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車去玩也要保旅平險 贊助
2017-04-14 13:15:41十五姊姊

※依然是我的學長※第25集



樂怡上了車便問:

 

「今晚去那兒呀?」

 

「吃完晚餐到老大那兒去坐坐。」張驊提議。

 

「啊~去那兒呀?」樂怡有點猶豫。

 

「怎麼?不要哇?」

 

「不是,只是太久沒去了,老大看到我一定會臭罵我一頓的。」樂怡的顧慮是這個。

 

「該被罵就罵囉!誰叫妳這麼久都不去?」

 

「老大那地方如果沒人陪我去的話,我可不敢一個人去。」

 

「說的也是,那兒的人跟妳格格不入。」

 

「那你就適合那兒囉?」

 

「是呀!那兒可是大人的世界。」

 

「你的意思是我還是孩子囉?」

 

「妳的確還太小,而且妳太單純了。」

 

「你可別忘了我曾經在那兒唱過兩年哪?」樂怡提醒他。

 

「妳不說我還沒想到,妳在那兒唱歌實在不合適,因為大家看著妳都沒心思聊天了。」

 

「怎麼會?」樂怡覺得張驊說得誇張。

 

「當然會囉!看個楚楚動人的小歌女拋頭露面在唱歌討生活,哪個人不想幫妳贖身,把妳包在家裡呀?」

 

「什麼呀?」樂怡不認同張驊的說法

 

「妳不知道,男人都是這樣的,如果不是老大說妳是他的姪女兒的話,我看哪!成天都有人會去騷擾妳的。」

 

「是這樣嗎?」

 

「妳現在才知道我那時對妳說些有的沒的就是要妳別再出來唱了嗎?」

 

「不知道,那你不會跟張靖說嗎?」

 

「我不忍心壞了他的興致,他很乖的,我希望他快樂。」

 

「你希望他快樂只好犧牲我囉?」

 

「妳怎麼這樣說呢?我常常去捧妳的場不就是在保護妳了嗎?我告訴其他人這女生我看上了,我要對她做五年計畫。」

 

「什麼五年計畫?」

 

「就是五年之後就對妳下手啊!」

 

「討厭!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樂怡對這點存疑。

 

樂怡心想:難道張驊對自己一直瞭若指掌嗎?怎麼可能呢?自己想太多了吧?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對自己是哪種感情呢?

 

…………………………………………………………………………………

 

樂怡和張驊來到老大的店,果然,樂怡被老大虧到臭頭。

 

「陳樂怡,妳總算良心發現啦?現在才出現,還是都被張驊限制住行動,沒辦法到處去呀?張驊當時就對每個人說妳是他的目標,原來他是認真的呀?真好,張太太,跟我喝幾杯我就不數落妳了,來!」老大倒了滿滿的兩大杯紅酒要樂怡跟他乾杯。

 

「不會吧?」樂怡眼見這麼一大杯哪有辦法呀?喝完一定掛的,她看著張驊求救。

 

「沒關係啦!就喝吧!喝不完的我會喝的。」張驊要樂怡放心喝「要是喝醉了我會送妳回家,擔心什麼呢?放心跟他喝了吧!」

 

「唉喲!人家張驊都這麼說了,妳還不賞臉嗎?」老大今晚是不會善罷干休了。

 

「好,誰讓我對不起你呢?」樂怡爽快的拿起酒杯便灌下。

 

在老大的起鬨下,樂怡喝光了這杯酒,對老大這種連血型都是百分之五酒精的人來說這杯紅酒根本不算什麼,不過樂怡可招架不住了,沒多久,臉就紅咚咚的了。

 

這時候,店裡有點小騷動,大家不約而同望向大門,樂怡瞄了一眼,原來走進來一位美女,若沒記錯的話那美女就是蜜雪兒,她比上次樂怡見到她那時要更成熟動人了,而且她的知名度更是水漲船高 ,聽說最近還要去香港拍電影呢!

 

蜜雪兒直朝樂怡他們這桌走來,現在他們這桌坐了幾個男人,老大、張驊還有兩位張驊的朋友,這兩位朋友也是貴公子,長得也挺拔,不知道蜜雪兒過來這桌是要找哪位俊男的呢?

