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8 10:04:43黃裕文

席地

繁花終會退出生命
所以白髮練習冬天
脫掉鞋,練習草地細微起伏
背影種進土裡,練習一棵
有蔭的老樹

 

扣除家人,時光瞬間變輕
輕得像貓坐下來,只為了鄭重
舔舐自己

 

寂寞還有,明明放進提包
怎麼只翻出一盒
沒怎麼用過的日子

 

心情短短的卻可以
連到好遠
那輛淑女車像生活
看起來停著卻說平坦會開始
慢慢踩出來

 

◎攝影: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268008959923714&set=a.439003122824316&type=3&theater

上一篇:清道婦

下一篇: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