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豬吃不吃,你有權選擇 贊助
2017-06-13 22:53:32十五姊姊

★同居三人(24)★

 

 

┌不介意我來吧?┘林昭君知道他們三人不許帶女伴回來的。

 

┌我知道不准帶女伴來,但是昭君一直說沒關係,所以…┘俊發也很無奈。

 

他們三人直覺林昭君一定有陰謀,否則她根本就不屑理他們三人。

 

果然,林昭君直接就走到梁其杰的面前,也不管整個場面的詭異以及衣衫不整,很熱絡的對梁其杰堆笑臉。

 

梁其杰這時心裡有數,林昭君肯定有求於他,不過他現在正在氣頭上,對林昭君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他實在很想一巴掌賞給她,但礙於俊發的面子,就姑且聽她要說什麼了。

 

┌梁其杰,我有個表哥需要工作,你可不可以跟你爸爸說一下,找個主管的職位給他好不好?┘林昭君展現難得的好臉色,卑躬屈膝的求梁其杰。

 

┌這個嘛……┘梁其杰就知道這女人不安好心眼,對俊發也沒這麼關心,卻對表哥這麼在意,一定有鬼,難道……難道她說的表哥就是上回在汽車旅館看到的姦夫,為了朋友,他決定試探一下┌妳表哥?喔~是不是戴個金邊眼鏡,高高帥帥很斯文的,大概四十歲……┘

 

┌對、對、對…你怎麼知道?┘林昭君大概是昏了頭了,也許是地下情吧?所以她和那個奸夫的事情不能對別人說,以致於今天有人跟她提起這男人還誇他又高又帥,讓她得意忘形露出馬腳,她猛然意識到:咦~梁其杰怎麼知道?

 

┌妳是不是在想:我怎麼知道?對不對?┘梁其杰決定爆這個內幕。

 

┌你想說什麼?我警告你喔!別亂說。┘林昭君拿出本性了,對嘛!她原本就是很勢利的人呀!

 

┌我想說什麼呀?就是要說那個戴金邊眼鏡,斯斯文文的男人就是幾個月前跟妳到桃園的一家汽車旅館開房間的男人,沒錯吧?┘梁其杰不管俊發會怎樣,決定實話實說。

 

┌你……┘林昭君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呼吸急促的她還想狡辯┌你…你別隨便亂說喔!你有什麼證據?┘

 

┌我當然有證據囉!那天妳用自己的身分證登記對吧?還有啊!妳那天穿了件香奈兒的過季春裝,還有啊…┘梁其杰仔細的敘述著那天的情景。

 

┌俊發,別聽他胡說,我們走!┘林昭君當下只想控制住俊發就沒事了,所以急著拖他走開。

 

┌我可沒有胡說喔!我的手機是可以照相的而且拍得很清楚喔!把妳拍得很漂亮喔!要不要看看?┘梁其杰做勢要進去房間拿手機。

 

┌不用麻煩了,俊發我們走。┘林昭君強勢的要佔上風。

 

┌江俊發,如果你今天跟她走的話,以後咱們就一刀兩斷,別再來我們這裡。┘梁其杰早就看不下去,於是他強迫俊發在兄弟和女人之間做抉擇。

 

┌沒錯,你今天如果要做縮頭烏龜的話,就不配當我們的兄弟。┘洪令嘉此刻已是義憤填膺。

 

┌要我說呀!林昭君,妳真的很行,已經被逮到了還可以這麼理直氣壯的,只有俊發這種傻瓜才會被妳耍得團團轉的,第一個男人就必須要負責善後嗎?怎麼不說妳要對俊發負責?俊發的第一次也是給了妳呀!┘林歌邦故意揶揄林昭君。

 

┌啊!對了!其實這也不算林昭君的錯呀!我們俊發不也有個小老婆陳淑琪嗎?這樣很公平啦!┘洪令嘉也把俊發的秘密抖了出來。

 

┌洪令嘉,你…┘俊發來不及阻止洪令嘉。

 

┌江俊發,你…┘林昭君開口就要罵人。

 

┌怎麼樣?妳可以別人就不行哪?不要臉!┘林歌邦碎念著。

 

┌你說什麼?┘林昭君對林歌邦怒目相向。

 

┌說什麼?我跟自己說話不行啊?┘林歌邦這招裝傻用得真好。

 

┌好!江俊發,一人一次就算扯平了,我們走。┘林昭君試圖以公平的說法愚弄俊發。

 

梁其杰、林歌邦和洪令嘉都看著俊發,希望他拿出男人的氣魄來修理這個女人。

 

┌江俊發,你走不走啊?┘林昭君仍舊氣焰囂張。

 

俊發想了會兒,走到林昭君面前。

 

┌我背著妳偷人你不生氣嗎?你打我吧!┘俊發怎麼啦?

