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勒40句金言 找回自信與熱情 贊助
2021-11-29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13.咒靈

13.咒靈

作者: 冷擎

 

事發當時,光天正送咖啡到更高樓層的大會議室,準備要給等一下開會的人享用。收了錢,才剛剛走出來,「叮!」一聲電梯來了。

 

他擠在等電梯的人群中,禮貌性跟幾個熟客點點頭,電梯已經停下來,門緩緩打開。

 

「嗚哇!」

「嗚哇!」

 

站在最前面那幾個人,都還在低頭滑手機,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飛撲出來的殭屍就已經咬在他們的身上。

 

變成殭屍的人扔下了手機,流著口水翻白眼慢慢轉身對著後面的同事。

 

「幹麼不進電梯?」後面被堵住的人抱怨著。

 

「嘎嘎嘎!嗚嘎嘎嘎!」

 

「嘎嘎嘎!嗚嘎嘎嘎!」

 

「什麼聲音啊?噁心又難聽!」

 

「哈!你不知道啊?今天有『與殭屍共舞活動』喔!現在應該正在進行精彩的『鬼抓人』啦!」

「你看,電梯裡面不是衝出來幾個殭屍?展覽課真用心,看!這殭屍真是一百八十七趴像!」

 

擠電梯的人都還不知道大難臨頭,開玩笑地聊著天,想說等一下前面幾個假扮殭屍的人鬧夠了,電梯就可以通了!

 

唔…不對…電梯裡面這群人…根本不能說完全是人!

這是什麼異樣的靈體?

怎麼我從來都未曾遇見過?

光天納悶著。

 

也才發愣一會兒,前面等電梯的人也發現情況不對勁!

 

「嗚哇!」不停有人被咬發出慘叫,同時也不停有人變異成為殭屍之後瘋狂嚎叫:「嘎嘎嘎!嗚嘎嘎嘎!」

 

「嘎嘎嘎!嗚嘎嘎嘎!」

 

終於,有人像是突然被潑一桶冷水那樣,瞬間清醒了:「有殭屍!是真的殭屍!」

「快逃啊!」

 

「啊!」一陣尖叫,一部分等電梯的人開始轉身逃跑,卻仍有大部分人還不明究理,傻傻站在那邊等著。

 

「嘎嘎嘎!嗚嘎嘎嘎!」

兩個殭屍突然從人群裡面竄出來,咬住了光天前面的一個中年人。「嗚哇!」被咬的中年人跟本來不及反應,慘叫聲中身體也迅速變化。

 

「啪嗒!」

「啪嗒!」

連續兩聲輕響,光天右手如刀,對準來犯的兩個殭屍脖子的穴道劈下去!

 

「嘎嘎嘎!嗚嘎嘎嘎!」

 

猛烈一擊,殭屍並沒有如一般普通人那樣被打倒,仍然站著嚎叫,只是有點站不穩,像是醉漢歪歪斜斜的。

 

這是咒靈!

 

手刀接觸到殭屍之後,光天迅速明白了殭屍靈體的成分…但卻又落入萬分不解的狀態。

 

咒靈是術師利用殘忍的手段累積生靈的怨恨所製造出來的靈體…

不懂的是,為什麼這邊會出現咒靈?

 

 

不管了,先暫時讓殭屍行動遲緩下來再說!

 

「啪嗒!啪嗒!啪嗒!」

就在大家四散奔逃的時候,光天身形遊走,對準電梯前面肆虐的殭屍們的脖子狠狠劈下去。

 

如果電梯裡面都是殭屍,咒靈的傳染力又這麼大,不到一分鐘就可以把正常人變成殭屍…

 

那麼,只怕整個故宮裡面,80%的人都已經變成殭屍了!

 

正思忖著該如何解決眼前這棘手的狀況時,一聲呼喊穿透了他的思緒。

 

「救命!」

這是姚晦的聲音!

姚晦有危險了!