 

「各位,我可以坐這兒嗎?」蜜雪兒這樣要求,試問誰會忍心拒絕她呢?

 

幾個人挪了個位置給蜜雪兒坐,蜜雪兒為自己來這桌作出解釋:

 

「我有時來這兒會看到你們也來坐,不過沒人介紹所以就不方便那麼直接說想要認識你們,今天老大也在這兒,剛好我們認識一下作個朋友吧!我叫蜜雪兒,你們呢?」

 

「我來幫妳介紹吧!」老大主動位蜜雪兒介紹這桌的客人「這位是亨利、喬治,還有張驊和他女朋友樂怡。」

 

「喔~你就是‘盛世’的張驊呀!久仰大名,哇!妳的女朋友好可愛喔!難怪你喜歡…………」蜜雪兒叨叨絮絮的和張驊寒喧。

 

蜜雪兒的舉動,即便單純如樂怡的女生都看得出來蜜雪兒根本早就知道張驊,只是藉機親近他而已。

 

樂怡倚著沙發,因為她有些茫醉,看著蜜雪兒和張驊兩人說得起勁兒,樂怡突然覺得──他們挺相配的。

 

蜜雪兒的冶艷和華麗,襯上張驊的家世身分,真是門當戶對極了,而自己呢?別說和張驊的父母不對盤,就是和張驊的交集也不多,雖然他們已經很要好,不過總少了些思想上的交換,總是張驊說樂怡聽,充其量她或許只是張驊的洋娃娃吧?張驊真的愛她、對她好,但是………她想起趙予璇的話,張驊可能只是想要自己乖乖待在家的不要吵,是這樣嗎?

 

………………………………………………………………………………………

 

坐在Pub的吧台旁。

 

「怎麼樣?這幾天都無精打采的,別這樣嘛!來這兒就是要解放妳的呀!」趙予璇帶樂怡來到這間熱鬧的Pub,這裡有個舞池,播放著震耳欲聾的電子音樂。

 

「拜託喔!這裡好吵,我快受不了了。」樂怡摀住耳朵「我要走了。」

 

「等等啦!等會兒就是柔情音樂時間了,大概再五分鐘吧?」趙予璇拉住樂怡要她坐下。

 

沒多久換成輕音樂了。

 

「妳怎麼知道?」樂怡問。

 

「最近我常來這兒混。」

 

「妳不是說沒空理我,要去參加時尚派對的嗎?」

 

「唉呦!我如果不這麼說的話,妳一定會拉我去當電燈泡的。」

 

「那……爲什麼不去參加派對了。」樂怡好奇。

 

「後來發現那裡的人都好虛偽喔!每個人都想辦法把對方比下去,在妳面前都說妳好漂亮,但是心裡都希望對方的內褲當眾掉下來出糗,我在公司應付那些八卦就夠累的了,晚上還要去讓人指指點點,好煩喔!」趙予璇大概是受了挫折了。

 

「我很早就想跟妳說了,別去人肉市場讓人秤斤論倆的了,我替妳不值。還有啊!總機那個工作到底能給妳什麼成就?怎麼不試著去作別的工作?妳不是藝術大學畢業的嗎?去找妳喜歡的工作嘛!妳那麼優秀,別讓人看扁了呀!」樂怡突然嚴正的衝著趙予璇訓。

 

「我說樂怡,妳還好嗎?」趙予璇疑惑的盯著樂怡瞧。

 

「我再好不過了,我想通了很多事情。」

 

「是不是我上回跟妳說的事情讓妳生氣了,別這樣啦!我都說是亂說的,妳別不高興了,大不了這回我請這樣好嗎?」趙予璇好擔心破壞樂怡的感情。

 

「不是、不是,就是因為覺得妳說的太有道理,所以我認為我也要提醒妳。別這樣繼續下去,我會擔心的。」樂怡說明白讓趙予璇了解。

 

「是這樣嗎?好啦!我會好好想想的的話的。」趙予璇想想不對「那麼妳的意思是,妳和張驊有變化囉?」

 