 

林昭君聽俊發這麼說,她認為俊發是在向她求饒,如果她打下去的話,就表示她原諒俊發了,於是她很白目的使盡吃奶的力氣,狠狠的印了個五爪在俊發的脖子上……

 

俊發狠瞪著林昭君,林昭君似乎有點怕俊發這種反常的眼神,但是她仍然擺高姿態的說:

 

┌好吧!我原諒你了。┘

 

┌妳打完囉!┘俊發問。

 

┌對呀!怎麼樣?┘林昭君還撒嬌。

 

┌妳打完啦!┘俊發詭異的笑┌換我囉!┘

 

┌換你什麼?┘林昭君還笑。

 

‘啪、啪~’

 

俊發兩個大巴掌打在林昭君的笑臉上,打得她摔在地上。

 

(因為沙發已經因為剛才的打架移位了,所以沒能接住林昭君)

 

┌你…你…你…┘林昭君痛得說不出話,只是指著俊發。

 

┌我、我什麼?不修理妳,妳還以為我是軟柿子呀?┘俊發這時面目猙獰、青筋暴露。

 

┌我要告你傷害。┘林昭君大叫著。

 

┌告我?誰看見了?證人呢?┘俊發問他們三人。

 

┌我沒看見喔!┘三人齊聲回答。

 

┌俊發…┘林昭君現在像隻驚弓之鳥。

 

┌我告訴妳,妳聽清楚喔!現在開始,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以後見妳一次我就打一次,警察我也不當了,反正我家有的是田地,大不了我回鄉下種田,妳要不要試試看哪?┘俊發撂狠話了┌老虎不發威,妳把我當病貓呀!還不滾!還想討打呀!┘

 

林昭君嚇得奪門而出。

 

看了這一幕,每個人都對俊發刮目相看,同時對他比了大拇指。

 

┌她……會不會真的去告我呀?┘俊發說了這句話,讓每個人都快要攤在地上了。

 

┌拜託喔!才誇獎你變英雄,一下子就變成狗熊了。┘洪令嘉虧俊發。

 

┌不會告你啦!我們可以作證呀!何況她也有打你。┘林歌邦推敲著。

 

┌俊發,你不會真的見她一次打一次吧?┘梁其杰還是比較理智。

 

┌我哪敢哪?要不是你們幫我撐腰的話,我才不敢動她呢?┘俊發已經嚇出一身冷汗了。

 

┌你不會又回頭去找她吧?┘洪令嘉要俊發清醒點,別再入火坑了。

 

┌其杰,你真的看到昭君和別人開房間?┘俊發也不想冤枉人。

 

┌要不要我發誓給你聽呀?┘梁其杰知道俊發是個很惜情的人┌她真的很對不起你,不要讓那個女人把你耍得團團轉的啦!┘

 

┌今天好不容易甩了她,我哪那麼傻再和她糾纏不清呀?┘俊發覺悟了。

 

┌你能這麼想就好了。┘洪令嘉稱讚俊發。

 

俊發的心情豁然開朗,這時他才有功夫看看這屋子……

 

┌喂!你們家遭小偷啦?┘俊發又看到這三個人的衣服┌這是什麼新造型哪?怎麼回事?┘

 

┌唉喲!還不是算命的幹的好事。┘林歌邦將所有的錯都歸咎給算命的騙子┌對了!他有收你們錢嗎?┘

 

┌兩千。┘梁其杰說。

 

┌哩咧!他跟我要兩千五耶!阿邦你呢?┘洪令嘉懊惱的很。

 

┌戽斗的騙了我一千塊,後來那個刀疤的還沒騙到我的錢,阿枝就把我帶回家了,所以第二次沒付錢。┘林歌邦這時很感謝阿枝。

 

┌啊~那我們不就被當凱子爹了?那個暴牙的還說開市算我便宜一點…┘梁其杰捶心肝喔!

 

┌我不是更慘,被多騙五百塊,還喝了符水,拉了一星期,減肥成功。┘洪令嘉的臉色的確有點青黃。

 

┌好啦!今天你們這麼夠兄弟,幫我趕走那個瘟神,今天晚上都看我的了,走吧!狂歡去!┘俊發難得闊氣。

 

四個人打算好好慶祝俊發重獲新生。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