 

但是姚晦在哪裏呢?

他迅速東張西望,拼命想找到姚晦在哪裡?

如果沒有事先設定「信物」,即使有阿修羅的神通力,也無法知道對方在哪裡的!

 

「晦晦,撐著點,我來救妳了!」突然間傳來的吼叫聲,這是修復三科邱小姐的聲音!

太好了!「聽音辨位」至少還是可以的!

她就樓下…我知道了!

 

「修羅瞬移!」光天迅速唸咒,身形瞬間從電梯口消失。

 

****

 

「救命…」慌亂之中,姚晦弱弱地喊出了一句救命。

然而,她迅速就發現,救算有人來救她也沒有用,因為,大家都會變成殭屍,差別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連盆栽砸在頭上都不會昏倒…

更何況殭屍數量太多了,根本沒有辦法可以打退他們!

 

 

「嗚哇!」一陣劇痛幾乎要撕裂心臟!

四肢同時被四個殭屍咬住,瞬間痛徹心扉。她本能抬起頭,扭開脖子,想要躲掉對她脖子飛撲而來的殭屍。

 

「啪嗒!」一聲輕響。

 

突然見她覺得有一股巨大而且溫暖的力量托住了她的身體!

 

「別怕,有我在!」

這聲音?

快要失去神智的姚晦,心中一陣酸楚猝不及防襲來,淚光矇矓之中,她看到的是光天焦急又哀傷的眉宇。眼淚更是從他眼眶中簌簌滴下…姚晦恍惚之中覺得,自己的衣領好像濕掉了…。

 

「我…」她已經沒辦法起身逃走…

 

雖然內心那個原本的姚晦,像是察覺到自己正被獵人槍口瞄準著的小鹿,拼命地想逃…可是,咒靈正在接管她的心智…大概剩不到十秒吧?

 

我就要當著他的面,變成殭屍了!

 

但是,為什麼咖啡店的老闆也在流淚呢?

 

可惡…來遲了一步! 

光天實在顧不得修養,狠狠罵了一句。

悲慟反應仍然作用著,但是顧不上擦眼淚了!

 

懷中的姚晦已經開始殭屍化!

 

唔…這個咒靈不是「中土法系」的,能用中土法系的法術來解嗎?

時間緊迫,光天凝神思索著。

周圍幾個殭屍已經被他瞬間用手刀劈暈了,雖然仍在嚎叫,短暫時間失去了行動能力。

 

咦?

咒靈裡面竟然有小順子的靈體成分!

突然感應到熟悉的靈體…小順子被奪走的那八條命,就是被用在製造咒靈嗎?

難道…這是將貓的生靈用詛咒拘束,利用生靈被拘束所產生的強大怨念,轉換成為咒靈的法術嗎?

 

對了!

樓下正在展覽埃及圖坦卡門王的木乃伊,而圖坦卡門的詛咒正是令人發狂至死!

 

咒靈是詛咒形成的,消滅詛咒,只能直接火化拔除!

 

「嘎…」將要變成殭屍的姚晦,還是弱弱地嘎了一聲,嘴角已經開始流出口水,只有因為「悲慟反應」而不停流淚的雙眼,仍然維持著正常人的狀態…但是…也漸漸開始反白了!

 

不能再猶豫了!

再猶豫下去她會變殭屍的!

 

「山川…大地…海洋…,以我光天大定阿修羅之名,召喚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

 

「熾焰絕燃!」

 

右手劍指指尖燃起了像氫氧焰一般激烈噴射的直火。無色的焰尖,不用說也知道,這溫度高達攝氏幾千度!