「我覺得我們實在不適合。」樂怡認真說著。

 

「小姐呀!別胡思亂想啦!你們兩個都那麼好了,怎麼可以說分就分?」

 

「沒有到那種程度啦!只是不想等以後才後悔,所以才會認真思考和他的關係。」

 

「妳是說真的?不是因為我。」

 

「我還要感謝妳呢!別說這個了。」樂怡瞥見角落那一桌有個女人發酒瘋,跳到桌上跳艷舞「看見沒有?妳要是再不聽我的勸,說不定就會像那個女生一樣,鬼上身似的,無法自拔。」

 

趙予璇也看了那女生「喔!大概喝了不少,放浪成這樣。」

 

雖然Pub裡的燈光昏暗,但卻可以很清楚的感覺那女生舞動得很瘋狂。

 

吧台裡有個男人不耐煩的打了電話:

 

「喂!Alan…不是要叫車啦……Gigi又在發酒瘋了,快點來帶她走…好啦!就這樣。」

 

趙予璇多嘴問那男人:

 

「傑克,你說的是那個女生呀?那一桌的女生嗎?」趙予璇指了指角落的方向。

 

「可不是嗎?常常都這樣,我只要看到她就頭痛。」傑克是這Pub的老闆。

 

「看起來她好像玩得很盡興?」樂怡認為這女生很愛玩。

 

「其實她不喝酒的時候很正常,但是一喝起酒就控制不住,我看她不像玩得盡興,倒像是發洩似的,因為她會又哭又叫,可惜了個好好的女生,不曉得以前受了什麼刺激吧?」傑克搖搖頭。

 

「喔~原來是這樣。」樂怡聽著這女生的事情有些同情她。

 

「我去廁所一下。」趙予璇要樂怡幫她看管包包。

 

獨自坐在吧台的樂怡還是不住的望向發酒瘋的女生,那女生旁邊的人一直鼓譟著,整桌的人還為她的艷舞鼓掌,那些幫兇根本就希望她脫光了丟人現眼嘛!玩得太過分了吧?

 

樂怡還想著時,趙予璇的手機響了,她原本想等趙予璇來再自己接,不過這電話響了好幾次,樂怡只好幫她接電話:

 

「喂~這是趙予璇的電話。」

 

「趙予璇呢?」是個男人的聲音,挺沒禮貌的。

 

「她走開了,要幫你留話嗎?」

 

「叫她回電話給我。」男人命令的口氣。

 

「請問你貴姓我好告訴她。」樂怡還是耐著性子應付這個男人。

 

「她看到來電顯示的電話就知道我是誰了。」

 

「那你找她什麼事?」樂怡覺得這男人太粗魯了,把人當下人一樣使喚不說,對趙予璇也很不屑的樣子,那幹麼還要找趙予璇呢?樂怡決定幫趙予璇好好了解一下這人是什麼角色,於是樂怡也不客氣的回他。

 

「我找她什麼事?關妳什麼事?」男人的口氣越來越不耐煩。

 

「關我什麼事?你對我說話的口氣這麼壞就關我的事………」樂怡決定要教教這個狂妄的男人什麼叫做禮貌。

 

就在樂怡教訓電話那頭的男人時,有個男人朝吧台跑來,衝著傑克就問:

 

Gigi呢?」

 

「吶!不就在那兒?」傑克指著角落「Alan哪!你也好好說說她呀!別這樣,很不好,她一個女生,人家會怎麼看她?」

 

樂怡自然的看了對話的兩人,然後繼續和沒禮貌的男人角力。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我會跟她說的。我先走了。」叫Alan 的男人趕緊去制止跳艷舞的女生,並將她帶開。

 

趙予璇現在才回來,樂怡正巧把電話掛掉。

 

「誰找我嗎?」趙予璇看見樂怡掛掉的是她的電話。

 

「妳呀!別淨認識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沒水準到家了。」樂怡覺得趙予璇認識的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

 

「誰呀?」

 

「不知道,他又不跟我說。」

 

「我查一下來電顯示就知道了。」

 

