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3 06:42:52辮子

找不到喜愛的白鞋

 


想起那個有貝殼砂的沙灘
我穿上了破爛得可以的那雙白鞋
好像是與你見面時的那雙
底在剛穿時有點令人不安
或許是太久沒有穿新鞋
那個不安會在腳窩浮起
或在趾頭游移
而我也猶疑

我沒有要去哪裡
我以為我要去哪裡
僅僅在小沙發上盯著這雙破爛
細碎的刺痛感從腳底踩上腳背
直到腳踝直到小腿
直到那幾個充滿顆粒感的日子
光圈再大
好像也沒法把你輪廓細描

脫下的白鞋
凹陷的位置
擺不了比襪子還要大的想見
牆邊靠著裝不了我斜度更大的厭倦
而蜘蛛漸漸眷戀
不知道牠能不能圈出有點像你的樣子
所以我沒再移動角落裡的各個端點
任由荒煙漫草淹過眼角

把鞋帶綁得牢固美麗
是因為不喜歡綁鞋帶
不見你
是想要你牢固美麗
把秘密留在腳底
是因為不喜歡期限來臨

怎麼試
總是充滿細石的不適感
總是喚起我末梢的緊張
怎麼穿
腳踝總是痠疼
腳掌總是腫脹

幾百哩
我保持姿勢正確
但椎間盤早以突出
而你看不見
我路程歪斜的原因

我找不到剛剛好的白
我找不到剛剛好的鞋
我找不到喜愛的白鞋

上一篇:haunted, 所謂鬧鬼

下一篇:我在外野

SoL 2015-06-28 16:50:12

也是省下一筆開銷
(對於遊民我而言)

版主回應
 
遊民不在意角質的
 
2015-06-29 19:48:44
SoL 2015-06-24 13:40:16

看得腳跟都磨破了

版主回應
 
徹底去角質了
 
2015-06-24 20:47:34