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清杯麵變成氣泡飲? 贊助
2017-06-13 22:52:09十五姊姊

★同居三人(23)★

 

經過Annie離去這痛苦後,梁其杰還要面臨另一個騷擾,那就是──林聿亮。

 

事情通常都是這樣的:覺得她好的時候,她就是寶;不需要她的時候,她就是草。

 

是誰寫的?大概是這樣說的:愛紅玫瑰的時候覺得她是心口上的一顆痣,而白玫瑰就是胸前的一顆飯粒;喜歡白玫瑰的時候覺得她是天邊的一朵雲,而紅玫瑰則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

 

很貼切。

 

這位林小姐三天兩頭的打電話來鬧,最後神通廣大的弄到營區的電話,鬧到隊長都知道了,還要梁其杰放幾天長假去處理好,林聿亮讓梁其杰一個頭兩個大。

 

這天又是和她講電話,梁其杰已經到達臨界點了。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林聿亮質問他。

 

┌我心情不好不要現在跟我吵。┘梁其杰覺得很煩,不想應付人。

 

┌怎麼?趙欣霓走了你不高興呀?她走了不正好?我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約會啦!你在不爽什麼?而且又不是我讓你不爽的。┘

 

┌我還沒說呢!妳早就跟Annie說我們的關係了,只是Annie不說而已,妳怎麼這麼卑鄙?┘

 

┌卑鄙?你說我卑鄙?我以為她默許我們的關係呀?誰曉得她根本記恨著嘛!她才是小人…┘

 

┌妳夠囉!妳再說我就…┘

 

┌你就怎麼樣?┘

 

┌不可理喻。┘梁其杰很的按下結束通話鈕,並且直接關機。

 

他把自己摔在床上,失去Annie已經夠讓他煩亂了,還加上林聿亮來攪和,真是夠了!

 

抬頭瞥見床頭有個痕跡,那是上回撕符咒留下來的。

 

‘奇怪?喝了符咒水也沒什麼起色,祇是拉了幾回肚子而已,難道這符咒是清宿便而不是改運的?’

 

梁其杰走出房間到客廳看電視。

 

洪令嘉心浮氣燥的拿著遙控器亂轉,梁其杰看著電視頻道一直切換也覺得厭煩,便跟他說:

 

┌拜託喔!要看哪台就看哪台,別這樣轉來轉去的,轉得我暈頭轉向的。┘

 

┌你如果嫌煩的話就不要看嘛!┘去大陸出差這事讓洪令嘉一肚子火,因這案子可沒獎金,純粹是勞動服務。

 

┌喂!電視又不是你一個人的,幹嘛說這樣的話?┘梁其杰今天的火氣也很大。

 

┌我今天心情不好別跟我說話。┘

 

┌你心情不好我心情也不好,怎麼樣?心情不好就是老大呀?┘梁其杰回他。

 

林歌邦從廚房走出來碎念著:

 

┌誰不套垃圾袋就丟垃圾呀?說過幾次了還這樣。是誰啦?┘

 

┌一定是那個外表乾淨行為骯髒的梁其杰。┘洪令嘉像吃了炸藥似的。

 

┌喂!你到底哪跟筋不對呀?說話都帶刺。┘梁其杰很不爽。

 

┌我說錯了嗎?是你做的沒錯呀?┘洪令嘉丟遙控器在桌上。

 

┌我做的就我做的,但是你不用說我很髒吧?┘梁其杰走到洪令嘉的面前。

 

┌怎麼樣?想打我呀?你就是這樣,講也講不聽,你不覺得跟你生活在一起很討厭嗎?你的生活習慣很差耶!┘洪令嘉把對梁其杰的不滿掀出來。

 

┌你就很好……┘梁其杰抓住洪令嘉的內衣。

 

林歌邦趕緊阻止他們吵架。

 

┌別這樣嘛!這不過是小事而已,犯得著為了這種事吵架嗎?┘林歌邦認為他們小題大作。

 

┌你也是啦!只會唸,看到垃圾袋沒套,去套不就得了,幹麼還碎碎唸的?┘梁其杰怪林歌邦多事。

 

┌ㄟ…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明明是你做的,爲什麼要我去收?┘林歌邦不能接受梁其杰這樣不講理。

 

┌他就是這樣的人啦!有錢人家的少爺使喚人習慣了。┘洪令嘉不屑的批評梁其杰。

 

┌還說別人,你自己呢?這星期你要打掃客廳也不做。┘林歌邦想起洪令嘉也很沒規矩。

 

┌你們兩個都一樣啦!┘梁其杰哼了一聲。

 

┌你是什麼東西呀?以為失戀就可以亂咬人呀?我也失戀了,我也可以打人囉?┘林歌邦霎時也被挑起憤怒。

 

┌你和我不同,我不是被人劈腿的,不像你這麼窩囊。┘梁其杰開始口不擇言。

 

┌是羅雅琴哭著求我不要甩了她,可是我不甘受辱硬是甩了她,我才不像你,被人家拋棄還在誠品裡哭得死去活來的,是誰比較丟臉哪?┘林歌邦嘴巴也不饒人。

 

┌丟臉!?拜託喔!我的備胎多的是,而且我對每個女人都是真心的,你沒有看過‘天龍八部’嗎?我就像段正淳,我對每個女人都很認真,所以Annie離開我,我當然會為她感到難過呀?┘梁其杰自詡風流倜儻的人物。