「喂!那個男的根本就是個垃圾,妳幹麼知道是誰呀?」樂怡想了想「嗯~知道是誰也好,知道了就別再和他來往了知道嗎?」

 

「唉呀!是何董耶!」趙予璇查到那電話是個大人物,興奮的叫著「他主動找我耶!唉喲!陳樂怡,妳得罪他啦!真要命,我要跟他解釋一下。」

 

「喂!妳也幫幫忙,有點格調好不好?這種貨色妳也要?」樂怡搶過趙予璇的電話「不許妳打給他。」

 

「別這樣啦!其實他人不錯,祇是有點囂張而已,給我啦!」趙予璇拿過自己的電話撥著「妳看,那女生被帶走了。」

 

樂怡被趙予璇轉移視線,她看到的時候那女生被Alan攙著走出門口,樂怡猛然想到剛才那男人的聲音跟現在看到的身影,她的心口收了一下,跳下吧台的高腳椅往門口衝去,趙予璇對樂怡的奇異行為感到不解,但她還是繼續講著電話。

 

樂怡衝到門口,正看到載著那女人的計程車揚長而去,樂怡無法得知那男人的身分正懊惱著,後來她想到傑克應該多少知道些關於這男人的事情,於是她便回到吧台,拉著傑克問:

 

「傑克,知不知道那男人是誰?」

 

「妳說誰?Alan嗎?他是開計程車的,我們客人如果要叫計程車的話,我都會叫他,給他生意作,怎樣?妳也要叫車嗎?那恐怕要等很久,要不幫妳叫別人好嗎?」傑克誤會樂怡的意思了。

 

「不是,我不是要叫車,我是想知道那男人叫什麼名字?」樂怡要知道他是誰?

 

Alan叫什麼名字呀?我想想……啊!姓董,因為有時候打他手機沒人接的時候,就會叫車行用無線電叫他,說要找董哲倫就對了。」傑克給了這名字。

 

「董哲倫!?」樂怡像被閃電打到似的,全身怔住不能動彈。

 

「樂怡、陳樂怡,喂!妳還好嗎?」趙予璇抓樂怡的手臂搖了搖。

 

「啊~」樂怡回過神來「傑克,給我他的電話好嗎?」

 

「好啊!妳等等,我抄給妳。」傑克翻電話簿找著,然後把號碼寫下來「這給妳。」

 

「謝謝。」樂怡拿了傑克給的便條紙,對著上頭的電話號碼發愣。

 

「喂!這人是妳的誰呀?失散多年的哥哥呀?」趙予璇看樂怡的態度,知道這人對樂怡一定很重要。

 

「嗯……沒什麼啦!」樂怡在情況不明的情況下,便不想對趙予璇多說什麼「對了,剛才妳跟那男人講完電話啦?妳有沒有罵他?」

 

「罵他?別被他罵就好了,妳對他大吼大叫的,還好他不計較,還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去夜遊。」

 

「喂!趙予璇,妳神經燒壞啦?這種爛人妳還要跟他出去?」樂怡不可思議的看著趙予璇。

 

「唉呦!他不是那種人啦!」趙予璇顯然聽不進樂怡的忠告「好啦!我要先走囉!拜拜!」

 

「趙予璇、趙予璇…」樂怡喊不住趙予璇,氣憤的拍了吧台。

 

「都是這樣的啦!」傑克也聽到這情形「如果不是自己覺悟的話,誰說都沒有用的,不用生氣啦!」

 

傑克的話讓樂怡感到無奈,她結帳後走出Pub,站在門口的‘海尼根’的招牌下,突然不知道要去那兒?

 

樂怡現在的心情好複雜,想到趙予璇無可救藥的虛華,她在心裡罵趙予璇笨。然後又想到哲倫。

 

‘他怎麼會去開計程車?那人真是他嗎?就他的學歷來說,他根本不需要去開計程車呀?如果他是哲倫的話,那麼Gigi不就是詠淇學姊嗎?那女生那麼放蕩?會是他們嗎?’

 

樂怡拿出傑克給他的電話號碼,她把這個電話號碼輸入自己的手機,然後撥了出去,不過這電話已經關機了。

 

‘要留話在語音信箱嗎?’

