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8 10:18:16黃裕文

研究

又一天從既定格式倖存

六片葉子離開了

壓在文獻底下的蝶

來不及抽出夢裡的飛行

 

第五個紅燈亮起才告別

未竟的章節

長長的慢車道塞著

胎紋不足的動機

 

沿途今天參考昨天

明天引據今天

行動漸漸學會閉上了眼

遵行堆砌的典範

 

經過下個轉角就等於夜了

只是雲還白得有些不甘

心情沒彈蓬鬆

黑就要硬躺下來

 

終於被一扇冷門的窗總結

稀疏坐回一棵瘦樹

一下子從嚴謹的架構長歪

斜向沒人討論的月

 

自由副刊:

https://ent.ltn.com.tw/news/paper/1410096

上一篇:席地

下一篇:樹下的吉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