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et光世代為台灣選手加油 贊助
2021-06-20 16:00:33exist

〈跨境,貝爾法斯特〉

〈跨境,貝爾法斯特〉2020-10-30

「只需前進一點,無限小的一點點距離,人就能發現自己是在邊界的另一端。」──昆德拉

  難得一大早都柏林(Dublin)就陽光普照,天氣十分晴朗。趕緊前往巴士站,往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Belfast)的巴士裡坐滿了乘客,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抵擋不住強烈的睡意,便一路搖搖晃晃的夢周公。睡夢間被手機的震動聲擾醒,看到簡訊提示,原來此時已經穿過邊境進入英國的領土了。陽光強烈的照射進來,車內一片寧靜,窗外替換上新的景色,成排的行道樹也被季節催黃了,車內室溫約九到十二度,卻感到異常暖和,只好趕緊脫掉外套。半夢半醒恍惚中覺得車子緩慢前進的片刻有些奇異,黃金般的光影流動其間,時間的質地變得光滑柔軟並且流動緩慢,耳邊隱隱傳來前方男女乘客的交談聲,熟悉的鄉音似乎在討論臺灣,很奇妙的竟然與臺灣人同車前往北愛爾蘭。
  經過兩個半小時的車程,終於抵達了北愛爾蘭的首府貝爾法斯特。繁忙的中央車站有許多乘客在月台及候車室等待,原來打算在貝爾法斯特停留幾日,再從這裡乘船前往蘇格蘭的計畫改變後,只有短暫的時間可在此停留,留意了返回的車班時間後,就開始驚鴻一瞥的北愛行腳。

  在同一座愛爾蘭島嶼上,有兩個不同的國家存在,北愛的問題也一直成為焦點。居民與遊人搭乘巴士就可以輕鬆的穿越國境,並不需要檢查護照證件就簡單的進入北愛領域。一個旅人的敏銳度是否夠強烈,能否接收到那些建築風格的差異、語言的腔調、民族的情結、歷史的糾纏,種種微妙的不同,我不知道是否擁有那樣敏銳的心和眼。但是隔著海峽與英國對望了一段時間,能夠再度踏進英國領土,那種純粹站在土地上的吸引,仍感到悸動不已。英國依舊帶著某種神祕的召喚,英國連鎖超商再次出現在街角,紅色的郵筒老實的站在街上,架上的商品又全換上標有英鎊價格的標籤,可愛造型的英式米字旗計程車又徘徊在十字街頭,既熟悉又陌生。
  我坐在街頭寫著明信片,雖然無法前往Giant’s Cause Way,但能在此時此刻感受身旁活生生的氣息,川流的車潮,青藍的天空與微冷的空氣。室外大約五度左右,卻因為天氣晴朗而不感到那麼寒冷,耳邊傳來優雅的英國腔調,我喜歡這樣的緩慢這樣的幸福。又見到巨大的米字旗在市政廳前飄蕩,附近正在搭設即將到來的MTV頒獎典禮舞台,相信會是一場精采的盛會,女神卡卡和賈斯汀都會出席。
  貝爾法斯特的街道上都已布置了許多聖誕裝飾,路燈上的造型燈飾還有店家的廣告海報都有濃濃的聖誕味。在一家充滿設計感的店裡,發覺許多設計奇特新穎的作品,有各式各樣的卡片文具紙張玩偶,還發現了Made in Taiwan的作品。能在遙遠的國度發現自己島嶼的產品十分開心,看到那熟悉的地址感覺又靠臺灣近了一些,若不是身旁全都是講著英文的西方人,還以為已經回到臺灣,在某間文創小店裡駐足呢。
  外頭諾大的廣場上聚集了許多人群,正在觀看一位街頭藝人表演的凌波舞,點燃火苗的竿子幾乎貼到地面,長髮的街頭藝人依舊輕鬆的下腰過關,圍觀的群眾也抱以熱烈的呼聲。街上的另一端有正在錄影節目的女主持人,介紹這條街的店家。晴朗清澈的天空,幾抹淡淡的雲彩漂浮,趁著好天氣街上逛街的人潮也多了起來,一派歡愉的氣氛。
  行經牛津街(oxford street),看見湛藍的天空出現了銀白的月亮,夕陽正從後方照射過來。在Lagan河的對岸,有幾棟簡單卻舒適的建築,樹叢間可以見到小孩子們騎著腳踏車經過,有些孩子正在打球嬉嬉鬧鬧。我選了可以晒到陽光的位置坐下,利用巴士發車前僅有的一點時間,感受這河岸的寬闊平靜與居民的閒適生活,如夕陽般閃閃發亮的每一時刻。附近有一對年輕的戀人擁抱親吻,一旁有另一對中年夫婦摟著肩看河景,喃喃低語。能這樣攜手相伴共享生命中的每道夕陽、每條閃閃發亮的河流、每個嘆息與每個幽微時刻,該是多麼幸福。我攤開筆記本,嘗試將這樣的日常畫下來,試著將這一片風景融到記憶的海洋中。
  我想起小王子一天內看了無數次的夕陽,那些伴隨夕陽而來的美麗與感傷,只能自己獨自消化。我在遠離家鄉海島的世界另一個海島上,享受一個也需要獨自消化的夕陽時光。身為一個異鄉人,短暫地介入貝爾法斯特尋常社區的平凡生活作息之間,記憶這些被當地人習以為常的日常片刻。
  北愛爾蘭冬天天色暗的快,美麗多變的雲彩不停的添換色彩,與連綿的田野羊群消失在被黑暗吞噬的窗外,坐在返回都柏林的巴士裡,彷彿身在亮著小小燈火的移動房舍向南方不斷奔馳。似乎一路向南,就是歸鄉。在北愛爾蘭僅有的驚鴻一瞥,卻領略了難得的一片平靜,再見了,貝爾法斯特。

本文刊登在2020-10-30中華日報副刊

https://www.cdns.com.tw/articles/296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