 

「燃燒殆盡吧!」像是氫氧焰噴槍的直火接觸到了姚晦的身體。

被殭屍咬過的傷口像是四個被貼上的紙符咒,迅速燃起綠黑色的火光…應該說,是綠色的火光,夾雜著黑煙,咬痕瞬間消失無蹤。

 

對不起了,小順子,沒能幫你把你被奪走的那八條命要回來…修羅的業火,只會將那八條命連同咒靈一起燒掉…

 

光天輕輕將懷中的姚晦放下,緩緩站起來。此時周圍的殭屍還在暈眩中,搖擺著身體嘎嘎亂叫,剛剛挨了光天的重手,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

 

「你們也恢復正常吧!」光天圍著這幾個殭屍走了一圈,修羅業火以燎原之勢迅速焚燒。儘管從光天的角度看來,焚燒的激烈程度像是在殭屍身上潑了一桶汽油之後扔給他們一根燃燒的火柴,但是在常人眼中,只是看到殭屍逐漸軟倒,坐下,最後暈厥在地上。

 

但是…這邊只是一小部分的殭屍,必需要找到咒靈的本體,才能徹底解決眼前繼續擴大的感染!

咒靈的本體在哪裡?

看這情況,咒靈的本體只會想要透過拖延時間來擴大感染的人數。

 

與其我去找他,不如讓他來找我?

不用精準攻擊,只需要暴力掃射,把敵人惹火了,他們自然會來找我算帳。

 

「穿雲弓!」隨著召喚命令,光天手上出現了一把一尺長的小弓。

 

「以光天大定阿修羅之名,將『熾焰絕燃』幻化為箭!」

他手上噴射的氫氧焰在咒語之下,形成了一根粗短的小箭,剛剛好可以架在穿雲弓上拉滿。

 

他將弓箭對著窗外的天空,使勁射出。

「去燃燒咒靈吧!」

射出的箭像是高空煙火,疾射中突然炸開,炸裂成為無數星星點點的火焰,在空中180度迴轉之後穿過故宮建築的牆壁,轟炸在四處亂爬的殭屍身上。

 

被不知何處飛來的火焰命中的殭屍,靈魂開始淨化,咒靈燃燒殆盡之後,大批的人們恢復正常軟倒在地上。

 

「大家過來幫幫忙!」光天對著走廊另一頭,躲在鐵櫃城堡中的眾人招手:「他們剛才好像是被集體催眠了!」

「現在催眠好像已經失效,麻煩你們幫忙扶他們進去!」

 

「遵命!」直到剛才還半掛在辦公桌椅加鐵櫃的城牆上的邱婷婷聽到光天道召喚,瞬間回神了!

「光天大人!賤妾這就來了!」她用力甩開城牆上拉著她的那雙手,喜孜孜地踏著優美的步伐跑過來。

 

「那…邱小姐,這裡就交給妳了!」

電梯門也不知道是恰好,還是光天安排的,就在這時候叮一聲打開了。裡面沒有半個殭屍,也沒有半個人。

 

「啊!光天大人你別走!」才爽不到三秒鐘!本想趁機依偎在光天那厚實寬闊的胸膛上,沒想到光天一個箭步閃入電梯,害她像是跌坐在舞台上的茱麗葉,在聚光燈下伸長手指…

「砰!」一聲,回應她的,卻是電梯無情地把門關上了。

 

****

 

活動中心的舞台邊,裹滿繃帶的圖坦卡門木乃伊正站在一個青年男子的旁邊。男子興味盎然地看著殭屍們正在跟剩餘的人類進行著「鬼抓人」遊戲的終場。

 

用辦公桌椅堆起來的城牆已經半塌,城牆後面是十幾個母親抱著受到驚嚇,不停哭泣的小孩,而在城牆邊拿著不算武器的武器跟殭屍們對抗的,有的是後面母子的爸爸,也有的是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在場被捲入的觀眾,警衛等等。

 

最可怕的事情應該是被恐懼凌虐,圖坦卡門是可以攻破這個破爛不堪的城牆的,可是此刻,牠與青年男子正享受著凌虐的快感。越弱小的生命,凌虐起來越有趣,因為她們根本無法反抗,而恐懼的眼神與表情,更能滿足施暴者變態的慾望。

