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4 03:53:37辮子

睡夢

 


    你有沒有睡過一種午覺,就是很睏,一直醒不來,做了一些和視下環境噪音連結的夢,紛亂且是不停的片段,並沒有什麼故事情節,也沒有任何情緒,像是試聽機器被暫停、播放、暫停、重來、下一首那般的交錯運作。

    感受到自己漸漸醒來,重力卻同時在眼皮上澱著,晃著的是夢的尾巴,你似是放棄卻又勾著斷續的線頭。誰的臉你看不清,忽明忽暗好像高中的誰;他的聲音你聽不清,若隱若現好像語音訊息。誰的走向,你猜測的同時,夢又跳到不知的國境,背景灰濛濛的,前後比例沒有敘述完整,色塊一區一區被無心散落,霧面的像,混濁的人,在睏眠的後端,煙氣一散,暈的是未知未來未到的。的我。

    串不起的邏輯,誰的陰影厚厚的塗在我後腦勺,似乎看見了思念,在一張三人合照中,而他是第四人,恍惚的是我,還是懸在心上的跳動。

    浮游的大大小小決定像水中生物漫佈夢的表面,是我想過的,是我沒想過的...刺刺的根鬚探進了糊稠的腦海,好沉好沉,我的眠好沉,我的夢好沉,我也好沉...眉中的弦悶熱著,撥不開細碎的湖面毛絮,纏綿纏綿,繁衍繁衍。那端那人囈著虛幻,我想聽清楚,我在這面喊不出沙啞,停不住換日線的翻轉,昏沉昏沉。

    我還睡,我還夢,幾點幾分我看不懂,因為你家的不是電子時鐘。




  

上一篇:這年感冒特別多

下一篇: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