還沒出生前,瑪利就在我家了,所以牠是看著我們姐弟倆長大的,忘了說,她是一隻母的土狼犬,巨大精悍得很難讓人發現牠是母的!

在我家附近以及親朋好友,牠可是大有名氣,每當我家門口掛上小木牌,用紅漆寫上家有惡犬親朋好友可是,既害怕又高興走奔相告,千交代萬交代小朋友們不可以接近我家!只要有大人發現有小朋友接近我家,不論識與不識都會把小朋友拉開,並且告誡一番!!呵呵!發生了啥事?有養過狗的人都會知道的。

看到牠的肚子越來越大,大家的高興與害怕,與日俱增,很多外省叔伯的話題就是這次有幾隻?是啥顏色?是附近哪隻公狗的功勞?是哪隻公狗被我家武則天招幸了?會有幾隻像牠的外型?有幾隻如牠兇悍?……村頭村尾的話題,話題女王!

先說說牠的身世與戰功彪炳!

小時候都聽說牠是梨山的野狼女王,長大以後才知道,應該是武陵農場生出的小狗,我爸要回松茂部落山上看家,保護放山雞別被老鷹、山貓叼走。

題外話,我家山上沒好狗的時候,經常有雞被老鷹叼走,哈 更絕的是我們曾經收留的一隻母貓,長得越大怎麼感覺越怪?牠的犬齒怎麼好長?尤其是當牠生小貓的時候小雞一隻隻的消失,有一天不解之謎終於解開!原來那是山貓之類的,搞不好是石虎或是雲豹!於是固定我們山上一定要有好狗。也終於知道瑪莉大姊的野性從何而來!難怪我平地家附近的,狗狗都打不過牠,一地之霸!印象中只有後來搬過來的獵犬,可以勉強一戰兩強相遇,雖說滿身傷痕,還是能戰勝,每次戰勝,不論白天黑夜,狼式的長嚎‧敖嗚........!

很特別的是,牠最怕我爸的棒子,最親的是我哥,只有我哥才能摸沒張開眼睛的小狗,我爸只有靠棒子才能接近小狗!對我與二姐,牠像一個大姊一個保護神,當牠在巡視牠的地盤有人欺負我們,牠就會張牙舞爪,哈 牠對家人都如此,除了我爸以外。可是我想拉牠出去助威牠又不理我。十足的長輩氣勢,但是我又服氣、畢竟牠年紀比我大。是的、牠是我們的家人,我們家兄弟姊妹的老三。有這樣的好狗就不需第二 隻,所以牠的孩子都是親朋好友爭相爭取的對象,就算不認識的人家也會來索取,這樣兇悍的種子!可惜.....沒山野的戰鬥經驗無法有那樣的野性。不過、牠的靈性卻是無遺的傳給牠幾十個孩子,不一定兇狠,卻都乖巧聽話護主。

可能是基於山野野貓、山貓的搏鬥經驗,瑪莉一直都是跟我家的貓貓對立,甚至會跟貓貓搶食,幾次被魚刺嗆到牠就會遠離貓貓的飯碗,哈 有一次爸媽都出門好幾天,我二姐只會煮白飯,我們都吃白飯泡開水加糖,剩下的白飯就給瑪莉吃,可是沒肉汁牠吃不下!直到白飯發霉,牠可能餓到不行居然還是把飯吃完。還是要跟我們姊弟同甘共苦!?其實牠常常打野食,抓抓老鼠之類的。結果害我家的歷代貓貓只能抓抓蟑螂、麻雀之類的來吃野食。

除了瑪麗,我家的貓狗都是自來的,我也懷疑瑪麗是自來的,我家都會把廚餘放在門口,有魚之類的放一個盆子,其它的放狗盆,那些流浪貓狗就自然成為我家的一份子,每隻貓都會被瑪麗欺負,有次還直接吞下貓頭,好說歹說牠才吐出,這是一種善意的表現嗎!?

歲月是殘酷的,在我二姐十四歲我十一歲瑪莉姊走入餘生,毛髮的灰白,挺立的雙耳發腫下垂,叫牠常常聽不到我們全家都明白,牠正走向死亡的路途,就在那一天牠在院子裡躺著曬太陽走了!

都知道牠走了,我們還是等到天黑,將牠埋葬。

每當想起牠我們會去說說話,我們的家人     瑪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