 

令人難過的是,進攻城牆的殭屍,裡面也是有自己的親人…殭屍們沒命地前仆後繼想要攻破城牆咬自己的親人…這個咒靈強大到可以同時讓幾百人都失去親情,失去人性,徹底變成殭屍。

 

「哈哈哈!有趣…沒想到法老王墳墓裡面刻的咒語果然是真的…能夠復活法老王的木乃伊!」青年男子一身名牌的西裝,應該是外國名牌吧?穿起來特別硬挺帥氣…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青年男子渾身透著謎樣的邪門。

 

或許是因為他正跟木乃伊站在一起,而周圍一群的殭屍像是保衛他那樣環繞護衛著。

 

又或許,是因為他在跟木乃伊講話!

 

圖坦卡門的木乃伊真的開口了,講的是古老的埃及語:「全知全能的主人!吾輩的祭司們都是拙劣愚笨之徒…花了那麼大力氣,奪走了幾萬隻貓的靈魂,卻只會把靈魂封印在這木乃伊裡面,無法讓吾復活。」

「唯有全知全能的您才是真正的神…吾將帥領不死大軍追隨左右,聽候差遣!」

 

「說真的,我也只是好奇想試試看,封印在三千年多前的怨靈能否喚醒?沒想到還真的可以…這麼一來,我想統治天界,地界,人間界的願望,就將要能實現了。」

「依據我的計算,你這個咒靈傳播感染力的R值超過100,照這速度進行下去,不出一個月,這小島真的要變成鬼島了。」

「哈哈哈…」

從新冠肺炎傳染的經驗大家都知道,R值是量化傳染力的數字,新冠肺炎的R值是2,就已經全球肆虐了,更何況這個咒靈的R值高達100!

 

「主人!危險,有人突襲!」

突然間室內像是有人突然拉開窗簾,太陽瞬間照射進來那樣,剎那間刺眼的光芒幾乎要閃瞎人眼。然後又一瞬間恢復到室內的日光燈的亮度,顯然是有什麼神秘的能量瞬間放射出來!

 

圖坦卡門木乃伊迅速護在青年男子面前,擋下了這瞬間的強光照射!

 

那是什麼?

全知全能的我,竟然不知道剛才那是什麼光線?

搜!用最大能量下去搜!

他的大腦與網路上的超級電腦即時連接著,迅速下了指令,運用全世界的電腦搜索答案。

 

同時,青年男子收歛了笑容,嚴肅的眼神凌厲地掃視四周。令他不滿的是,本來滿大廳被感染的殭屍咒靈,竟然一個個軟倒昏厥在地上。

 

「圖坦卡門,這是怎麼回事?你的殭屍大軍怎麼突然間死一大片?」

畢竟光天的「熾焰絕燃」人類的眼睛看不到,所以青年男子才會感覺到不解。

如果他像木乃伊靈體那樣,可以看見修羅業火的話,他所看到的將會是,大廳中的殭屍們像是遭到了汽油燃燒彈攻擊,被命中的殭屍都包裹在烈火之中!

 

木乃伊微微抬頭,空洞的雙眼看不出來他是否閉眼凝神,但是過沒幾秒他似乎明白了:「主人,這附近存在一個強大的靈體…剛剛就是他發動法術將我的咒靈燒光…」

唔…此時木乃伊察覺到,自己身上也有幾處地方冒出火苗!

 

「主人,就讓吾前去為主人戰鬥吧!吾將按照吾生前的儀式,將敵人開膛剖肚,在主人的面前血祭,以示吾最崇高的敬意!」

此刻木乃伊的咒靈開始噴出黑色的煙霧,在牠身上那幾處火苗像是窒息一般慢慢熄滅了。

 

「很好!」青年男子轉頭嘉許地看著木乃伊空洞的雙眼:「鮮血就是對神最高的敬意!」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