 

┌那個算命的說的果然沒錯,你是個沒義氣的人,早晚會被人唾棄的。┘洪令嘉拿出算命仙的話下梁其杰的面子。

 

┌算命的?!那個算命的?┘梁其杰心虛了。

 

┌就是林歌邦他們家附近廟口那裡的暴牙算命仙哪?別裝傻說你不記得囉?┘洪令嘉提醒梁其杰┌你如果很有辦法的話何必去算命?┘

 

┌原來你跟蹤我!┘梁其杰有點惱羞成怒了。

 

┌笑話!誰跟蹤你了,只是剛好看到的,而且那個算命的自己告訴我的。┘洪令嘉把探人隱私的罪全推給算命的。

 

┌好哇!那個算命的居然這樣說我……………┘梁其杰恨不得將算命的大卸八塊。

 

┌只有你們兩個蠢蛋才會相信這種江湖術士的話………┘林歌邦找到奚落他們的理由卻被吐嘈。

 

┌笑死人了!你還有臉說?┘梁其杰都快笑掉大牙了。

 

┌什麼呀?┘這回換林歌邦心虛了。

 

┌阿枝那天都跟我們說了,說你之前被刀疤和戽斗的算命仙騙過,我們就算被騙也只被騙過一次,你還被騙過兩次,這麼說來誰比較沒大腦呀?┘洪令嘉也攻擊他。

 

┌那……┘林歌邦也不甘示弱┌阿枝都說了算命的是騙人的你們還去給他算?┘

 

┌阿枝說的是有刀疤還有戽斗的算命的,我們去算的那個人又沒有。┘梁其杰辯解著。

 

┌對啊!對啊!那個算命的是個暴牙,我們怎麼知道他也是騙人的?┘洪令嘉不想被當傻子。

 

┌哎喲!一樣啦!你們有多聰明?還不是被騙?┘林歌邦還繼續糗他們。

 

┌別說了喔!老子今天心情不好,再說的話我揍你喔!┘洪令嘉火大了。

 

┌打呀!我會打不過你嗎?你以為自己真的有六塊肌呀?你是白斬雞啦!┘林歌邦激怒洪令嘉。

 

┌你真是討打……┘洪令嘉撲向林歌邦。

 

梁其杰看他們倆扭打成一團,便上前推開他們,不料力道太大,林歌邦死命抓著洪令嘉的內衣被這麼一推給撕破了。

 

┌你幹嘛啦?這件內衣我剛買的耶!┘洪令嘉對著林歌邦吼。

 

┌是梁其杰啦!誰叫他推我這麼用力?┘林歌邦罵梁其杰。

 

┌拜託喔!我勸架也有錯嗎?┘梁其杰喊冤。

 

┌你每次都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洪令嘉也說了梁其杰倆句。

 

┌你夠囉!再說的話我就對你不客氣喔!┘梁其杰的風度盡喪。

 

┌就憑你?┘洪令嘉嘲笑他。

 

梁其杰今天原本就心情欠佳,被這麼一激怒,抓狂了!

 

梁其杰抱住洪令嘉推擠他,兩人一起跌進沙發裡繼續纏鬥,林歌邦這時清醒了些,眼看著朋友打架也不可能袖手旁觀哪?

 

┌喂!夠了啦!別再打了……┘

 

林歌邦勸架的當兒睡衣被抓住,不知道是誰扯的?袖口的接縫被扯開了個大洞。

 

┌唉呀!誰抓我的睡衣啦!放手啦!┘林歌邦抓著自己的衣服急於掙脫被撕破的命運,這時門鈴卻不識相的被瘋狂按著┌誰啦?按得這麼急?你媽要生啦!別按啦!唉喲!放手啦!┘

 

林歌邦好不容易逃開,但是睡衣已經撕開了個大洞,氣急敗壞的他吼叫著:

 

┌你們要賠我啦!┘門鈴還是一直瘋狂的響┌到底是誰啦?┘

 

林歌邦憤恨的掀開大門,此時按門鈴的太太先發制人的罵:

 

┌幾點啦?可不可以安靜一點,我的小孩都沒辦法看書了,你們………┘

 

這位太太連珠砲的罵了一長串之後,忽然瞥見屋子兩頭的兩個大男人疊在沙發上,而前來應門的這個男人衣衫不整,突然住嘴……

 

林歌邦看見婦人看了自己後臉色大變,他這時低頭看了看自己,真是夠狼狽的了,但是這太太也讓他惱怒,於是他大聲吼她:

 

┌怎麼樣?沒看過人家玩3P呀?回家問你兒子就知道了。┘

 

婦人嚇得花容失色,轉身就跑回家。

 

林歌邦看婦人夾著尾巴逃開的模樣又好氣又好笑,此時聽見兩人還在扭打的聲音,他趕緊關門以隔絕不雅的聲響。

 

┌你們兩個夠了沒?別人來抗議了。┘

 

倆人這才稍事歇息一會兒。

 

不過,門鈴又響了。

 

┌你們看,又有人來抗議了。┘林歌邦指責他們。

 

┌抗議什麼?老子今天不爽不行哪?我來開。┘洪令嘉這會兒很想找人來發洩┌誰啦?┘

 

洪令嘉一開門,門口站的人卻是林昭君,她後面站了俊發。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