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外線溫度計 贊助
2018-12-31 21:41:18exist

〈尋找聖誕老人〉

〈尋找聖誕老人〉2018-12-25








  在赫爾辛基的火車站月台前告別了芬蘭友人,自己一人坐上前往北極圈羅凡涅米的火車,一個遠在北極圈的聖誕老人故鄉,帶著一種期待的心情一路北上。列車駛離了赫爾辛基的城市風光,在迷幻的陽光照射下,窗外的大自然風光似乎都籠罩在一片炫光之下,安靜的車窗外,只有鮮綠的風景與湖泊流動而過。靜謐自適的享受悠閒舒適且自在的一個人時光,感覺夏日的時間在北歐有了奇特的厚度。

  坐在夜行列車上,窗外的陽光讓人摸不清時間是否繼續流動,手錶的時間與心理的時間和窗外現實的時間,似乎都以一種不協調的方式向前進。在溫暖的陽光下睡覺,恍恍惚惚的半夢半醒,一個接一個的湖泊折射著午夜的陽光,反覆閱讀著來自異地的簡訊,在醒醒睡睡間,往北極圈前進。

  抵達位在北極圈的羅凡涅米後,踏出車廂,只有安靜的幾個旅客,晴朗的天氣卻帶著一陣陣涼意。早晨的北極圈仍在沉睡,走進車站附近的一家超市,踅了一圈,買了一支冰棒,感受在北極圈夏日清晨吃冰的沁涼。車站外的廣場上,陸續有一些攤販開始擺設器具,偶爾傳來的聊天聲,依舊是陌生的芬蘭語。循著手中的小紙條說明,找尋前往聖誕老人村的站牌。安安靜靜的早晨,幾棟簡約的建築在陽光下沉默獨立。

  經過了沙米藝術館和北極博物館附近,找到了公車站牌,有幾位民眾也已經在站牌下守候,陽光盛開寒涼依舊。一位好心的先生給了我一張公車時刻表,前往聖誕老人村的8號小巴緩緩駛過來,坐上車後,不一會兒就抵達了聖誕老人村,感覺還未坐穩,就迅速地抵達那個從小相信聖誕老人存在的家鄉。

  在夏日前往聖誕老人村雖沒有大雪紛飛的節日氣味,卻也另有一番滋味。紀念品中心也才剛開始營業,剛剛同車的粉紅上衣女孩,原來是在這裡上班呢。感覺北極圈的生命才一點一點地在陽光下甦醒,我挑選了幾張北極圈明信片,在服務處攤開護照,服務的女士很熱情的幫我蓋上了北極圈的戳章,順便在此購買了一張北極圈證書。店家擺設了琳瑯滿目的聖誕飾品與北極圈相關紀念物,夏日的北極圈有些寧靜。

  在聖誕老人村裡參觀了聖誕老人工作的地方,有位慈祥的聖誕老人開心的與參觀的大小朋友們合影留念。存在於孩童幻想中的聖誕老人,也是一種職業,妝飾著雪白的鬍鬚,挺著大肚子,穿著招牌紅色外衣,戴著尖長的紅色帽子,一種散播歡樂散播愛的工作。總是在夜裡悄悄地駕著馴鹿雪橇,爬進煙囪管裡,在孩子床頭懸吊的長襪裡,放進孩子夢想的小禮物,忙碌地在聖誕夜裡環遊世界,照顧每一個角落裡的小孩子和他們年幼的夢想。

  在北極圈聖誕老人村的郵局裡,牆壁的櫃子裝滿了來自世界各地寄給聖誕老人的信件卡片,遊客可以將自己的卡片投入兩種不同的郵筒裡,一個是依照一般工作收件日投遞,一個是在聖誕節前夕會寄送。來自世界各地小朋友寫給聖誕老人的郵件,貼上了各國特色郵票並蓋上各國郵戳,讓人看了熱血沸騰,我挑選了一包各國小朋友寄的郵件信封,裡面也有來自台灣小朋友的信件,買下這一包充滿期盼與祝福的世界信封,每個小孩心中果然還是住著一位駕著雪橇到各地爬煙囪送禮物的聖誕老人。

  走到戶外木製的長桌長椅休憩區,在溫暖的陽光下,拿出北極圈明信片寫下這片刻光影與感動,傳了幾封簡訊。感覺一人在這偏遠又寧靜的北極圈角落裡提筆,試圖連結那些遙遠又繁忙卻真切存在的現實世界,親朋戚友們各自在自己的生活圈裡努力打拚。一位媽媽帶著可愛的女兒也走到座位區休息飲食,戴著粉紅色頭巾的小女孩,天真無邪的跟我擠眉弄眼,十分可愛。夏至的陽光帶著涼意,有種天高皇帝遠的遠離地球軸心之感。

  到了北極圈的標誌線旁,長長的北極標誌線上寫著緯度66°32' 35",跨過去就身處北極圈內,幾個遊客興奮地在此拍照留影。電池已經發出了警訊,勉強拍了幾張北極界線。一座指標上標註了從北極聖誕老人村到各著名城市的距離,原來此時此地離臺北7,804公里呀,這樣的距離如何具體化我們之間的遙遠或者親近呢?感覺世界離我十分遙遠。也許是心理因素,靠近北極,連帶著雲朵似乎都有不同的曲度靠近地球,像是伸長手臂就可以跳躍觸碰到藍天。

  坐上返程的小巴士,陽光似乎就懸吊在天邊一角,雲朵靠得近。下車後自己一人安靜地循原路行走。進入一間北極圈的麥當勞,這間世界最北的麥當勞,彷彿加上了形容極致的「最」字,便能附上一些吸引力。點了簡單的小可和漢堡後,找了一個窗邊的位置坐下,拿出小筆電連上了遙遠的世界,陽光暖呼呼的晒在身上,遠方還有尚未入睡的親友們,交換了一點訊息,因為距離的遙遠似乎遠離了所有如昔的日常生活,也很容易地想像身處在臺灣的友朋他們既有的生活節奏與規律,也許夜燈下有一杯珍奶佐著香雞排熬夜工作。

  經過了沙米人藝術館和北極博物館,幾棟房舍安靜地佇立在北極圈裡,不禁好奇這些居民的日常生活是什麼樣貌?若是生活在冰天雪地原始荒原裡的愛斯基摩人,又是如何度過漫長的冬日?同一個地球,同樣的呼吸,卻有不一樣的生存模式與人生價值觀。

  趁著火車發車前再去一趟SIWA買點食物,搭上二十一點多的火車,坐在深綠色的北極列車內,有點吵雜的車廂,我一面享受北極圈的白夜日光,一面製做旅行剪貼。二十三點窗外仍有淡藍天光,飛馳而過的湖泊相連,彷彿有夢,我在朦朧的睡意中,感受千湖之國的大自然呢喃細語,也許這就是聖誕老人帶給我的聖誕禮物。

20181225刊登在金門日報副刊
https://www.kmdn.gov.tw/1117/1271/1274/301304/

上一篇:〈等候〉

下一篇:〈再見蒼鷺,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