 

樂怡想想還是不要,如果是不認識的人那就不好意思了,但是如果真是哲倫的話又怕嚇跑他,於是她打算明天再繼續打。

 

她走出Pub的騎樓,信步走著。

 

想起哲倫,樂怡的心情沉重了起來,她一直都記掛著他,哲倫始終在樂怡的心中佔一個位置,失去聯絡這麼久,再見到他居然是這種情況,如果真是他的話,他………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好想知道喔!

 

那時候的哲倫,又酷又帥,自信又睿智,最讓樂怡著迷的就是哲倫成熟的男人味。和他相處的時光,樂怡總是再三回味著,幾年了還是忘不了,那種想要再見到他的念頭好強烈。

 

‘師父,怎麼不找我呢?難道真把我忘了嗎?’

 

樂怡想想真奇怪,居然忘了自己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如果讓張驊知道自己如此緬懷著另一個男人,不曉得他會不會不高興?

 

不過,她現在好想抱著張驊,不!應該說她好想抱個男人在懷裡,撫慰她對哲倫的思念,儘管曉得有這種念頭對張驊不公平,但是人的情慾又豈能被駕馭,有種罪惡感,她現在想馬上見到張驊,希望在他臂膀中進入夢鄉,於是她往張驊家走去。

 

樂怡不想坐車過去,她心裡還要一段時間好好想念哲倫,所以走著。

 

二十分鐘後,她已經在張驊家大樓的對街,站在斑馬線前,經過了好幾回的紅燈、綠燈循環,她仍是停滯不前。

 

樂怡知道自己很喜歡睹,想見張驊打個電話他就隨傳隨到了,比送披薩還要快,可是她就想這樣,遇到了表示有緣,等不到也就罷了,不知道這是種什麼心態?如果是趙予璇在旁邊的話,早就分析好了,也不用樂怡猜自己的心了。

 

杵在對街十一、二分鐘了吧!看見張驊的凌志休旅車開到大樓前的路邊停了下來。

 

‘或許張驊才是我的真命天子?我是不是該收起出軌的心?好好對待他才是?’

 

樂怡相信這是上天安排好的,上帝要她別再三心二意,她接受也屈服了。於是,行人通行的綠燈亮起時,她緩緩走向張驊的車。

 

張驊的車窗是看不進裡頭的,為了給張驊一個驚喜,樂怡直接走到車子前,站在擋風玻璃前看進車子裡,不過……………

 

裡頭一對男女正親熱的擁吻,面向前方的女人沉醉在男人的熱吻中,迷醉的閉著雙眼享受著激情,約莫八秒鐘,女人的眼睛張開便瞄到前面有人無禮的窺探她和男人的激吻。

 

女人的眼神對上樂怡時,樂怡愣傻著動不了,不過她看出這女人就是蜜雪兒,蜜雪兒似乎也認出了樂怡,便推了推還吻得欲罷不能的男人,要男人也瞧瞧這個冒失鬼,於是……

 

男人轉頭也對上了樂怡的眼神,樂怡看到這男人就是張驊,恍神片刻後便從震驚中醒來,三個人就這麼對望著做不了任何反應。

 

僵持了三秒鐘,開過樂怡身邊的一輛計程車突如其來的一個喇叭聲,差點讓樂怡嚇破膽,計程車司機問樂怡:

 

「小姐要坐車是嗎?」

 

「啊!?喔!」樂怡接納了計程車司機的建議,很快的上了計程車,遠離這最尷尬的一幕,她的心撲通撲通的跳動個不停。

 

「小姐、小姐……」計程車司機喚她。

 

「啊!?」樂怡回應他「喔!直走就對了。」

 

「不是,後面有個男人在追要不要停?」

 

「啊!?」樂怡往照後鏡看去,張驊下車要追,樂怡馬上吩咐計程車司機「不、不用停,請你開快一點。」

 

「好,知道了。」計程車司機似乎見多了這種場面,加快速度讓張驊死了心「吵架了,是吧?」

 

樂怡不想回答這個無聊的問題,她不想應酬人………………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